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二十二章 我和神殿之间

第二十二章 我和神殿之间


  孙放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记得在圣地的弓手公会广场上,那个叫罗德里格斯的强者雕塑,第一次带给他传奇之上还有着圣阶的概念。那时候,他可是有着绝对的景仰和发自内心的动力,但现在从琳的口中,这一切,原来只是笑话。
  孙放没有去追讨琳的话有多少水分的问题,那根本没有意义。作为一个穿越而来的人,他对这些概念应该比琳还要清楚几分。也就是因为十余年的现实磨砺,才让他从心底将地球的一切和这个世界没能联系在一起。
  那时候,意念存在的时候,他甚至将偶尔冒出的自己不能立刻理解的念头和想法当作是做梦而已。
  “咱们,眼光可不能单单瞄着传奇。”琳沉默片刻,悠悠说道:“规则是个混蛋,但既然我们都在这个混蛋的统治下苦苦挣扎,就不能因此而磨灭掉咱们该有的锐气。传奇,最好是当成一个强大自己的垫脚石,这样一想,才会有着些心理上的平衡。”
  孙放又是苦笑。不得不说,琳有些时候的想法和概念着实有些极端甚至有些荒唐。但只要静下心来想想,却能发现她的话还是有着一些明显的道理。
  拿战职者们又爱又恨的规则来说,既是自己成长道路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又得时刻考虑着怎样脱离规则的不管是束缚还是关怀。这样一想,规则的存在倒更像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所谓战职者的一种变相的试练。生则继续下去,死则永远失去试练的资格。
  其实在每一个世界,这样的试练都会无形存在。孙放记忆中美好的地球,这样的试练不仅有,还名目繁多。
  相对而言,这个世界虽然残酷无比,但无疑更为单纯。
  找不到固定的刷新点,两人也只得奔波着四处寻找怪物的身影。由于属于超出等阶的怪物,收获的经验值也只能算是勉强。但也就在第三天,琳便跟随着孙放升上11级。
  其实,孙放一直想问问琳她的变异技能和融合技能是如何得来的。但考虑到一些顾虑,还是始终将这念头压在了心底。琳虽然名义上属于孙放的佣兵,但现在的世界却早已没了佣兵的概念,而孙放,也始终不能将这个事事都想要表现出强势的女人,当成完全听从自己的佣兵。
  只能说,规则太过混蛋,而且混蛋地给他安排了一个同伴而已。
  修炼的日子无疑非常枯燥,但在死亡之地的深处这样随意晃悠(只需要远远避开那些看起来招惹不起的魔兽。),却也是一件刺激无比的事情。琳曾经戏言,往往都是传奇或者准传奇强者才会光顾的地方,现在,却成为了两个10来级的家伙随意闲逛的后花园。
  孙放倒是没有这方面的念头,担负起主要的攻击手,甚至往往连探察和生活上的琐事都需要他一手打理,让他这些日子以来过得可是“充实无比”。琳也曾经在大约是坐享成果的时间一长有着些许愧疚的情形之下,主动要求过担负起一些事情,但几番尝试,却根本不能满足两人在高速迁移下的修炼速度,随之也就心安理得地继续跟在孙放屁股后,一味地收获着经验值。
  也就是孙放手里有着碧绿长弓,如此高强度的运作之下,他才没有多少疲惫的感觉。而一旦进入修炼状态,孙放表现出来的职业素质,也让琳不时点头,甚至出言夸赞。
  孙放只是淡然。对他来说,琳的态度好坏也就是在修炼之余,自己玩笑与否的一个方向标。而他还有酒,还有着来自地球的歌来消遣。
  老实说,孙放虽然将琳已经完全当成了伙伴,但也只是暂时性的。他也没有如同以前面对知根知底的爱丽丝那样挖空心思想要顾及的想法。琳的经验以及见识,也不必让他如此。
  而在修炼进行到第十七天的时候,孙放两人在一次战斗中,终于遭遇到了另一拨表面看来很像是和他有着同样任务的战职者团队。因为,孙放在第一眼便看出,这些战职者普遍也只有二阶。
  但是,在果断快速解决几只兽形骷髅以后,孙放暗中示意琳一下,便后退数步,整个人都处于完全的防备状态。
  这是一个也是有着8人满员的队伍,而且,从其中高达5名的圣骑士以及一名孙放熟知的牧师打扮的战职者来看,这应该是属于神殿的队伍。
  而他们靠近后,胸前那显眼的神殿的标志,也让孙放在心里肯定了这个想法。
  对于神殿,孙放可一直没有存着任何的好感。再有汉克斯和爱丽丝的事情在前,没有直接出手,已经是他最大的忍耐态度。
  ------------
  很显然,孙放的戒备甚至隐隐发出的敌意,让对面神殿的队伍有了几分尴尬。在刚发现孙放在攻击怪物的时候,这些人大多表现出了好奇甚至是惊喜。要知道,这里可是死亡之地的深处,要不是孙放有着精灵王子给他的宝石能对一些怪物和死亡之地独有的魔兽形成有效的压制,单单是他和琳两人,也不能这么随意在这里四处晃悠。
  不过,既然在这里遇见同是战职者的人类,这些看起来疲累无比的神殿成员也没有就此退却的打算。其实他们的心里大多都是有数,这些年来神殿的所作所为,也只能欺瞒一下普通人而已。
  “这位朋友,我们是神殿鲁高因分殿的第一小队,来到这里也只是执行任务而已。”队伍里,走出一个个子不高的圣骑士,在距离孙放大约二十码的时候站定,抱拳说道:“两位朋友不必担心,咱们绝对没有恶意。打搅两位,也只是想问问路而已。”
  孙放紧盯着对方的眼睛,良久才稍稍放下武器回礼:“抱歉,我们也是迷路才不知不觉闯到了这里,同样不清楚附近的地形。”
  圣骑士是可远可近,可元素可物理的全能型职业,有着无数条修炼道路可供选择。二十码,以孙放的速度和反应,理论上还算比较安全。不过孙放的语气依旧有些生硬。对他来说,以往一贯对于神殿的看法以及汉克斯兄妹的遭遇,早已让他对神殿的厌恶感达到了极至。若不是考虑到琳在身边,他一定会想想办法,给这些远在死亡之地的家伙们来个小小的教训。
  孙放不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恰恰相反,有些时候他还比较大度,――琳则是认为那是软弱。不过在面对心里唯一讨厌势力的时候,他还是做不到心平如水,爱丽丝被强行带走的一幕时刻出现在眼前,暗怪自己无能为力的同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厌恶以及仇恨,始终也不能有效埋在心底。
  这样看来,比起养气的功夫,他还和汉克斯相差甚远。至少汉克斯那家伙,家破人亡的仇恨之下,也还能在冀望城里生活,虽然有苟且并无奈的嫌疑。
  对于孙放不冷不热的回答,圣骑士也只能抱以苦笑。其实,他们这些战职者,在觉醒之前大多属于普通人家的孩子,(这是事实,稍有实力以及背景的家族,出了个圣骑士或者牧师,怎么还可能被神殿轻易招揽去?)对孙放这种仇视也是司空见惯。可他们自己是否愿意加入神殿,而加入之后会不会在那样的环境下逐渐改变看法以及为人的方式,就不得而知了。
  眼前的圣骑士脾气还是不错,并没有有任何不悦的表现。倒是他身后的几名同伴,有了些许的骚动,对面的弓手以及那个漂亮的女战士,明显都属于一阶的战职者,凭什么就能将心底的怨恨表露无疑?
  孙放倒是冷眼相望,在经过最初的心情激荡之后,在最近虐杀怪物中培养起来的信心让他稍稍有了些冷静。琳说的没错,每个人都需要成长,而成长,就是经历。
  “我叫萨德。”圣骑士轻轻哼了一声,身后同伴的嘀咕声便刹那停歇,他继续朝着孙放两人拱手:“想必朋友是看我们是神殿的成员,才会如此敌视吧?”
  孙放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等待萨德的后文。要是放在别的场合,玩惯游戏的他对这个名字一定会给予一些打趣。萨德,不是符文里最顶级的存在,33号符文翻译成中文的名字么?
  萨德话锋一转,依旧是一脸的严肃:“但是现在,咱们都应该抛弃那些彼此之间的成见了。朋友是否知道,暗黑世界,正面临着一场万年以来最大的变故?结果是好是坏,咱们都不能有所定论。但唯一知道的是,在这样的世界性变故之下,咱们惟有同心协力,都贡献出自己最大的能量,才能将好坏之间的天平倾向好的这边。万物复苏确实让人惊喜,但若是永久地陷入沉沦,则是咱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事实。朋友,你说呢?”
  不得不说,这个领头的叫萨德的圣骑士不仅有着很高的威严(同伴面前。),同时也有着一副好口才。一口一个咱们,无形之中的确能够拉近和孙放两人的距离。因为再怎么说,他们也都是规则之下的战职者。
  这一番有条有理的话,孙放也找不出任何漏洞。虽然依旧保持着适当的戒备,但也只能象征性的点头。而且,琳的存在,他也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和对方满员的团队发起冲突。一是因为琳的速度,再则孙放也根本没有想过将琳一起拉进自己同神殿之间的恩怨旋涡中来。
  不错,单单是为了汉克斯和爱丽丝,孙放就早在心里存下了和神殿死磕的打算。实力上一旦有所成就或者无意之间遭遇,他也一定会有自己的报复方式。作为一个成天和野兽打交道的猎人,能够给神殿的家伙们下绊子的方法实在太多。
  看着孙放点头,萨德脸上逐渐浮现一抹和煦的微笑,很干脆地收起手里的武器,再次比较正式地行礼:“那么,两位朋友,属于这次任务的哪个势力?”
  孙放一愣,萨德的话和态度转变得太快,而略一回想才明白,刚才看似和解的话语,竟然还有着试探的意思。
  不过,对于任务孙放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只是这样一来,自己的报复心思便不得不多加考虑了。除非能够将这个队伍全灭,那么就绝对不能再轻易出手。
  泛起微笑的同时,孙放也对眼前其貌不扬的圣骑士的评价又再度提高几分。他不是个会算计的人,在融合了意念的一部分记忆和见识后虽然反应也比以前有了很大提高,但心里的那份不屑还是让他对所谓的心计不太感冒。这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再有心计,也得有那个能力去执行才成。
  “这位圣骑士大人的心思还真是缜密,不知不觉我们就给您绕进去了。”孙放面露微笑,语气却始终平淡,根本没有一点夸赞的意思:“不过,我感觉咱们没有彼此交集的必要。既然任务分成了这么的团队,谁能完成,也就是谁的本事了。”
  身后的琳微微皱眉,一段时间的相处,她知道身前这家伙嘴里的您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也和尊敬完全沾不到边。从一开始,她就微微不解孙放对这个团队的态度。那是,对先前遭遇到的牛头人团队截然相反的态度。
  她毕竟来自于几千年前,那个时候的神殿,可还绝对处于法师公会的压制之下。就算有着天堂方面不遗余力的支持,也只能勉强和其余的几大职业公会平起平坐。那时候,暗黑世界最大的敌对势力,是地狱。
  琳皱眉的同时,对面的萨德也是微微色变。虽然依旧保持着那种微笑,但他身后的同伴们,却发出一阵比刚才还要活跃几分的骚动。
  “朋友的意思,是一定能拿下这个任务?”萨德默默站立,待到身后的同伴渐渐平息,才平淡地开口问道。而且,从他这次并没有阻止同伴的表现,也知道对于孙放的“不识抬举”,显然有着自己的认识。
  和牛头人队伍一样,见着两个和自己整支团队一样的轻易出没在这里的战职者,当然也存着拉拢的心思。尤其是在见到孙放手中那把碧绿和五彩隐隐交替的长弓后,这种心思以及先前的疑惑便慢慢消逝。谁都知道,能接到这次的任务,就绝对不会是一般的战职者。而孙放两人堪堪一阶的身份,才让圣骑士萨德肯花费如此的功夫,和孙放心平气和地交涉。
  和身后的同伴不一样的是,身为头领的萨德对于这次的任务也有着绝对的打算。死亡之地是什么地方,这附近方圆千里的战职者都会明白。更别说,是以区区三阶以下的团队,直接进入到死亡之地的深处了。自己团队经历过无数次的苦战,才勉强没有人员折损而进到这里。根据他的见识,这里是并不属于死亡之地最中心的区域,确切来说,和最中心的地方,还差得太远。
  而一位有着强力武器的弓手,的确值得他如此的“礼待”。没有亲自感受过这里怪物特别是魔兽的厉害,永远也不会体会到这片森林为什么被称为死亡之地。时刻地削减生命值以及稍稍降低了一些属性并不是什么大麻烦,稍有能力的战职者都能凭借装备来弥补这点损失和消耗。但千万年以来,为什么这里没有被成功开发,就像地狱一样成为战职者们的修炼天堂?
  …………
  面对萨德有些不善的语气,孙放也只是淡然一笑,耸着肩回答:“朋友说笑了。我们单单两人,一时间又根本不能和同伴汇合,怎么还能打这次任务的心思?准确的说,我们已经完全放弃了这次任务。现在,正在寻找走出死亡之地的方法。朋友如果知道一二,还望看在同是战职者的情分上,指点指点呐!”
  萨德一愣,与此同时,孙放心底却是暗自冷笑。
  一般来说,恨或者不恨,都需要一个绝对的理由。但孙放心里却是清楚无比,自己对神殿的那种恨意,自然有着汉克斯兄妹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发自心底的厌恶感转化而成。他没有悲天悯人的心思,也不会傻傻地跳出来主持所谓的公道。但有一种无可解释的东西,叫做感觉。
  一个人的感觉肯定不会欺骗自己,如果这个人还有着一定的信心的话。
  孙放对自己的感觉还是无比信任,这在他还小的时候曾经无数次挽救过他的生命。虽然时常戏噱所谓的第六感甚至第七感,但若一个人连自己的感觉也无法信任,这也不能算是个正常的人了。
  本来打算看在琳的情形之下适当地作些让步或者就此离开,但圣骑士萨德特别是他的同伴的举动,还是彻底点燃了本来就隐隐压制不住的怒火。孙放不是个理性的人,虽然时常幻想着有一天能做到真正的风清云淡。
  所以,他的回答充满着讽刺以及隐隐的戏噱。孙放相信,以对面的萨德的才智,应该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不耐,如果不想发生什么不必要的冲突,也应该作出最为适合的选择。
  孙放也在等待。确切点说,他是在仔细观察着萨德的反应。虽然对方有着整整8人的完善团队,而且圣骑士和牧师的组合是战斗力最为持久的存在,但他在有了手里的碧绿长弓以后就根本一点也不担心。只要拉开适当的距离,他完全可以带着这些人在死亡之地里好好的溜达溜达。
  只要,琳不拖自己后腿。
  而记忆中,以琳的经验和经历,也完全不用孙放有太多操心。一旦发生冲突,她必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那双加速的暗金靴子,可一直在她身上。
  只是,孙放挑起冲突的想法并没有实现。虽然明显感觉到了孙放的态度,但萨德依旧还以微笑:“这位朋友,其实咱们心里都清楚,就算有着这里的地图,任务也不允许我们带来。这是森林,就算有再好的记忆,也不可能完善地了解和记清楚不停的战斗所经过的地方。”
  顿了一顿,萨德继续道:“朋友不愿意合作,我们也不可能强求。在外人眼中,神殿的名声确实被渲染得有些糟糕了。但朋友想必也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可能会有。咱们能做的,也只是约束自身。我明白朋友的感受,老实说,在没加入神殿之前,我也有着和朋友一样的对于神殿的印象。但请朋友记住一句话:现在,神殿已经成为了我最温暖的家。而且,有我这种感觉的神殿成员,不在少数。”
  萨德说完,再次抱拳道:“就不打扰两位朋友的修炼了。我相信,咱们还会有见面的一刻。”他的脸上再次浮现那几乎如传说中阳光一般和煦的笑容:“而且,就在这个死亡之地。”
  孙放正思考着萨德的话,萨德已经躬身一礼,后退几步,带着其余的同伴快速离开。
  “他比你要聪明许多。”
  待到几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森林里,一直沉默的琳突然开口。
  孙放苦笑。他当然知道自己强自表现的强硬有些不合时宜,但一直想要报复神殿的想法却总是挥之不去。有些时候,人都会在自己的理所当然之下做出一些傻事,但孙放知道,就算真正的冲突起来并且为之付出一定的代价,他也根本不会后悔。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坚持的东西,也同样有着心理的承受极限以及自己制定的一些底线。孙放一直是将自己对神殿的念头深深压在心里,包括在听到汉克斯讲诉遭遇后也能勉强做到冷静,但一旦面对上真正的神殿成员,他还是感觉自己的自制力根本不够。
  “我感觉,我和神殿之间,迟早会发生一些事情。”孙放想了想回答:“虽然,这样的说法有些自我抬高身价的嫌疑。但我的意思,是我和神殿之间,似乎有着真正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