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三十五章 快如闪电

第三十五章 快如闪电


  “你小子,一定得罪过他吧?”
  副会长沉吟着没有回答,倒是一边的战士皱着眉头问道。不过在孙放看来,这句话,调笑的意味倒多过于询问。
  “首先,咱们得认识到,这个指挥是个什么概念。”副会长接过话头,完全是在帮孙放分析:“这一次,我们这个队伍大概有二十人左右,除了神殿的五名,其中大半属于兽人一族。兽人其实相对来说还比较好相处,只要表现出足够的实力,他们一般都不会有什么怨言……”
  孙放苦笑,虽然明白头领性质的队长需要冒尖的实力,但副会长大人的这句简单,却让他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那可是一群普遍接近三阶的家伙。
  “你小子,是不是和神殿之间,有着什么仇恨?”没有理会孙放无奈的苦笑,副会长大人继续问道。在前面刚和孙放汇合的时候,孙放就曾经表露过类似的态度,而副会长显然心也够细,直接就点明了最大的隐患之处。
  孙放继续苦笑,虽然没有点头,但无疑是直接承认了。
  “那些家伙,也实在有些让人无语。”副会长大人倒没追根问底的意思,而是在得到肯定后便一句带过:“不过小子,到了现在,你得说说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了吧?面对那些垃圾,有没有绝对压制的可能?”
  绝对压制……
  孙放很想说,若是再给他几年时间,等到等级相差不多,至少不如现在这般差上一个等阶的情形下,自己倒还感如此夸口。可现在就凭着18级的小身板,去和一群二阶顶峰的家伙叫劲,自己是超人不成?
  “你还别那副臭模样。”看着孙放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副会长一瘪嘴,索性倒在了椅子里:“就拿纳尼来说吧,他现在还是你的对手么?”
  孙放愕然,而纳尼则是瞪大了一双虎眼。
  “您说笑了。”孙放郁闷着挠头:“小子可是还有着一点自知之明,怎么能和纳尼老哥相提并论?”
  “自知之明?”副会长大人嘿嘿一笑,看了看一边有些呆滞的纳尼,微微摇头道:“这个词,倒是还有着那么一点意思。不过,作为一个战职者,除了你所说的自知之明,还有其他么?”
  孙放松一口气,抬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会长大人,您老人家就直接指点吧!这样像是猜字游戏一般的对话,小子还真有些太过吃力。”
  副会长继续带着一些冷笑的意味看着孙放,在孙放一些无辜,一点疑惑的对视片刻后才悠然一叹,垂下眼皮,身子也是微缩进大椅子里:“小子,老子对你很是无语。”
  孙放苦笑。
  不得不说,也许是副会长大人真的看出了一些什么,但在孙放清澈无比的目光中也显得有些无能为力。每个人都应该有着自己的一些空间,如副会长大人这般的强者,也不可能就毫无顾忌地直接干涉。
  更何况,孙放目前的身份,也不适合副会长大人那么做。
  “您说的,是这个东西吧?”
  孙放从空间项链里掏出碧绿长弓,拿在手里轻轻抚了抚:“就算用上了它,我也应该不是纳尼老哥的对手。”
  纳尼摇摇头,而副会长大人却是很干脆地闭上了眼睛。
  “会长大人。”孙放收起弓,上前几步微微躬身:“别人给咱们定下了所谓的规矩,咱们也只能无条件的服从?什么时候,弓手公会……”
  副会长大人蓦然睁眼,双目爆发出一闪而逝的一抹光彩,定眼看了看依旧镇静无比的孙放才淡然一笑:“小子,我不得不承认,尽管已经十分高看,但我们依然是小看你了。”
  没有理会孙放表露的不解,副会长大人看看一旁有些跃跃欲试的纳尼:“这样,你们裸装试试手,如何?”
  裸装试手?
  “可他是战士。”孙放有些纳闷地摇头,虽然自己的这个理由其实有些牵强,但他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应该明白自己的观点。
  “小子,看不起老哥是吧?”纳尼嘿嘿一笑,伸手换出一把暗金长剑,在半空做了一个半弧形劈斩,然后很是正式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孙放苦笑。
  裸装试手,在战职者之间可是很少用到。裸装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装备,一把本职业基础武器还是必须的。而修习了盾系技能的战士,还会准备一块盾牌。毕竟,一些技能,在没有装备的前提下是不能够轻易发出的。
  可是裸装试手,却是最为严格的一种切磋模式。包裹里的大小护身符也需要拿出,最关键的既然是切磋模式,就需要一个适当的初始距离。
  二十码的初始距离,对于孙放来说已经超出太多。不出意外的话,他甚至可以绝对不会让战士职业近身。
  所以这样的切磋没有一点可取之处,至少对于孙放来说有这样的意思。真正的战斗就算只是简单无比的面对怪物修炼,也好过这种规范太多的切磋方式。纳尼虽然已经接近四阶,但其绝对速度也不一定能够超过自小便刻意训练的孙放。
  而记忆之中,战士职业也很少有选择投掷这样的绝对冷门一系。缺少了远程技能,在其根本上这种切磋就显得不公平。
  孙放没有动手的意思,纳尼也不好太过逼迫。而他毕竟也算是高出整整两阶的前辈一般的存在,就算是言语,也不能有所激进。
  副会长沉默,场面也再一次陷入有些沉闷的寂静。只有一直默默站在帐篷门帘处的琳,两只清秀的手已经逐渐握起,微微低垂的额前发丝后,一双有些冰冷的眼睛也很是隐晦地盯着副会长大人。
  “小子。”良久,副会长大人才悠然出声:“要怎么样,你才能将你的所有伪装,在这个帐篷里完全去除?”
  低沉的声音,却是让孙放和纳尼同时一愣。而面对着纳尼疑惑的目光,孙放也是非常无奈地苦笑。有那份实力,自己还有藏着掖着的必要么?
  “会长大人,您……”
  副会长大人微微摆手:“作为一个战职者,必要的隐藏是必须的,可是有些时候,这种表现也并不合适任何场合。你觉醒的时间不长,而且大多的表现我也能够知晓。想想你以前的行为,难道不感觉缺少一些东西么?”
  孙放的面色逐渐凝重,副会长大人的这一番极其隐晦的话,在他看来已经是足够明显。可是,任何的世界,任何的行为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自己在失去老巴克,失去汉克斯爱丽丝,失去小五,甚至连小老虎都离奇消失之后,自己实在已经承受不住一些所谓的代价。若是所有的后果都落在自己身上,他倒是还能够做到坦然,可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往往来说,不合意不舒心,才是最为正确的写照。
  所以现在的他,才会有着太多的小心翼翼,才在行事之前学会了一些必要的思考。哪怕,这样的行为,被人认为是一种懦弱。
  勇往直前是年轻人的专利,而自己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已经失去了年轻这个无比沉重的词语的资格。
  “就像你这把弓。”副会长大人继续道:“难道,你准备一辈子将它藏在那个破项链里不敢示人?如果你是这把弓,你会怎么想?或者说,你愿意吗?”
  孙放苦笑,有些纳纳地道:“这不是,想等级再高上那么一点……”
  “到时候,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拿出来了?”副会长大人接过话头,毫不客气地道:“那时候,就没有了再比你更高级,甚至更高阶的存在了?”
  默然。孙放默然。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样的事实,这个世界可不是同时开放的游戏世界,根本就不存在着公平公正的说法。可这一点他虽然清楚,却一直固执地认为这是一个目前最好的理由,最好的让自己压制,让自己隐藏的理由。
  “小子,你这么想,老头子也完全没有办法了。”副会长大人叹一口气:“至于那个家伙,你也应该知道他的能量以及在这次任务中的角色。你以为,他说的话,会有转圜的余地么?”
  孙放点头,又摇摇头。
  “弓是好弓,却不应该待在空间项链里。”副会长大人继续叹气,对他来说,孙放的一些表现已经让他隐隐有着一些失望。或者说,每个人都背负着一些不足以与外人道的东西,但很多时候就是这些东西,拖累了太多人前进的脚步。
  “非得做那个所谓的队长?”
  孙放沉吟良久,才慢慢抬头对着副会长大人。这一刻,他的心里也是有了一些隐隐的动摇。而就在他无比艰难地说问出这句话以后,身后琳紧握的双手,慢慢缩回袖口,恍惚之间,一双雪白晶莹的手,其指尖已经隐隐发白,甚至带着一点轻微的颤抖。
  副会长大人将整个身体已经完全缩进沙发,也没有回答孙放的问题,甚至没有争开一点紧闭的眼皮。
  倒是纳尼,对着孙放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
  “老哥,你认为,在裸装切磋中,你有几成的把握赢我?”
  纳尼嘿嘿一笑:“那得试过才知道。老师可从来不会骗人,或许,我真的会输。”
  输这个字眼,可不是一个战职者能够轻易地说出口的。而纳尼作为副会长大人的唯一爱徒,其养气的工夫也绝对得到了不错的继承。但就算这样,纳尼的这个输字,依旧不是那么自然。
  “那这样呢?”
  很显然,孙放并没有理会或者说注意到纳尼有些牵强的回答。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只是一个该有的询问过程。低沉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他手一招,唤出了一把一直作为生活用品的蓝色长剑,空闲的左手抹一抹剑身,然后慢慢平举,遥遥指向对面的纳尼。
  “兄弟,你……”
  纳尼有些摸不透孙放的想法,这算什么?放弃了使用自己的本职业武器,不就是如同放弃了自己最大的长处所在么?而且孙放随动作而起的一句话,很显然也并不是只想要一个简单的答案而已。
  副会长大人慢慢从椅子里直起身体,看着依旧那副模样,却隐隐有了些不同感觉的孙放,一双本就很小的眼睛,也是慢慢的迷起。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纳尼确实疑惑,孙放根本就没有言明是不是进入裸装切磋,但此时的动作以及表情,无疑也正是有着那样的打算。
  “小子,不得不说,我已经是足够看重你了。”
  诡异的沉闷场面并没有持续太久,副会长从椅子里慢慢站起的同时,同样低沉但明显有些凝重的语气让纳尼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接下来副会长大人的表现,却再让他有坠入云端的感觉。
  “你说的不错,每个人,都需要有着自己的自知之明。”
  副会长大人一面说话,一面擦着纳尼的肩膀走向单手平举着蓝色长剑的孙放。
  “我以为,在很早以前,我便可以将你看个八九不离十。只是可惜,看来老头子也真是老了,就算能够看出一点端倪,却也只是一些假想中的苗头而已。”
  孙放没有回答,只是苦笑着摇头。
  “让老头子陪你走上几招,如何?”
  纳尼一惊,却发现孙放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诚惶诚恐的表现。在他惊诧的目光中,孙放也只是微微点头:“能够得到会长大人的指点,是小子的荣幸。”
  副会长大人也是点头,没有转身道:“纳尼小子,你退开一点。”
  纳尼不解,也根本没有后退的动作。他实在不明白,刚才的孙放和现在的孙放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区别,竟然会需要老师亲自动手,而更为想不通的是,老师还真就准备动手了。
  记忆之中,他是很少能够有机会见着这位弓手出生的老师有多少真正出手的机会。但这样丝毫并不影响老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或者说,老师这样的存在,已经很少会再有出手的必要。
  但是现在。
  孙放微微一笑,慢慢上前一步。只是一步,一股无形的压力,像是一座大山一般朝着副会长大人的方向席卷而去,在将副会长大人宽松的衣袖微微抚动的同时,也瞬间到达纳尼的面前。
  蹭蹭蹭蹭。
  纳尼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惊骇。这样的压力他不是没感受过,老师身上便并不缺少这样的压力。可是,眼前的其貌不扬的孙放,却是一个根本只有18级的初级战职者!
  这样的表现,会是真由他所发出的?
  “我就不用武器了。”副会长大人嘿嘿一笑,恢复了原本那副恹恹的表情。虽然背对着纳尼,但纳尼依旧能够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老师,是动真格的了。
  记忆之中,那有些佝偻的背影,已经多久没有没有如现在这般挡在自己身前了?
  记忆之中,有多少日子,也没出现过让老师出手的场面了?
  虽然只是普通的切磋,但纳尼知道,自己是真正的只能如以前刚见到老师一般躲藏在老师的身后了。而最可笑的是,对方只是一个等级连自己一半都不到的低级战职者。无力?此时此刻,无力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粗豪面目下,那种深深的失落感觉。
  良久,孙放却也并没有出手,一把蓝色长剑,也没有一丝颤抖的如同凝固一般漂浮在半空,本来遥遥指着纳尼的方向,却没有丝毫的偏转。
  “怎么,还怕一不小心,拆了我这把老骨头?”副会长大人打趣道:“出手吧,让我看看,一个不到二阶的战职者,领悟出来的超越规则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方向。”
  有如一个晴天霹雳,这一句明显是提醒纳尼的话直接将纳尼生生击垮。尽管在孙放刚才爆发出自己根本不足以抵抗的气势后他就有此猜想,但真得到老师无比肯定的回答却依旧有无法呼吸的感觉。
  超越规则,意味着什么?
  一般来说,规则也就是和传奇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一旦解析规则而跳出规则的束缚便是真正的传奇,可超越规则,却完全属于超越传奇的存在。
  圣阶?纳尼根本不敢也不愿意去想这一个词汇,也绝对不能够将这个词和眼前不远处的孙放联系起来。可老师的话清晰无比,孙放那隐隐的气势,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装出来的。
  “一些逃命的小把戏而已。”孙放苦笑:“而且,也只是有了一点想法。如您所说,还处在萌芽的状态。”
  “足够了。”副会长大人微微一笑:“什么样的人生,决定什么样的成就。我也没想到,死亡之地一行,你还会有如此收获。若不是有些事情无法避免,我现在真有拖着你小子离开这里,永远不再掺进这些麻烦旋涡之中。”
  孙放也是一笑:“那可求之不得了。”
  “可惜不行啊!”副会长大人微笑着微微叹气:“估计你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而且就算能够这样做,对于你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孙放点头:“也是,我便是天生劳碌的命。老天爷没折腾够,估计也不会轻易放手。”
  “怎么,还不愿意出手?”副会长了然的点头:“你不会想,让老头子先出手吧?”
  孙放苦笑。
  实际来说,他在琳的提醒下刻意训练自己的战斗方式,也根本没有想过会有放弃弓箭的一天。不过这个世界里的一些东西就是如此的偶然。巧合之下,他竟然也找到一些隐隐的路线,虽然这个所谓的战斗套路,只是源自于自己一直刻意练习的“凌波微步”而已。
  战职者或者说修炼者,根本不可能将某一个方法当成自己的主要追寻方向。就算将这一点发挥到极至,也只是一种难登大雅之堂的技巧而已。拧弦技法如是,面目全非的凌波微步,也是如是。
  可是找到了这一点突破口,任何人都没有轻易放弃的道理。拿孙放来说,无意之间利用精灵圣物而开启的类似压制的所谓气势,就能算个不大不小的收获。就算,这样孙放认为无足重轻或者有些偏门的收获,在纳尼看来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有些时候,角度不同,看事情的观念,自然也是不一样。
  不得不说,小五在孙放心目中的地位甚至比小老虎比爱丽丝还要高。而一直刻意模仿的他,也隐隐有些将自己的目标放在小五身上的征兆。作为一个没有丝毫背景,没有一点指引来源的草根,这种有些盲目的发展方向无疑有些可悲。可转头一想,却又实在无可厚非。
  所以,孙放攻出的第一招,完全是按照小五的方式,没有一点花样,没有一点转圜余地的直刺。
  不过,快如闪电。
  至少在旁观着纳尼以及浑身颤抖着,牙关紧咬的琳看来,这样的攻击方式已经完全脱离了规则之下属性的种种限制。而作为天赋并不算太差甚至还能算是出类拔萃的存在,他们的眼光,也并不会差到哪里去。孙放的这样的攻击展现,无疑也为他们打开了心底一直在苦苦寻找的那扇门――的影子。
  副会长大人很是欣慰。虽然这样的攻击并不能伤到他甚至说差得还是太远,但孙放如此的表现也实在能够给他太多的惊喜了。异常轻松地一转身,便如同喂招一般闪避过孙放的直刺,习惯性地一伸手,右手带着一股异常清冽的冷风,向着孙放的胸口而去。
  一寸长一寸强,但被副会长大人在一个闪身之间近身,孙放手中的蓝色长剑也暂时没了用武之地。来不及回转防御,孙放也只能抽身,同时剑身也是自然地偏转,朝着自己的左侧移动。
  铛!
  如同一声金铁相交的撞击声清脆响起,却是孙放在闪避之余,竟然以剑身挡住了副会长大人紧跟着递出的左手。虽然简单的双指并击,但这一声悦耳的撞击声加上隐隐发麻的手臂,却让孙放感觉到了一些隐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