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五章 人类的聚居地

第五章 人类的聚居地


  孙放暗笑,也在心里嘀咕。对于自己来说无比简单明显的事情,在两个小家伙眼里,或许也是一种艰难的选择,甚至是一种挑战吧?
  角度不同,自然反应也就不尽相同。
  如今的孙放,有着太多的迷茫。原本以为已经逐渐成型的修炼道路,在短短的时间,尽数崩溃不说,还稀里糊涂地来到这个几乎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的死亡之地。
  而记忆中,老巴克,汉克斯,爱丽丝,小五,这些一个个的身影,似乎真的成为了过去,几乎永恒的过去。
  自己呢?
  依旧孤独。
  ……
  两只老鼠,终究还是战战兢兢享受了孙放的馈赠。时间不久,也就渐渐熟悉了孙放。
  只是,在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山坳上空一片难得的天空失去那抹微光,两个小家伙还是相继离开,钻进出现时候的那丛灌木。
  孙放拧上酒瓶塞,缓缓将少了三分之一液体的酒瓶,放进包裹。
  起身,孙放张开双臂,伸展一下,开始自己打算好的发力练习。
  “那两个家伙,又来了。”
  孙放起床的时候,头上的天空依旧昏沉,还没走出帐篷,意念就怏怏提醒。
  孙放微笑,这家伙,怎么对两只老鼠都如此怨念?
  “烦。”
  意念简洁地回答,丝毫没有掩饰语气中的无奈。
  “它们,是朋友。”
  孙放叠好被子,走出帐篷,果然见到两个小家伙,正好奇地用小爪子拨弄着早已熄灭的篝火堆里,那些未燃尽的枝条碎片。
  见到孙放,两个小家伙明显有着熟悉的表情,在孙放走近蹲下身子时,也并没有后退甚至惧怕的表现。
  孙放叹气,这些仅凭本能感觉行事的小动物,比起复杂无比的人类,可要可爱多了。
  同时,它们也会快乐得多。
  在暗河中洗一把脸,再草草用过些食物,孙放取出一个盛水的袋子,装满暗黑色的河水后,转身回到帐篷。
  两个小家伙探头探脑,似乎挣扎了一番,还是跟进了帐篷。
  帐篷内,孙放刚好将装满水的袋子,悬空固定在帐篷中央的骨架上。
  虽然河水勉强能喝,但适当的过滤,无疑要好上一些。
  用一件备用的新布衣将袋子底部套上,孙放再拿出一个一直放在包裹里的水缸,直直摆放在袋子下面。
  准备妥当,孙放隔着布衣,将盛水的袋子底部,戳了几个小洞。
  看着过滤流下的水颜色依旧有些浑浊,孙放想了想再拿出几件干净的布衣,套在袋子下。
  意念不屑地道:“你这样的过滤法,顶个屁用。”
  孙放嘿嘿一笑:“总比不过滤要好上不少吧?”
  “也就能骗骗眼睛而已。那些微生物,细菌什么的,这样的土办法,再怎么过滤也清除不了。”
  看着缓慢滴下的水滴总算有几分清澈的感觉,孙放满意地转身。今天,可就得开始探察附近的环境,看能不能找到可以修炼的地方了。
  一转身,才发现脚边,两个小家伙快速朝着帐篷外溜去。
  孙放嘿嘿一笑,跟出了帐篷。
  …………
  这个山坳不大,也就是小半天的工夫,孙放就基本转了一圈。
  除了一些偶然遇见的小动物,基本没看见怪物的身影。孙放也有些疑惑,思量着是不是返回先前遭遇兽形骷髅的地方,顺着记忆中的方向找寻怪物。
  可是,如果离开临时营地太远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身处死亡之地,孙放连在山坳的帐篷里休息,也根本不敢睡熟。虽然包裹里还有一副备用的帐篷,但却不能随意找个地方扎营。这里,除了强大的怪物,可是还有着不少的魔兽。
  “问问你的两个朋友,看它们知不知道附近哪里有怪物出没。”
  意念嘿嘿一笑,他可是一直对两只跟在孙放屁股后的老鼠不怎么感冒。
  “不如你问吧!”
  孙放瘪瘪嘴:“怎么说,你小子的精神力,还是不错的。”
  和老鼠沟通?孙放自认还没有那个本事。
  思考再三,孙放还是决定回到当初遇见兽形骷髅的地方看看。既然准备在这里暂时扎根,不能修炼可不是办法。
  至于跟在身后的两个小家伙,孙放也只当它们是一时好奇,等到新鲜感一过,自然会该干嘛干嘛去。
  反正,也没妨碍到自己不是!
  …………
  到达依然有些凌乱的战斗地点,孙放在四处搜索无果后,便朝着兽形骷髅当初出现时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前行。不得不说,既顾忌怪物的强度,又必须去寻找这些家伙的踪迹,确实是一件挺矛盾的事情。
  这一次,或许是因为意念曾经的提醒,孙放没有再拿出弯刀(黄金军刀)一路劈斩。将黄金弓贴在身边,猫着腰,尽量避开无处不在的阻挠,在几乎被各种枝条淹没的看似平坦的树木间隙,缓慢穿梭。
  虽然不时需要停下仔细观察,但速度明显要比开路快上一些。至于一些几乎无法穿行的地方,自然需要简单的修理,或者干脆绕弯。
  大约两个小时,身后一直蹦跳着跟随的个只老鼠,在孙放又一次回头后,才发现并没有跟上。
  孙放一愣,在心里问意念:“有什么发现么?”
  “没有。”
  意念的精深力,据他所说至少能够感觉到方圆一公里的风吹草动。到了这样的原始森林,就算有些削弱,也至少还能保持一半以上的距离。
  孙放回头走了几步,看着两个摇头晃脑的小家伙,试探着问:“怎么了?前面有危险么?”
  “我……”
  意念憋出一个字,就没了下文,只是在孙放脑海里,不住大笑。
  “你小子,别这么幼稚了好不?难不成,这里还会出现第二个小老虎?”
  孙放毫不理会,依旧盯着两个交头接耳的小家伙。
  半晌,孙放起身,向着原来的方向走去。
  “它们说,前面有非常可怕的东西。”
  意念的笑声瞬间停滞,三秒后才疑惑地问道:“真的假的?你小子可别忽悠人。”
  “假的。”
  孙放抽出一支箭矢拿在右手,稍稍加快了步伐。
  “不过,我感觉,前面绝对有情况。”
  意念没有出声,孙放知道,这家伙一定在想不停翻着白眼的感觉。
  或许孙放猜测的没错,一些小动物,天生便有着对危险最直观的感觉。
  尽管,这样的感觉,距离也实在有些遥远。
  天色渐黑的时候,孙放才找到一处几乎是笔直朝下,光滑明亮的悬崖,拨开阻挡的一丛枝叶,发现了这个隐藏得很深的峡谷。
  峡谷中,赫然有着几个游荡的骷髅。
  孙放目测了一下,这里距离峡谷底部,至少得有上百码。左右打量,却找不到能够下去的地方。
  怎么办?回去?
  孙放有些犹豫,这里距离临时营地可有着接近半天的路程。如果每天这样来回的折腾,哪里还有所谓的修炼效率?
  但要想在夜里寻找一个能够扎营休息的地方,无疑又是万分艰难。
  而且,在没有了解这里怪物数量以及强度的情况下,孙放也下不了将营地转移到这附近的决心。
  “先回去吧!收拾一下,明天再来寻找扎营的地方。”
  意念出声建议。
  “你的意思,是准备在这里定点修炼了?”
  “那你还有别的想法么?这里靠近外围不远,怪物应该也在10多级的样子吧!只要能够破防,就是麻烦点找些地形,也能慢慢猎杀。”
  孙放想了想,也只能暂时同意。目前来说,自己缺乏的就是等级。等到成功达到一阶(10级),没有了等阶压制,凭着他变异后莫名提升的攻击力,面对不超过二阶的怪物,绝对会轻松许多。
  再次回头看了看那几个模糊的游弋的骷髅身影,孙放转身,朝着来路返回而去。
  “头,你是说,那小子真去死亡之地了?”
  刀子将匕首在手心不停地旋转,绚出一朵朵漂亮的刀花。
  战士前行的步伐微微一顿,看了看旁边少见沉默的小黑,叹一口气,点了点头。
  “那小子,人还确实不错。”
  刀子罔若未见,自顾说道。
  “这个世界,好人是最短命的。”
  战士摇摇头,再次看了看埋头赶路的小黑:“我们还是先着眼自己的修炼吧!那小子,可惜了……”
  “我倒是想,若是他能成功从里面出来,一定要拉进咱们团队。”
  小黑突然抬头,眼睛中有着些微异样的光芒。
  “别做梦了。”
  战士摇头:“从死亡之地出来?传奇强者也不敢拍胸口!要知道,那小子可要进到深处!深处!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小黑抬头,嘿嘿一笑:“头,你激动个什么劲?”
  战士一愣,转头问刀子:“我有激动么?我像是在激动么?”
  刀子看了看战士,再看看小黑,摇了摇头。
  战士嘿嘿一笑。
  小黑瘪嘴。
  峡谷不大。
  至少从孙放所在的角度看起来,真的不大。
  花费了大半天时间,还没有成功找到水源,下到峡谷的道路也没有半点眉目,让他有些微微的气闷。
  虽然有着大把的时间,但对于孙放来说,不能修炼的日子,多上一天,都是折磨。
  “到另一边看看去。”
  意念平静地建议。对于他来说,不怎么感兴趣的事情,仿佛永远都可以如此淡然。
  孙放点头,这一面的悬崖,他几乎已经全部探察,根本没有下到崖底的可能。至于曾经想象的利用藤蔓下去,在没有找到能够扎营的地方后也只能作罢。
  在崖底扎营,可不是个够聪明的做法。
  想要去到峡谷的对面,也有着不小的难题。这个呈长条形的峡谷,四周几乎被树木和大小不一的沟壑全部包围。很多地方,根本无法凭自身通过。
  勉强翻过两个山包,孙放的体力条已经泛红,这一路上,他几乎都是直接在茂密的树木上移动,或跳或跃,极其费力。至于地下,被各种灌木和杂草遮掩的看不到一点实地,想要避开随时出现的凹陷以及裂缝,无疑更加费时费力。
  稍稍休息片刻,孙放起身,顺着交错的枝桠继续望前走。说是走,其实大多时候还是像一个猿猴一般的攀爬。
  时间不久,耳边隐隐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孙放精神一振,只要有流动的水,就至少有一半以上可以食用的可能。至于是不是将营地扎在这个几乎被树木完全占据的地方,也不算什么大的事情。
  树干或者找个够宽敞的数洞,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再次穿过大约半公里的距离,伴随着水流声越来越响,在眼前渐渐明朗的同时,孙放的心情也逐渐激动。
  拨卡最后一片遮住视线的枝叶,一副比想象中还要宏伟的画面,出现在孙放眼前。
  瀑布!
  没错,是真正的瀑布!
  尽管在树林中,早已感觉到弥漫的水气,甚至在靠近后也能感觉透心的冰凉,可在亲眼看见这虽然只有三十来码高,但几乎超过五十码宽的瀑布时,孙放依旧被深深迷住。
  太壮观了。
  “人间仙境呐!”
  意念同样毫不吝啬自己的评价,自有一番感慨地低语。
  雪亮的流水,从一处绝对平坦的凹陷直直倾泻,形成一面宛若明镜一般的水幕,若不是水幕下放高高溅起的水花以及沉沉的闷响,直让人感觉就是一副纯粹的图画。
  水雾弥漫。
  孙放轻轻抚摩了一下脸庞,那被滋润,被浸染的感觉,直直去到心底。
  就连一直感觉不舒服的右眼,在湿滑的毛巾条下,也似乎有着难得的清宁。
  孙放揭下毛巾,努力试探着睁开宛如被眼皮生生囚禁的眼睛。
  一阵撕心的疼痛,在孙放强忍着没有出声的咬牙下,右眼紧闭的眼皮,被缓慢分开。
  一阵恍惚之后,右眼竟然出现了些微焦点!
  孙放一喜,闭上左眼,忍着刺痛慢慢调整着模糊的视线。
  紫色,又见紫色。
  朦胧的紫色中,眼前不停地扭曲变幻,任凭孙放集中了精神,也无法将隐约的焦点凝聚。混着迷蒙的水气,竟然也出了一身大汗。
  颓然低头,孙放用手轻轻抹去眼角憋出的泪水,缓缓闭上右眼。
  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定了定神,孙放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瀑布,既而,有些欣喜地发现,在瀑布旁边,竟然有着隐约的阶梯一样的痕迹!
  虽然并不明显,但那种有着人工整理的痕迹还是一下吸引住了孙放的目光。与此同时,意念也发现了些微的异常。
  “去看看。”
  随时知道孙放心里想法的意念,直接开口。
  孙放点头,有水源,又找到似乎可以成功下到峡谷的地点,确实是件应该高兴的事情。
  一天的白天又快走到尽头。算算日子,孙放也有一个多月没有系统修炼了。再这样下去,他害怕自己会忘记射击的感觉。
  瀑布范围内,林木基本绝迹,孙放跃下树枝后,也终于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只是,想要成功到达有着点点阶梯印记的对面,明显还需要朝着河流的上游寻找能渡过的地方。瀑布看起来平静,入眼处的水流也并不太急,可不清楚水到底有多深的情况下,也没有直接横渡的可能。
  逆流而上,孙放也一路观察着这条蜿蜒于林木之间的河流。在一处被一颗绝对上千年的老树几乎完全遮掩的地方,停下脚步。
  一路上,几乎没有遇见任何的野兽,以及怪物。
  孙放收起弓,顺着垂下的枝条几把爬上了树干,弓着身,沿着被苔藓包裹的湿滑枝干,慢慢移动。河道够宽,而往往在中央的地方,水位最深,水势也更急。
  孙放,可不想成为第一个淹死,或者摔死在瀑布之下的战职者。
  “是人工的痕迹吧?”
  抚摩着淡淡的布满苔藓的刻痕,孙放心中发问。
  “应该是,不过,有些年头了。”
  意念回答,同时集中精神力,向着被水雾遮掩的类似阶梯的下方探去。
  等等!自己怎么知道意念在运用精神力?
  孙放一愣,慢慢闭上了眼睛。
  “现在才发现?”
  意念不屑地一笑:“在你上次昏迷后醒转,老子就感觉你小子应该开启精神力了。”
  孙放大怒:“早知道了?干嘛不告诉我?”
  “你问我了么?”
  “还有,为什么要告诉你,让你小子能瞎得瑟?”
  意念嘿嘿一笑,继续打击:“身为一个堂堂的战职者,连自身的状态都摸不清楚……,一个月有多了呀!老子还以为,被那个什么精灵王子修理的时候,你小子能发现……,可惜……,啧啧……”
  孙放无语,很清楚在这次自讨苦吃的争论中,意念再一次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老子直接下去。”
  咬咬牙,孙放不再理会自顾得意的意念,换上弯刀,一路试探着朝下挪动。
  阶梯也只是粗略修理了一下天然的岩石,加上布满苔藓,能够落脚的地方都无比湿滑,而这里的地势险要,几乎垂直着向下。若不是孙放时刻将弯刀插进岩石的缝隙,保持重心都成问题。
  浑身几乎被弥漫的水气完全浸透,特别是内衣贴身的感觉尤其难受。但这样一段接近百码的距离,孙放也用了将近一个小时。
  双脚接触地面岩石的一瞬间,孙放长出了一口气,无意之间,竟然发现这把弯刀,生生消耗了6点耐久度。
  看来,意念提到的保留一些用不上的装备,也不算是太荒谬的事情。
  四下打量,孙放寻找着这里是否还有保留下来的可供临时扎营的所在。刚才一路下来,也证实了这里在以前一定有着人类或者其他智慧生物活动的痕迹。如果能够找到现成的居所,省事不说,安全方面也能得到不小的保证。
  不过,距离瀑布较近的地方,没有任何收获。
  “对了,这里距离咱们看到的那几个怪物,大概有多远?”
  想了想,孙放问道。刚才一直注意着环境以及河流的情况,不知不觉忽视了一直心中有数的距离。
  意念没有回答,半晌后才出声:“顺着这里往里走,大约半里左右,有生命活动的迹象。”
  孙放一愣,真的假的?
  瀑布之下,是一个方圆约有五十码的深潭。可奇异的是,望眼处,却见不到任何明面上的河流。这个深潭就像个无底洞一般,将泻下的流水尽数吞没。
  暗河。
  这是森林里,比较常见的现象。可流量如此大的暗河,孙放还是第一次见。
  因为,四处,几乎全是白茫茫一片的灰白岩石。
  唤出黄金弓,孙放朝着意念所指的方向慢慢移动。先前遭遇的兽形骷髅,让他对死亡之地里的怪物有了最直观的认识。而森林里,怪物通常都与黑暗侵袭之前的生物有着直接的联系。当然,那些由地狱能量转换成形的恶魔类怪物,不在此列。
  “是骷髅么?”
  行进一段距离,孙放也感觉到明显的黑暗气息,心下警惕的同时,再次问道。
  “我怎么知道?”
  意念悻悻回答:“精神力可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玄乎,有所感觉,就很了不起了。”
  孙放瘪嘴,心底不知道是第几次念叨,再也不依靠这不靠谱的家伙。
  脱离瀑布的范围,水气就逐渐淡薄,而空气,却依旧清晰。
  转过一个较大的转角,孙放一直紧绷的神经,瞬间再次一震。
  那是?
  人形骷髅?
  孙放没有想到,在这个先前怀疑有人为痕迹的地方,真的能见到类人形生物的踪迹!
  就算,是变异成怪物的存在!
  靠近一些距离,孙放已经可以清楚地分辨出,眼前的三个骷髅,生前应该是人类无疑。
  或许,这里以前曾经是一个人类的聚居地?
  毕竟也只是在死亡之地的外围,黑暗侵袭之前,这个原本叫作迷失之森的地方,应该不乏人类的活动。只是到了现在,几乎与外界隔绝了而已。
  几个骷髅无意识地随意游弋,孙放已经接近了三十码,也未曾有所反应。
  孙放举弓,却被意念叫住。
  “又怎么了?”
  孙放微微不解,意念这家伙,最近着实有些反常。
  “看它们的眼眶,那灵魂之火,怎么是紫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