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十章 哥姓孙

第十章 哥姓孙


  孙放一个闪身,接住靴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微微低头的琳:“你确定,这双鞋子给我穿?”
  琳点头。
  “扯淡!”
  孙放一声轻斥,几步走到琳面前:“真嫌自己命大是吧?穿上这东西,你能跑过我么?”
  琳不语,倔强地咬着嘴唇。
  “爱穿不穿。”
  孙放将暗金靴子丢到琳脚边,转身,朝着小广场头也不回地快速摸去。
  看着那几乎已经十分熟悉的背影在眼中慢慢变得模糊,琳轻轻叹一口气,弯腰拣起暗金靴子,缓缓装备上。
  已经距离大概百码的孙放,嘴角牵起一抹微笑。
  ……
  骷髅,还是如昨天一样,杂乱地散布在小广场上,无意识般胡乱游弋。
  广场不大,本就灰白的颜色,几乎和满眼的骷髅融为一体。让孙放隐隐担忧的是,这些基本一阶甚至还夹杂着二阶的家伙,彼此间的距离实在太小,而早已证明了的仇恨锁链,也让他一时间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这可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呐!
  思量再三,孙放还是决定以最边缘的骷髅为目标,尽力试试。眼光过处,也只有这一角落,骷髅里没有二阶以上的存在。
  “娘的,是不是牛皮吹得有些过大了?”
  搭箭在弦,孙放看了看全身几乎光光的没有一丝装备影子的身体,不禁苦笑。碍于面子问题,他可是豪爽地将几件蓝色防御性装备全部丢进了物品栏。理由,则是装备太重影响自己的速度。
  狠下心,手中的箭矢,朝着一个早已瞄准的骷髅眼眶飞去!
  冰箭!
  清醒过后,孙放以为既然有着足够的法力值,技能当然是能放就放。如果能够哪怕让自己多轻松一点,他也会全心全力地追求。
  控制,要从一开始就牢牢地抓在手中。
  冰箭成功冰冻住瞄准的骷髅,在一个-28的红色伤害数值升起的同时,整个骷髅海,在一瞬间的沉静之后,赫然爆发!
  孙放脸色微微变苦,这不是欺负人么?
  完全连锁仇恨?
  虽然色变,但在见到这些骷髅的移动速度之后,孙放多少还是静下了一些心。手中箭矢不停射出的同时,身体也一步步后退。
  “退!收拾帐篷上瀑布!”
  距离琳不远的时候,孙放依然奋力压制着冒头的骷髅,一边头也不回的大吼!
  此时的琳,一双好看的眼镜鼓得老大,怔怔看着越来越近的怪物大军。以及,那一抹于移动中,不时射出箭矢的背影。
  “女人!”
  孙放再度大吼,这一声的彪悍,直接将处于神游状态的琳拉回现实。一个哆嗦之下,不由加快速度往回狂奔。
  “收拾帐篷,直接退上瀑布!”
  孙放再度提醒,后退中顺手射出一记冰箭。
  …………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最为壮观的风筝序列。
  接近三百有余的骷髅,几乎是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孙放的方向黑压压碾来。只是,当头的十余只,经常遭到减速,而引起片刻的混乱而已。
  其实从几种骷髅的名字上,也能稍稍看出,这原本就是一支军队编制的群体。万千年以后,只是勉强拔掉皮肉,身材苗条不少……而已。
  但是,这样的仇恨距离,这样的仇恨连锁,若不是速度不快,还真能让任何职业的战职者头疼,甚至崩溃。
  可喜的是,伴随着距离的越来越大,孙放于扬起的灰尘中,也能看到隐约有落在后面的骷髅,逐渐掉队。
  仇恨连锁,也是有着时间以及距离限制的。怪物不是人类,仅凭本能行事的它们,有着一套规则赋予的独特仇恨系统。仇恨未能持续,或者超出一定的时间和范围,也会慢慢消散,直至完全脱离。
  只是,直到现在,骷髅队伍最前的被孙放时常照料的家伙,却没有任何一只有倒下的征兆。
  高防!高血!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也在孙放的意料之中。脑海中,也隐隐浮现,利用地形,慢慢磨死这帮家伙的想法。
  比如,孙放早就计划的,瀑布旁边那个几乎直线向上的阶梯。
  可是,想要将怪物成功拉到远在几千码之外的瀑布,也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情。
  首先,就是仇恨的持续。
  琳已经顺利返回,但孙放却不能肆意放开自己的步伐,手中的攻击也丝毫不敢停歇。既然能够风筝,那就一定要拖着足够数量的骷髅,顺着峡谷来一趟惬意的旅行。
  如果可能,两趟往返之内,能成功吃下这批骷髅,自然更好。
  孙放瞟了瞟夹杂在骷髅队伍中,几个零星散布的骷髅监军。想象中,这些体形以及武器都绝对突出的家伙,至少也是相当于精英级别的存在。可知道如今,那几只监军骷髅都老实地待在骷髅群中,随波逐流。
  泯然于众人?哦,泯然于众骷髅?
  孙放暗自猜测。若是这些家伙的智慧,已经达到了能暂时隐忍,那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收获的福音。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出发前也尽力完善的采购,可到得死亡之地后,孙放还是发现一些补给上的问题。箭矢自不用多说,在没有收获可自动回复数量的箭矢之前,光靠补给的箭矢远远不能满足一个正常弓手的消耗,更别说,是攻击速度如此之快的孙放。
  药剂。
  这才是孙放最大的疑虑,一般来说,战职者在修炼之前,是绝对没有采购药剂一说的。但也就是这个经常可以让人忽视的存在,却成了孙放目前最大的困惑。
  怪物不掉落,也就断绝了药剂最根本的来源。
  诚然,到了死亡之地后,他已经收获了三瓶更高质量的回复活力药剂。可拿这种救命的药剂在修炼中使用,就算处在记忆融合,心性也在逐渐开朗的孙放来说,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不是心疼和可惜,而是不能物尽其用。
  孙放认为,一切的消耗品,都是保证修炼的重要前提。没有消耗,哪来的收获?
  琳自然不太清楚孙放目前的变化,到底有多大。单单见识一次处于软弱状态,甚至有些死心的孙放,远远说明不了问题。
  而相互的提防以后,孙放的表现虽然和之前形成强烈的反差,可在琳看来,也只是记忆融合,或者说记忆剥夺后,性格变化的使然而已。
  孙放自己,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自己还是原来的孙放,只是,脑海中突然多出了一些知识,和属于意念的记忆。这些,在潜意识中,还是他所渴望的事情。
  琳抓着阶梯垂下的绳子,看着渐渐蜂拥而来的骷髅,右手隐隐发抖。
  那个瘦弱的背影也在眼前慢慢放大,声势浩大的骷髅大军面前,却显得有些过于渺小。
  “左!”
  琳大吼,声音颤抖。
  孙放射出一箭,微微回头,留下半张带着微笑的脸庞。
  也就是一眼之间,孙放便准确计算出达到瀑布的距离,脚下渐渐发力,手中的弓也如机器一般,挨个将最前排的骷髅尽数点名。
  “系统大神在上,阿门!”
  默默念叨一声,孙放转身,一个疾冲,已经到了瀑布旁边的阶梯面前。
  跳跃。
  感谢这个世界的重力,感谢规则大大的鼎力支持,孙放这一跃,足足达到了三码有余的高度。
  单手抓住绳子的末端,孙放在第一次荡漾便成功将身体紧紧贴住阶梯的岩石。迅速手脚并用再爬上几码,掏出一把蓝色长矛,狠狠刺入先前被黄金军刀开发过的无数缝隙中,最大的一个。
  换弓,抽箭,攻击。
  看着脚下如蝗虫一般的骷髅群,孙放大笑:“娘的!有本事,你们就别跑!”
  好听点来说,孙放无疑是成功地放了一次绝对能够载入史册的超级大风筝;可一回想,又何尝不是被这些有着单调颜色和体形的骨头架子,生生追杀了将近2000码的距离?
  现在,也该是好好出一口恶气的时候了。
  琳贴在孙放头顶大约三码的地方,看着脚下依靠着长矛,用自己从未所见的速度射出箭矢的孙放。冰雕一般的面容,不住抽搐。
  这,就是自己以后将要时刻跟随的人?……男人?
  从见面时刻心如死灰般的软弱,到一百八十度几乎颠覆一般的突然转变,这个男人,只用了短短的一天不到。
  就因为,自己在召唤之间,“无意”吸取了他朋友的精神能量?
  琳摇摇头,决定将这个念头深深埋在心底。
  “美女。”
  孙放一边攻击,一边招呼琳。而这声美女,也叫得如此自然,宛如在叫一个熟悉的朋友,最最亲昵的小名一般。
  可惜,此时的琳,仿若未闻。
  “美女?”
  孙放保持射击频率的同时,第二次出声。
  “……啊?”
  稍稍加重的音量,将琳成功叫醒,却是她刚刚想到吸取所谓的“精神能量”的时刻。
  孙放没有理会琳略显慌乱的声音,自顾开口:“是不是,哥的帅气,惊到你了?”
  琳瘪瘪嘴,冰霜一般的面孔,有笑意掠过。
  “又迷糊了?小心别掉下去,这些家伙可正想找个人谈心,尤其是你这样的……”
  “你才掉下去呢!”
  琳看看下面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的骷髅,皱了皱眉,没好气说道。
  孙放嘿嘿一笑,微微抬了抬头,却依旧不能看见琳的身影。
  “我在想,你刚才的样子,一定很漂亮。”
  琳一惊:“什么样子?”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自然十分在意自己的容貌。就算,琳是一个传说中男性几乎没有任何地位的种族――亚马逊的一员。
  而几天的熟悉,琳自认已经能基本分清自己遭遇的这个家伙,嘴里花哨的语言哪些是调侃,哪些是真正的恭维。
  “瘪嘴的样子。”
  孙放老实回答,同时,一只骷髅在他的箭下,化成一堆碎裂的骨头。
  琳瘪瘪嘴,准备以一贯的沉默来对付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
  “又瘪嘴了吧?”
  孙放继续笑:“等战斗结束,当面表演给哥看看,怎么样?”
  琳咬牙:“杀你的怪。”
  作为一个出场那般拉风,几乎将孙放吓了个生活不能自理的铿锵女战士,混到眼前只能依靠孙放而享受经验值的琳,心中的落寞和郁闷,可想而知。
  可是,规则就是规则,就算在召唤她出现的一瞬间有些程序上的短路,可一旦反应过来,该要剥夺的,也一定毫无转圜余地的剥夺。
  还有,生生将她原本高达49的等级,直接压到10级。
  你不是,钻空子一心想要出来么?成,既然出来,那也就别回去了。
  当然,到得规则的地盘,就得行规则定下的,行使万年也未曾有所改变的规则。
  所以,琳那般几可比拟深渊猛兽,或者几大魔王的气势(孙放印象中的。),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而且,在孙放这个神经绝对坚韧的家伙面前,丝毫没有留下任何形象,更,别说是阴影之类什么的了。
  所以,琳在伪装的面容之下,其内心,一直是忐忑无比的。
  尤其,是极度不能适应一脸正经,甚至眼眸也清澈无比,口中却毫无遮拦,甚至油滑无比的孙放了。
  如果可能,是不是找个机会,好好发泄一番?
  琳胡思乱想着,甚至有过咬上几口也能解解气的念头。
  “美女。”
  孙放平淡的声音又起。
  这一次,琳在三秒内反应过来,没好气的语气,凝聚成一个“嗯?”字。
  “什么事?”
  看到孙放一句话就没了下文,琳等待片刻,还是轻声问。
  “想个办法,下面的东西该怎么才能拿到。”
  孙放依旧自顾极速射出箭矢,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琳一怔,定了定神,望向下边的骷髅群。
  伴随着孙放几乎无穷无尽的箭矢,下边的骷髅群已经出现了一些空隙。大概一看,也至少有十余只骷髅已经转化成了两人的经验值,以及几抹耀眼的装备特有的光芒。
  只是,也就是那夹杂在怪物中的淡淡或蓝或金的极具诱惑力的色彩,带来一个棘手的问题。
  怎么收拾。
  除却暗金装备,所有怪物掉落的物品,都将在半个小时内,完全消失。这和主动丢弃的装备以及魔法物品不一样,不是依靠装备自身蕴涵的能量,而是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制。
  当然,也包含二十分钟拾取权的限制。
  可以想象,仅凭孙放一个人的攻击,绝对没有可能,在半小时内解决这些虽然有着掉队,但数量依旧不低于两百的、防御血量都比较高的骷髅。
  “我下去试试?”
  琳想了想,回答道。
  “扯淡!”
  孙放一口否决。开什么玩笑,这些可基本都是接近二阶甚至准二阶的怪物,就算琳装备上了自己目前最高品质的防御装备,可一旦陷入怪物的包围,能坚持几秒?
  琳轻轻咬着嘴唇,没有回应。
  “告诉你啊,美女,别看咱现在攻击得挺happy,那是钻了规则的空子,你可别再……”
  一道黑影,自孙放的头上飞速掠下,让他射箭的动作,停滞了整整两秒!
  “我靠!苯女人!……”
  孙放破口大骂,这不是成心添乱么?
  虽然10码左右的高度,战职者坠落受到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但看看脚下灰扑扑的一片骷髅,孙放还是一阵头皮发麻。一愣之后,一支冰箭带着满腔的怒火,飞向距离琳最近的一个骷髅。
  抱怨什么的,不合时宜,怎么能尽力保证下面那个应该是失心疯作祟的女人,才是当前最首要的问题。
  “给老子上来!”
  孙放一边射击,一边朝着刚刚稳住重心,亮出盾牌的琳大吼!
  这不得不让孙放怒气值急剧上升,本来挺悠闲的杀怪,搞成现在这样的提心吊胆,是个人,也得火冒三丈。
  琳没有回应,自顾朝着两件挨在一起的黄金装备靠近。虽然居高临下,但孙放依旧不能见到琳现在的面容,以及,面容上的那一抹淡淡的微笑。
  孙放几乎快疯了!
  用尽全身解数,他也只能拦截一部分朝着琳蜂拥的骷髅。这些长时间攻击不到孙放,眼中的灵魂之火几乎要溢出眼眶的家伙,此刻见到从天而降的琳,拿饥饿了几年,一下子见到一只肥硕老鼠的猫群来比喻,毫不为过。
  有着暗金靴子血脚的速度加成,琳的速度也绝对称不上快。她只是尽力将苗条的身体隐藏在盾牌后面,,一步步朝着六码外的黄金装备移动。
  五码。
  琳动了,准确地说,是用出孙放所见的第一个技能了。
  冲锋!
  这是战士类职业,几乎都会修习的强力技能,依靠瞬间爆发出的力量,瞬间冲刺到目标身前并对目标造成一定的伤害。最重要的,是有着100%的眩晕几率。
  可是看到琳施展的冲锋,孙放的瞳孔,不禁一缩!
  盾牌在前的冲锋?
  一般来说,由于有着固定的眩晕几率,战职者在施展冲锋这个技能的时候,都是将武器直举身前,依靠快速和强大的力量,在眩晕怪物的同时,还能造成额外的武器伤害。而将盾牌置于身前,绝对是心里没底,下意识的小白行为。
  但很明显,琳不是。
  也就是冲锋施展的一瞬间,琳的盾牌,在冲锋力量未尽之时,半旋着单手挥出!
  除开被冲锋锁定的骷髅,它旁边的三只骷髅,在盾牌挥过之后,齐齐出现眩晕的标志。
  群体眩晕!
  孙放的瞳孔再缩,不过也没忘记手中持续射出箭矢。
  变异技能,还是融合技能?
  眩晕,被战职者称为几大状态(压碎、击退、迟缓、撕裂、、溅伤、中毒和眩晕)中,最为无耻也是最为强力的控制技能之一,在规则下当然有着相当严格的限制。而孙放眼中琳施展出来的群体眩晕,则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也就是此刻,孙放才稍稍明白琳的打算,同时,心里也是长出一口气。
  就算有着等级以及等阶的削弱,但变异或者融合后的技能,足可以抵消这些压制。只要有超过两秒的眩晕时间,琳就能在其他骷髅一时间被阻的瞬间,拾起两件黄金装备。
  事实上,孙放的估计,还稍稍差了几许。
  直到琳快速拣起两件装备,还有余暇收拾起散落的几十个金币后抽身后退,被眩晕的几只骷髅,头上萦绕的几颗亮晶晶的小星星才缓缓消散。而那只被冲锋直接命中的骷髅,还处在眩晕之中。
  可怕的变异技能!
  孙放暗暗琢磨,要是自己被这样的技能控制住,再给补上几记强力攻击技能……
  摇摇头,孙放抛开这个有些不合时宜的想法,把隐隐的心悸也一同压在心底。
  …………
  “盾击冲锋?”
  等到琳成功抓住绳子,孙放才彻底放下心,淡然问道。
  琳点头,再往上爬出一段,有些迟疑着停下。
  “完美的技能,融合的吧?”
  孙放倒没怎么感觉这个有些别扭的姿势:他的脚,距离琳的脑袋,也只有堪堪二十公分。
  琳再度点头,眉头微微蹙起,只是,孙放始终看不见罢了。
  一直没有听见琳的回答,孙放有些疑惑地于攻击间隙低头。这女人,不会是因为刚才的几句,生气了吧?
  可惜,几乎是垂直的角度,孙放也看不见琳此刻的表情。
  “喂!女人,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孙放嘿嘿一笑,脸色却有些不太自然。一低头,他自然发现两人如今有些尴尬的位置,可在孙放看来,这些都不算什么。就在刚才,自己不也被她踩在脚下么?
  琳扬起好可按的脸庞,气鼓鼓地狠声道:“姓郁的,你就不能不这样称呼?”
  孙放耸耸肩,也不在乎琳能否看得见:“那你说,哥该怎么称呼你?”
  顿了顿,孙放补充:“还有,哥不姓郁,哥姓孙。”
  琳没有立刻回答,片刻后才幽幽道:“记得,以前修炼的时候,遇见的人类战职者,哪个不是一本正经,彬彬有礼的?像你这样口无遮拦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那是装。”
  孙放不屑反驳:“在咱们的世界,那叫装*b。”
  “装?”琳同样不屑:“那你装给我看看?就算推脱,也得找个象样点的理由……”
  “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