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三十一章 那是一个吸血鬼

第三十一章 那是一个吸血鬼


  相貌不咋样,孙放也没有时常照镜子的习惯。但就算琳不表现出时常可乐的样子,他也知道自己的形象着实有些糟糕,虽然不至于不堪入目,但一个丑字,还是担待得起的。
  还好,在突破之后,孙放随时保持的淡淡微笑以及时刻透出的那种从容,为他的形象加了不少的分数。琳也曾认真评价过现在的孙放,抛开实力的方面,孙放倒还真能算个男人了。
  这是一种有着玩笑意味的评价,而孙放也只能报以苦笑。相比于身边的琳,孙放虽然没有自惭形秽的意思,但每每扫过琳绝美的面容,也只是微微叹气。心里还会冒出,幸好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高跟鞋一类的存在。
  男人的心底,都是有着隐隐的自我为中心的大男子主义。孙放不是圣人,就算现在在什么事情面前都能够做到淡然处之,可这些关乎脸面的一些问题,尤其在单独两人的时候,他还是有着一定的在意。
  而当在意自己容貌方面的时候,孙放也清楚,自己应该是对琳有了异样的感觉了。
  严格算来,两人虽然各自的经历不同,但很多方面也有着类似之处,至少两人都有着新生一般的感觉。对于心理上都算十分成熟的两人来说,也比较能够冷静并淡然地对待感情以及关系方面的事情。没有所谓的激情或者传说中的火花以及触电,在孙放不经意的一句玩笑话之后,原本有些尴尬沉闷的气氛也就冰释。
  孙放说:“等到我这破帐篷再被这些家伙骚扰几次,我就干脆搬到你那里住吧!”
  这是在在又一次外出副本修炼,计算着时间返回后,出现的一个让孙放郁闷无比的现象。原本还需要至少三天才会刷新的怪物,却已经将孙放懒得收拾的帐篷团团包围。就算啼笑皆非之下快速解决了这些讨厌的家伙,面对已经饱受摧残已经面目全非的帐篷,孙放也只得摇头苦笑。他们选择扎营的地点,正是洞穴入口处紧靠着副本的地方,而几年以来,两人也早已计算出这里一些怪物固定的刷新时间,所以像今天这样的情形,还真是第一次出现。
  说完一句类似牢骚的话,孙放也只能怀着郁闷的心情准备收拾帐篷。虽然包裹里还有着一副备用,但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死亡之地的现在,能够凑合,还是节约一点的好。
  却没想,琳在听到孙放的抱怨后,竟然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孙放有些错愕,虽然最近一些日子琳也经常性地会出现玩笑甚至主动的玩笑,但现在很显然不是落井下石或者出言安慰的时候。转身的刹那,他还以为是自己一时的眼花。
  应该说,琳不是一个出其不意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性格。她沉稳,虽然也可以认为是时常沉默的缘故。但孙放却是清楚,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修炼的基础上。自己两人,要说对修炼的态度还是琳更为认真和执着,当然这并不是说孙放就是处于被动的修炼,只是多数时间以来,琳都是奉行修炼高于一切的。
  而现在,琳的表现倒是有些颠覆以往长久的坚持的征兆。
  “在我们族里,我这个年龄,确实早就应该找个男……人了。”琳很是坦然,但孙放却明显从并不太连贯的“男人”二字,听出一些异样的东西。
  而孙放却是听说,亚马逊一族,男人可是相当于奴隶之类的存在。
  琳,有没有那样的想法?
  “你们族群,不会真把男人当畜生一样圈养吧?”孙放实在不想问起这个略显无聊而且多半会更加郁闷的话题。不过既然都说到这里,倒也有些水到渠成的意思。再说,现在的亚马逊一族已经名存实亡,俗话说百无禁忌,也就当是一个玩笑罢了。
  琳倒是很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这要看你怎么想了。在我们族里,男人没有地位倒是事实。”
  孙放摇头,这可不是一个太好的回答。如果琳直言不讳,他倒是还能够坦然。但琳的回答明显有着些顾虑,也让他心里忐忑,这妮子,不会真有什么坏心思吧?
  “在我们的民族,可是人人平等的。”孙放实在不想谈论起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转身收拾帐篷的时候着重提醒:“你可别把那么那里的一套,拿到现在来用。再说,想要征服我,估计你还差些斤两。”
  这是事实,现在的孙放,就算琳再想以前那样出其不意地偷袭,在孙放已经逐渐形成的战斗本能面前也并不能见到多大的成效。而亚马逊这个女权至上的种族,怎么说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孙放可不敢想,那些有着实力的亚马逊男人,会甘心被永久的奴役。
  对于孙放略带警告的话,琳倒是有些不置可否,悠然看着忙碌的孙放,半晌冒出一句让孙放更加郁闷的话:“那倒不一定呢?咱们所谓的征服,大半还是说在床上的事情……”
  孙放一愣。
  他不得不愣,虽然琳的话似乎有些彪悍,但却无比自然。就像,在谈论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
  仔细看了看琳认真无比的面容,孙放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女人,没人告诉你,千万别质疑一个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么?”
  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虽然有着穿越的基调,但孙放依旧十分坚持自己一贯的隐隐有些大男子主义的思想。琳的直白,毫无疑问有些刺痛孙放两世以来都有些尴尬的对于男女之事的苍白。若不是有些了解并时刻提醒自己面前的女人和自己有着天然的认知差异,单单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有翻脸的冲动了。
  琳微笑。
  现在的孙放,有些真的气闷的孙放,着实有些可爱。一直以来,对于这个如同弟弟一般的“小男人”,琳都是带着些居高临下的眼光和角度。现在一看,情况也并没有超出自己预料太多。
  孙放,其实还真的不算他一直以来表现出的成熟。确切地说,在有些方面,孙放还真的像个孩子。
  这,应该不单单是观念的问题。
  对于琳的笑容,孙放却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意思,正打算举出一些可以挽救自己的切实例子,一直贴身放在衣服口袋的所谓精灵族圣物,却是突然间发出一阵让他有些吃惊的灼热。
  孙放争辩的动作,也噶然而止。
  在前来死亡之地,精灵王子将这个小东西丢给他的时候就曾经像是玩笑一般提醒过他,这小家伙对于任务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当时的孙放显然并没放在心上。但在找到碧绿长弓之时,也就是在见识过小家伙同神秘宝石一起翩然起舞的情景以及琳提醒这小东西有着对怪物压制的作用以后,孙放也渐渐收起了以往对这个小家伙轻视的目光和想法。除了副本以外,在两人修炼的时候他都一直将小家伙取出贴身收起。单单,也只是为了修炼中的一些安全保障。
  但是现在,精灵圣物这样的异常,意味着什么?
  “怎么了?”琳是绝对够敏感的,发现孙放有些不对劲,直接出言询问。
  孙放摇头,伸手将宝石取出:“这家伙,有反应了。”
  对于孙放身上以及身边经常性出现的诡异事件,老实说琳已经司空见惯。但在两人已经逐渐习惯现在的修炼轨迹来说,这样的变化,着实不算什么好消息。
  琳知道,孙放虽然时常嘴里拿任务不当一回事,也时常拿自己卑微的实力做逃避的理由,但心底,却也有着难以掩饰的在意。那个任务,毕竟是规则任务而且是从未出现过的主线任务,对于一个战职者来说,这样的任务,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哪怕,为了这个任务,真的付出生命的代价。
  作为一个有过修炼经验,现在也还处于同样状态的战职者,琳对于这些情形都有着绝对的理解。人都是希望更上一层楼的,而所谓的艰难险阻,也大抵只是类似于试练或者考验之类的存在。
  “你怎么看?”虽然隐隐有着一些无奈,但琳还是没有直接表达出自己心底的意愿。而且一段时间以来,她也不愿意看到孙放为了一些决定难为难过的样子。
  不知何时,一种叫作心疼的东西,已经悄然浮现在她的心底。
  事实上正如琳所猜想,对于精灵圣物明显的异样,孙放真的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应该说,两人目前的修炼虽然比不上在外面的世界,但还算比较系统。这个副本固定的刷新,也就意味着经验值无比的固定。可以说只要孙放两人没有达到怪物的等级,也就是接近三阶,都可以一直修炼下去。
  至于由于长久杀同一批怪物而导致的掉落锐减问题,则可以选择性的忽略。除了暗金,现在的普通装备因为包裹容量的原因,已经吸引不了孙放,甚至连琳也有了一定的麻木。
  这样的修炼方式虽然枯燥无味,但胜在安全,而且始终面对着高等级的怪物,也不会在一时间失去锻炼的价值。三年以来,不管是孙放或者琳,在这个副本里面,都可以任意锻炼自己的战斗方式。而随着等级的渐渐临近,在不影响修炼的情况下连孙放都可以有近身战斗的尝试,由此可见这个副本明显的好处。
  没有竞争,没有后顾之忧的修炼,可是很难得的体会。
  本来*经过了三年,孙放对所谓的规则任务已经渐渐有了遗忘的征兆。但这时候,精灵圣物的突然异常,还是深深勾起了他隐藏心底的淡淡渴望。长久以来的修炼也让他隐隐明白,想要做出突破以及再有明显的提升,仅仅依靠上次一样的自身异变显然是不太可能。
  马无夜草不肥,也就是这个道理。
  传奇强者以及超出传奇的圣阶强者,都不可能只是一味的老实修炼便能做出成功的突破。要不,也不会有许多进阶无望或者处于凭颈的战职者,放弃安逸舒适的生活四处冒险,期望依靠一个契机而做出突破了。
  没错,就是契机。
  能量的累积,始终只是一种原始的积累。而想要将这种积累由量变转化为质变,就需要一个不管是什么方式的契机,这和孙放记忆中小说里面的描绘有着很大的不同。那种静下心来,努力将自己调整到无我的状态下的所谓突破,显然并不适合规则之下的战职者。
  至少,在暗黑近万年的历史里,还没有过依靠闭关作出突破的例子出现。
  目前的孙放,虽然还远远没有达到那种濒临凭颈的状态,但并不能就说他不需要这种难得一遇的契机。有些时候,修炼还是有着水到渠成的说法,意识超越修炼进境,也不是天方夜谭。
  每个战职者,都不可能从前辈或者记载中寻找到突破的方式。战职者的修炼虽然是杀怪吸取能量,积累升级的方式,但总的来说还是在于强化自身。而这是个奇妙无比的世界,每个人类的身体和一些微观的东西都不尽相同。虽然原则上每个人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正确修炼道路和突破自身的方式,但也就是这一人人明白,简单无比的概念,难倒了无法计数的战职者。
  而经历过一次修炼的琳,显然十分熟悉这样的情况。这也是她虽然隐隐有着不甘,却依旧没有出言阻止孙放的原因。
  她知道孙放也知道,只要琳提出反对,孙放就算不能一时间听从,也至少会仔细的斟酌。
  “我不知道。”
  这是孙放此刻最真实的想法。突破之后,他已经很少有如现在这样的迷茫的感受。先抛开精灵圣物异常是不是就关系着任务或者说是任务有了头绪不说,光是决定是不是就此理会,就是一个真正的难题。
  这是一个真正的抉择时刻。
  诚然,孙放怎么选择都没有理论上的错误,琳也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但两人尤其是孙放知道,这样的选择,可是密切关系着两人的未来甚至直接是生命。
  继续逃避似的一直修炼下去,还是挺起胸膛,以鸡蛋撞石头的勇气,去面对看来怎么都逃避不了的命运摆布?
  孙放彻底停下收拾破烂帐篷的动作,在琳关注的目光下,掏出一瓶已经断了好久,几乎没有存货的麦酒,拧开塞子,仰头灌下一口。
  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孙放这样的表现,无疑是处于绝对的挣扎之中。若是可能,她根本就不愿意看到孙放如此的一面,这样的情形,和那个时刻面带微笑,虽然平凡但很耐看的男人,有着太远的差距。
  “今年,该有25岁了吧?”孙放再喝一口,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琳沉默,心里隐隐升起不妙的念头。
  “在地球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甚至连自己命运都不能有哪怕有一点把握的人。”孙放有些自嘲:“也就是,一个彻底失败的人。”
  “有人说,平凡就是最大的幸福。那是狗屁。”
  孙放转过头,朝着琳笑笑,很是苦涩。
  “那是因为,那些人根本就不平凡,或者说,根本就不体会也不能体会到挣扎在最底层,什么事都要顾头顾尾,畏手畏脚的感受。任何世界,都没有那种真正的桃花源,就像现在的我们,如懦夫一般窝在这里偷偷摸摸的修炼一样。”
  “始终,逃避不了命运的掌控。”
  琳张了张嘴,却也找不到安慰的语言。也许,现在异常清醒的孙放,也根本用不着安慰。
  “决定了?”但是,琳也感觉自己确实应该说些什么,虽然最终只是一句自己感觉有些多余的废话。
  “决定什么?”孙放一愣,自己决定了么?
  琳有些懊恼,记忆中,孙放应该不是个在如此严肃的时刻,装疯卖傻的性格。
  “你想多了。”孙放淡然一笑:“看我喝酒,就以为我决定去送死了?”
  “难道不是么?”
  孙放有些郁闷地瘪嘴,看着瓶子里所余不多的青黄色麦酒,叹一口气:“明明知道是去送死,我还会去?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苯的人么?”
  琳无语。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了争辩的欲望。
  但是,在下一刻,两人的精神都在异常沉闷的气氛中,有了巨大的转变。
  变化,依旧来自于孙放还握在手里的精灵圣物。
  “小子,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从头到脚,到底哪里苯了呢?”
  明白清晰的一句略显苍老的声音,带着戏噱从宝石里响起。
  在呆滞了零点三秒之后,孙放也瞬间想起这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出自何人。
  圣地。弓手公会。副会长大人。
  “想起我了?”声音似乎看到了孙放的表情,继续有些调侃地说道:“我还以为,躲藏了三年多,你小子已经将老头子忘了。”
  孙放慢慢起身,颜色示意有些疑惑的琳少安毋躁,顿了顿才回答:“我果然没猜错,这个东西,有着监视的作用。”
  “怎么,想直接丢了?”
  “不是。”孙放快速回答:“早知道你老家伙会如此看重,我也不用这么生里来死里去了,实在太累。还有那一次,如果知道你能够看见更能够听到,那个所谓的神殿小队,也早就消失了。”
  “什么神殿小队?”这一次,换作副会长大人疑惑了:“小子,你不会,和别人起冲突了吧?”
  “你不知道?”孙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知道个屁!”副会长大人显然有些郁闷:“你小子倒好,藏得死死的,要不然,老子也不用拖着几乎快散架的老骨头,屁颠屁颠跑到死亡之地了!”
  孙放愕然。片刻之后才隐隐明白,这个所谓的监视,还有着一定的距离限制。
  果然,副会长下一句话,证实了孙放的猜想。
  “你小子以为,这个东西是万能的吧?”
  孙放嘿嘿的憨笑,老实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再有这样的表情。自从突破之后,尤其是面对的只有琳,这样的表情确实有些不合时宜。
  “怎么,现在还想继续窝在那里?”副会长大人继续有些气恼地问,想象中,孙放应该在自己表明之后,至少应该有点表示才对。
  “窝在哪里?”孙放继续装疯卖傻,知道这个监视的小东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奇,他当然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自认为自己应该不是传说中的主角,离开自己,整个世界就不会再转动了。
  同样的道理,少了自己的参与,那个所谓的任务便不能完成了。
  对于孙放表现出的无赖,副会长大人也只有苦笑。相对来说,他也十分明白孙放在这个任务里的一些感受。可怜的等级加上更加可怜的实力,在没有丝毫反抗余地来到这个连自己都感觉不舒服的鬼地方,要说没有一点的怨气,那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可是,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毫无道理可言,没有感情可讲的世界。
  “你也别发牢骚了。”副会长大人的声音有些疲惫:“我告诉你一个大致方位,这是圣地弓手公会的临时营地。等你三天,来不来随你。”
  说完之后,副会长的声音便没了声息。
  孙放有些郁闷。本来感觉已经进入自己十分需要的谈判时刻,但却没想到,副会长大人还有如此无赖,甚至远超自己的表现。
  想了想,孙放却又了然。记忆里,副会长也本来就是如此的性格如此的作为。还记得那把所谓“补偿”给自己的暗金武器,不还老老实实躺在包裹角落,沦为绝对的鸡肋般的存在么?
  “长辈?”等到确信那个突兀的声音消失,而孙放也用眼色示意她结束的时候,琳才有些疑惑地问道。孙放可从来没有和自己谈论过还有这样的存在,而且看两人通话,还非常熟稔的样子。
  “狗屁的长辈。”孙放大概还没有从郁闷中纠结过来,毫不客气地咒骂一句:“那是一个吸血鬼,比我还要无赖百倍的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