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五十章 宝石异变

第五十章 宝石异变


  “行!”
  战士爽快答应:“等拿了奖励,随你怎么都行。”
  这个角落,还真见不到任何战职者的身影。
  怪物不多,以及实在偏僻,应该是主要原因。
  但是,孙放在巡视一番后,也发现这里少不了战职者修炼的痕迹。
  一口用枯树枝掩盖好的简易水井,以及水井不远处明显的扎营痕迹,都证实着这里也曾经有其他战职者光临,甚至还待了不少的时间。
  这种临时水井,取出的淡水虽然比不上魔法过滤的纯净水,但对于战职者来说,还是基本可以食用。水里隐藏的黑暗能量,也构成不了什么实质的威胁。
  当然,只是相对于战职者经过规则强化后的身体来说。
  扎好帐篷,孙放草草吃了点食物便开始围绕着临时营地清理怪物。现在没有同伴,在野外修炼的时候也必须万分小心。清理四周的怪物是必须的,以免自己休息的时候,被怪物摸进帐篷。
  意念的感知是最好的守夜利器,可惜,孙放实在不能对他抱以太多的信心。
  已经基本入夜,清理也显得异常缓慢和艰难。孙放压着cd开启鹰眼,才堪堪有30码左右的照亮范围。加上怪物在夜里的属性提升,白天只需要寥寥数箭便可成功放倒的怪物,在命中有所下滑的情况下,竟然额外地需要接近三分之一的次数攻击。
  夜里,果然不是修炼的时机。
  孙放看了看不远处升起的篝火,忍不住抱怨几句。
  围绕着固定的范围循环清理怪物,就叫刷怪,或者刷图。
  这是大多数机动性不强的团队,主要的修炼方式。
  升上8级的时候,孙放心里几乎已经无喜无悲。就算是7点自由属性点以及包裹里的小护身符生效,加上换上那个法师适用的黄金戒指,也没能引起他一点的兴趣。
  重复着面对这些面目基本大同小异的怪物,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会有着厌烦的心理。
  还好,孙放有着自己的事情需要思考,以及锻炼。
  发力技巧,和拧弦技法的融合。
  这是目前没有趁手武器,想要再度提升攻击力的最好途径。至于意念鼓捣的“凌波微步”以及压步技巧,一段时间以来,孙放也已经基本熟悉,并能自然地运用于闪避和移动之中。
  直到现在,孙放才隐隐明白,先前小五指点的发力技巧,为什么总显得和自己格格不入。
  他是弓手,而小五,显然是战士一系。
  并不是小五的方法有什么问题,只是孙放将发力技巧的运用想偏了而已。攻击的发力,和射击手法的发力,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事。
  这也是他在无数次想要将自己稍稍领悟的发力技巧,硬生生糅合到拧弦技法的尝试中,慢慢发现的问题。
  小五的发力技巧,讲究静的“蓄”,以及突然发动的“爆”,配合“根”的支配,在瞬间爆发出力量,甚至带动速度的提升。但孙放加入拧弦技巧射击时候的发力,则需要“绵”,需要“恒”,虽然在最后松弦的一刹那同样需要瞬间爆发,但其过程却显然差别不小。
  不过,找到了区别,当然也就有了慢慢摸索,慢慢改进的可能。
  “小子,我一直有个问题,你当初不是只有1个技能点么?怎么将鹰眼和双倍打击一起学习了?”
  孙放一愣,还有这回事?
  学习这两个技能,应该是在小五离开后的事情。孙放记得,自己当时有些心烦意乱,首先学习了比较重要的双倍打击,然后才学习鹰眼的。
  算算技能,弓掌握5级,冰箭1级,双倍打击1级,鹰眼1级,一共刚好需要8点技能点,可自己才升上8级,而那一点技能点可还明明显示为“自由技能点”的!
  灵异事件?
  孙放摇摇头,再次看向鹰眼这个技能的介绍。
  鹰眼(e):利用魔法的力量,洞察附近的一切敌人,并有效降低敌人的防御。主动技能。可升级。等级1鹰眼:增加15的照亮范围,增加20%攻击准确率,降低范围内所有敌人10%防御,持续45秒,技能冷却时间60秒。
  怎么看,鹰眼这个技能都算是无比正常,可那个十分刺眼的等级1,却让孙放打心里感到一阵阵凉意。
  不会,又是规则的什么套子吧?
  “再加上一点技能点试试呗!”
  意念有些不屑地道:“你以为,规则真没事干,成天跟着你小子屁股转么?”
  孙放点头,反正鹰眼这个技能是准备加满的,而现在已经8级,完全可以加到3级的鹰眼了。
  可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孙放试探了几次,都不能将鹰眼升级到2级!
  不死心地再次反复试验多次,孙放终于颓然出一口气。看来,异常确实是因为这个鹰眼技能了。
  可是,是什么导致了这无比诡异的情况发生?
  孙放想了想,自顾施展了一次鹰眼。
  一道清丽的透明光芒一闪而逝,而他的视野,瞬间也清明了几分。虽然附近没有怪物,但孙放依旧能清晰地感觉技能已经成功施放,自己的照亮范围,也一下子扩展了近一倍。
  “会不会,是鹰眼变异了?”
  意念喃喃地作出猜想,对于这个诡异的现象,也明显有着浓厚的兴趣。
  孙放摇摇头,技能变异几乎是在战职者作出突破的瞬间,就会由规则认定而改变技能的状态。自己最近可没有任何明显的突破,加上鹰眼的施放也没有任何异常,根本谈不上是否变异。
  想了想,孙放决定继续修炼。不管变化是好是坏,都随其自然罢!
  既是无奈,也是不想太过浪费精神。
  …………
  黑色荒地的这个角落,确实没有任何精英和头目怪物刷新的情况。
  但对于一心想收割经验值,快速升级的孙放来说,怪物的数量还是能满足他一人的需求。远处一直吊着的三名弓手公会的战职者,在见到孙放扎营,有定点修炼的意图后也在不远处扎下帐篷,和孙放的临时营地遥相呼应。
  不过很显然,这三个战职者现在是真正清闲下来,除了轮流地盯着孙放外,基本见不到另外两人的身影。
  当然,他们也并没有出手清理散布在附近,数量并不太多的怪物。
  时间也这样平淡地溜走,一转眼,二十余天便悄然过去。
  比较系统的修炼,加上孙放不计成本地投入,经验值也堪堪触碰到9级的边缘。
  “初级修复卷轴:回复武器耐久度,根据武器品阶决定回复点数。”
  这是法师公会出品的消耗道具,也是战职者野外修炼必备的物品之一。孙放一共有三把备用弓,但长时间的使用之下,都已经达到耐久的极限,而只能靠着卷轴支撑下去了。
  这种售价高达100金币的一次性卷轴,其实就是封印着一定量的纯净能量而已。使用在孙放的黄金弓上,每次也只能回复可怜的6点耐久。相比直接修理,可是贵了数倍不止。
  当然,这些也只是正常消耗,如果不想修炼中来回地奔波,这样的消耗在所难免。
  “有防具的修复卷轴么?”
  意念问道。很明显,他印象中,游戏里并没有类似的道具。
  “中级以上就有。”
  其实,孙放也是在到达圣地后,才发现还有这样方便的东西。一时兴奋之下,不顾爱丽丝的劝阻狠狠购买了一通。到现在,包裹里还有整整两格,多达18张的存货。
  所以,现在使用起来,也根本没有心疼的感觉。
  “听说,9级到10级的经验值,大约需要8级到9级的三倍,还得需要突破才能升到10级,还需要加油啊!”
  稍作休息,孙放起身继续寻找怪物。升到9级是必须的,装备上暗金靴子血脚,他对上邪恶女伯爵,也能稍稍轻松点。
  20%的速度提升,对于孙放来说,可是绝对强大的一个助力!
  …………
  “那几个家伙,不会是打着公事的幌子,整天呆在帐篷里睡大觉吧?”
  孙放喝着小酒,在篝火旁惬意地半躺着身子,和意念瞎扯。
  经验值将满,他的心情也还不错。
  “大概是吧!”
  意念嘿嘿一笑:“这些家伙,也能忍受这样虚度时光的日子,还真是难得。”
  孙放点头,表示赞同。若是要他每天这样身处野外而不修炼,估计没几天身体就会长锈。
  战职者,以修炼为根本,以修炼为人生乐趣,同样,也只能在修炼中,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
  “明天,就该升上9级了。可惜,依旧装备不上这小家伙啊!”
  孙放抚摩着黄金护身符,微微叹一口气。没事的时候,他总喜欢拿出点装备慢慢欣赏,既满足自己的成就感,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无形激励。
  以前,爱丽丝和小五在的时候,他总是尽力克制。现在单身一人,当然可以为所欲为。
  至于意念,本来就是自己人。或许,也根本不算是一个――人。
  “装备上了又怎么样?你还能马上召唤出一个美女武神出来?”
  意念的声音有些不屑,那1/1的耐久度,可不是规则和他开玩笑的。
  “嘿嘿。”
  孙放一笑,翻了翻身子:“对了,你知道女武神,是个什么模样么?”
  “美女。真正的美女。”
  意念有些怀念道:“虽然玩弓手的时候不多,但以前在战网上也经常见到别人领着女武神招摇而过。全身黄金的铠甲,黄金的长矛,加上黄金的高翘马尾,绝对英姿飒爽,靓丽逼人!对了,那高耸的胸……,啧啧……”
  “切,你那是游戏好不好?”
  孙放打断意念的意淫,将护身符放在胸前本该佩带的位置,双手枕着脑袋躺下:“我倒是听说,女武神是远古时期,黑暗侵袭之后被封印的一个亚马逊的叛逆族群里的成员的化身。据说,这些召唤出来的女武神,根本没有实质的身体,完全是由能量凝结而成。”
  “那多没意思啊!”
  意念怏怏道:“那不根本就一傀儡么?”
  “差不多吧!基本还保留着一些战斗的本能。”
  孙放摸着酒瓶,发现平躺的姿势实在不易于喝酒,随即翻身而起。
  胸前的护身符缓缓滑下,掉在地上的时候,微微闪烁了一下。
  不过,此时的孙放却并没觉察,仰头灌一口酒,将护身符拣起,下意识的放进包裹。依旧是原来那个角落,紧靠着神秘宝石的那个空格。
  刚要关闭包裹继续喝酒,孙放的视线,扫到那个许久也没再关注的神秘宝石上。
  想了想,孙放拿出这个有着自己薄弱精神力包裹的宝石,放到眼前。
  “小子,你省点心好不好?不知道封印这家伙,需要消耗老子不少精神力么?”
  意念抱怨道。孙放不能自主运用精神力,每次想要将宝石“封印”而收进包裹,可都需要意念的帮忙。
  孙放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看着宝石,半晌才喃喃地道:“你说,鹰眼的异常,会不会和这小家伙有关?”
  这也是孙放无意之间,作出的联想。自己身上,可就这块宝石和规则奖励的黄金护身符有些神秘了。护身符是规则奖励的物品,引发技能发生异常的可能性不大,剩下的,就只有这个神秘的,散发着淡淡紫色光芒的小家伙了。
  “切!……”
  意念再次不屑:“你怎么不说与小老虎留下的魂印有关?再说,这小东西可一直放在物品栏里,不是基本和外界隔绝了么?”
  魂印?
  孙放摇摇头,照小五的说法,魂印有变化,自己第一时间就能体会到才是。
  “对了!”
  孙放再喝一口酒,一拍大腿道:“咱尽是作些猜想,试一试不就知道?”
  想到就做,孙放将宝石托在手心,心下一动,鹰眼技能瞬间施放。
  一刹那,一团在黑夜中有些耀眼,夹杂着淡淡篝火光芒的斑斓,将宝石瞬间包裹。
  孙放的视野,变得清明的同时,一眨不眨地盯着宝石,生怕错过一丁点的变化。
  一秒。
  两秒。
  三秒………
  半分钟过去,孙放颓然一叹,有些郁闷地出一口气。
  “没有变化,该死的!到底……”
  话没说完,一直沉寂的宝石,蓦然爆发出一股刺目的光束,直直射进孙放距离仅仅几公分的右眼!
  “啊!――”
  猝不及防之下,孙放发出一声高昂的惨叫,在这个宁静的夜晚,分外惊心动魄!
  “醒了,醒了!”
  一阵钻心的刺痛将孙放从迷朦中唤醒,还没睁眼,就是一声闷哼!
  “小家伙,遇见鬼了?”
  一个有些迷糊的面孔在孙放的视线中不住摇晃,时而清晰,时而分成无数个影子。
  孙放忍受着脑袋几乎要爆炸的感觉摇摇头,重新闭上了几乎被眼泪淹没的双眼。他心里明白,这几个陌生的声音,应该就是弓手公会派出的一直跟随着自己的那几个战职者。
  可源自双眼的撕心疼痛,让他一时三刻根本就说不出任何话来。
  “该死!那个宝石!”
  突然想到自己还没将宝石收进物品栏,孙放心里暗暗叫苦,强撑着又睁开重若千钧的眼皮。
  这一刻,耳边传来两声压抑之下的惊呼!
  “他的眼睛……”
  “他的右眼!”
  孙放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试探着张了张嘴。他心里当然清楚,宝石爆发的那股强光,当然刺激到了自己的眼睛。发生异常的变化,也应该在情理之中。
  “几位,看见我的东西了么?”
  宝石可是他绝对的希望所在,现在再怎么难受,也得先知道宝石无恙才能安心。
  “是这个小家伙么?”
  战士抛了抛手里不住翻滚的宝石,拿定凑到孙放面前:“不就是个好看点的石头么?用得着这么心急火燎的?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他们,竟然看不到宝石的属性?
  孙放有些疑惑,但还是迅速接过了宝石,才又闭上再难坚持睁开哪怕一秒的眼皮。
  “谢谢了。”
  “行了!你小子没事就好,省得哥几个再连夜地守着。”
  战士嘿嘿一笑,招呼两个同伴离开。
  帐篷帘子揭开的一瞬间,孙放闭上的双眼感觉到一阵光亮。心下暗叹,原来,自己已经昏迷至少一夜了。
  发生了什么?
  孙放不知道。现在,牢牢抓住了宝石,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忍受着双眼特别是右眼里宛如火炙一般的疼痛,睡觉,其实应该算是奢侈甚至有些妄想的念头。
  虽然闭着双眼,但孙放依旧能够“看”到一片火红,就像完全置身于无尽的岩浆之中。
  无法思考。无法动弹。甚至,无法联系到意念。
  孙放就这样浑浑噩噩,一动不动地躺在睡毯上,短短书分钟,就像已经度过了万年。
  …………
  帐篷外,一堆硕大的灰烬旁,正发生着一场刻意压低声音的争执。
  “我不同意。”
  战士摇头,望了望孙放帐篷的方向:“就算能联系上老头,他也不会同意我们的做法。”
  小黑瘪嘴:“头,你太实诚了吧?这不是发生意外了么?再说,咱就算再努力又怎么样?别人还会领咱的情么?”
  刀子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战士还是摇摇头,想了想才叹气道:“兄弟,老头的脾气,你也多少应该知道。还有,咱哥几个,执行这任务,就为了别人领情么?”
  “若是就这样把这小子送回去,我们还有脸见老头么?”
  小黑沉默,半晌才嗫嚅道:“不是发现异常了么?老头也应该有收获了……”
  “收获?”
  战士再看一眼孙放休息的帐篷,脸上泛起苦笑:“老头让我们一路跟随,用意是什么?就为了那个小东西?他勾一勾小指头,那东西还不到他腰包了?兄弟啊!平时哥……”
  小黑翻一翻白眼,很干脆地一头仰倒在地上。
  战士看向刀子,嘴里兀自继续:“哥时常教导你们……”
  刀子的反应,向来都会慢上一拍。但很显然,有小黑的范例,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等到战士的目光瞄向他,他也是很光棍地一闭眼,两条腿还适当地各自伸缩了几下。
  战士撇撇嘴,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小子,你怎么了?”
  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存在,几乎迷失在那一片火红之中的孙放,隐约听到这一声有些飘渺的问询,一个激灵,慢慢回过神来。
  双眼依旧疼痛,但似乎被烈火焚烧的感觉已经清淡了几许。
  “应该出意外了吧?”
  孙放心神一动,也发现自己已经能够思考。
  只是,一时间,脑子里空空荡荡,仿佛被什么清扫了一番。
  手心传来的实质感觉,才让他有了一些明白,指间微微舒展,露出那个记忆里好不容易找到点印象的宝石。
  只是,为何没有了以前那淡淡的紫光?
  努力睁开左眼的孙放,只一眼,便发现了小家伙的异常。
  “关心关心自己吧!你的右眼,还能见物么?”
  意念叹一口气,幽幽地道:“强光袭来的时候,那一刻,我以为连我的灵魂,都会完全消散。这小东西……”
  孙放摇头,微微一笑道:“战职者,是不会残疾的。”
  孙放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值没有丝毫变化。眼睛虽然疼痛难忍,但也只是认为刺激过度,一时不能适应而已。
  意念沉默,孙放却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依旧煎熬着的右眼。
  除了火热的感觉,右眼似乎真如意念所说已经失明。任凭孙放如何努力,到头来也只是黯然叹气。
  对了!怎么忘记查看技能了?
  不就是使用鹰眼,才引发宝石异变的么?
  属性栏以及物品栏,是不需要战职者拿眼看的。只要意识一动,那清晰的信息便如同一幅幅出现在脑海的图画,除了不能肆意改动,基本能算随心所欲了。
  自然,归属于属性里的技能栏,同样如此。
  不出所料,有些诡异的鹰眼技能,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独立于技能树之外的另一个让孙放摸不着头脑的技能。
  “自然之叹(残):生命的力量,永恒的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