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三十九章 彻底绝望

第三十九章 彻底绝望


  “大家,能不能轻松一些?”左右看了看,一抹琳十分熟悉的苦笑浮现在孙放脸上:“老家伙已经走的够远了,相信凭着他们的身份,也应该不会在暗中偷窥才是。”
  努力地想缓和一些气氛,但其效果并不是十分理想。正待继续,孙放却发现一直就没有忘记注意的神殿代表之一,那个十分在意的圣骑士萨德,却是突然间换上熟悉的微笑,微微抬头。
  尽管心里疑惑,但孙放还是礼貌地朝着明显想发表一些看法的萨德微笑点头。这时候,有过一面之缘的牛头人战士,也几乎是同一时刻,朝着孙放微笑致意。
  “首先申明,我和这家伙不熟。”
  萨德清了清嗓子,转头看了一众队员,开口。
  成功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萨德便像孙放一样,却又不完全一样地行礼:“我叫萨德,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小黑。”
  “对于这个队长的情况,大家心里应该都比较清楚。关于任务咱们也就不多说了,现在在这里多嘴几句,也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对咱们队长多些了而已。”
  孙放依旧是一脸的微笑,虽然并不清楚萨德到底想说些什么。可是眼下的冷场,怎么也需要有人发言才是。就算并不希望是萨德,但他也是抱着一种无所无谓的心理。
  “其实,我是想替他解围的。”
  萨德继续道,这一句话却让场面稍稍有了一些议论之声。
  孙放也是有些惊讶,不过在表面是很好的隐藏下下去。萨德的心机以及智慧应该远远超过了孙放,而面对这样的人,孙放可是很早就做好了应对任何情况的准备。
  “只是我的口才,和左兄弟相差不大。大家也都知道,这一次的任务意味着什么,而在付出足够的代价才来到这里后,想必某些东西咱们心里也都清楚。咱们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一个属于怪胎般的存在,至少,我就一直看不透他的底细。”
  孙放苦笑,很是配合着萨德的言语。
  “当初咱们团队在死亡之地遇到这个家伙的时候,他也如我们看见的单单两人。那时候我就猜想,这家伙会不会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但是昨天的那场表演,却又很好的提醒了我,这家伙不仅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还和命运女神绝对有着不小的一腿。”
  孙放继续苦笑。老实说直到现在,他都还不清楚萨德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哪门子药。
  而很显然,不管是出于对神殿的尊敬或者惧怕,还是有些认可萨德的话,在场的十多名二阶战职者,都各自表现出了程度不同的笑容。表现尤其突出的当然是牛头人战士首领,不过经过了数年,孙放早已忘记这个壮实家伙的姓名,甚至记不起自己到底是否先前听他提起过。
  萨德的话语同样不是太幽默,却依旧将气氛很好的缓和了一些。孙放心里也是感慨,有实力的势力果然不同,就算明显不屑,也得在表面做出给面子的事。而且,还要做得十分自然和贴切。
  “其实,在看了队长昨天的表演后,我心里就十分向往着能够和咱们的队长来一次切磋。想必,大家心里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咱们辛苦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找到应有的出路么?而咱们的队长,却是很显然早我们找到了方向。而现在有了这样的好机会,大家能够错过这挖挖老底的绝好时机么?”
  孙放心里一凛,这,才是萨德真正的目的所在?
  “挖,还得狠狠的挖!”萨德话音一落,牛头人战士就大声附和。而这一声响亮到有些震耳的呼叫,也彻底将沉闷气氛的场面完全解散。
  ------------
  不得不说,在有些时候,孙放还真是一个反应迟钝的人。
  也就是在牛头人战士吼出,几乎所有人都显露出一些微笑之后,他才隐隐有些明白了萨德的真正用意。
  缓和气氛?
  其实孙放还真没想过萨德会第一个站出来,还似乎在给自己解围。一直以来他都将萨德看成潜在的敌人,只是因为萨德属于神殿一员的缘故。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加上他在第一次碰面便毫无保留的表现的敌意,有这种想法,也实属当然。
  不过这一下子,他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当然,礼貌上的表示必须有,而处在当前的位置他也一定要做出一个队长该有的姿态。在微笑着朝着萨德以及牛头人战士点头致谢后,孙放也有了下面的打算。
  “朋友们,老实说,要我来做这个队长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就像萨德老兄说的那样,我也只是一个走了狗屎运,但目前还不知道到底算不算幸运的愣头小子。不过今天,我却想对大家说,既然可能做这个团队的队长,一些关于任务的东西就应该和大家透透气。”
  看着所有人都沉静下来看着自己,孙放不由清了清嗓子,脸上也勉强浮现出一抹红晕:“那个,大家这么看我,我还真有些不太好意思呢。”
  牛头人战士大笑,随之其他的人也有微笑出声。
  孙放心下一阵轻松,总算是艰难地缓和下了气氛。接下来,就应该是他展现一些实打实的东西了。应该说,对于这次的规则任务,孙放的了解和理解还真不是现在这些人所能比的。单单获得了精灵族的圣物以及那个圣弓前辈的亲口点名,他就是圣地这个范围内对任务接触最深的存在。
  不过,该怎么说,该保留些什么,该编造一些什么,却也必须有较好的计较。
  “这一次的任务,我并不看好,或者说,连一点完成的期望都没有。”孙放仔细观察着众人在听到自己这句话以后的表情,而不出所料的是,几乎是所有人都表现出了惊诧。
  “单单问大家一句,规则的主线任务,到底意味着什么?”
  孙放停顿了一下,收起笑容问道。
  众人一阵沉默。很显然,孙放的这个问题,直接是切中了这次规则任务最为敏感的要害。能够站在这里的战职者,都绝对属于圣地这个不大不小的圈子里百里甚至千里挑一的存在,而既然被选中完成这个任务,则进一步说明了这些人绝对不会有傻子之类的角色。
  其实孙放一直想不通,既然没有规则的奖励,这些人为何要拼着性命想要进入到这里。虽然战职者都需要经历一些类似历练或者生死磨难的考验,但孙放认为,这个鸟不拉屎的死亡之地,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的来处。
  当然,孙放也知道这些人应该都有着所属势力的命令。但孙放以为,若不是像他这样的完全被逼无奈,实在用不着赶来搅和这道浑水。
  “规则,是咱们又爱又恨的一个东西。”看着众人没有说话的意思,孙放也只有继续下去:“我知道,朋友们之中应该有着十分向往规则任务的存在,但据我的了解,规则任务,完全是折磨人的一种方式。”
  “你的意思,是你接到了这一次的规则任务,还是主线任务?”萨德开口问,而其余的人,也是相顾对视以后,微微点头。
  “是的。”孙放坦然承认,这一点其实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孙放不知道这些人中间到底有没有知晓自己任务在身的事实,但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还是在瞬间决定实话实说。还是那个出发点,这些人应该没有所谓的白痴存在,而其身后都具有的大小势力,想要调查到这一点还是比较轻松。
  应该坦承的时候,是绝对不能犹豫的。尤其,是在现在绝对处于敏感的时刻。
  想要掌握团队,首先得获得在场的战职者至少多半数的认可。局限于势力等因素的原因,孙放也根本不可能以强硬的手段达成目的。再说,仅仅凭借着他和琳的实力,就算孙放曾经有过十分风光的“表现”,也绝对是一个大大的不可能。
  而很多时候,坦然的面对,倒能获得一些印象上的好感。孙放不是个自大的人,虽然给这些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悍然无畏,以区区一阶的身份直接挑战传奇强者,但在如今大家都属于年轻人范畴的情况下,也就能得到比如自信心强,或者无畏无惧的大多战职者都有或者曾经有过的状态的理解。
  “在早些时候,我曾经意外地接到规则支线任务。”孙放道:“也就是在一次巧合中碰见精灵族的圣弓前辈时触发的。但是可惜,任凭我几乎拼了这条命,也堪堪只完成了任务的第一步,无比简单的第一步。”
  孙放苦笑:“大家肯定会以为,那很可能是我实力太差的原因,完不成任务也只是理所当然。可是朋友们,在7级以前独自一人猎杀安达利尔,这可能么?”
  “单独猎杀?”牛头人战士抢在萨德开口之前问道:“还有着等级上的限制?”
  孙放点头:“不错,这只是第二环任务的第一个步骤。”
  众人齐齐无语。
  不管是否相信孙放的话,但这样条件下的任务,就算将一个传奇强者拉回到7级以前,完成的可能性也几乎没有。就算是一些大势力的战职者,在装备上最好的装备以及全力累积毒素抗性(安达利尔的毒素伤害最是可怕)的情况下,单对上安达利尔,也多半是无可奈何的下场。
  “我说这些,并没有劝说大家放弃任务或者打击大家积极性的意思。”一番讨论之后,孙放稍稍做了一个总结:“进入这个死亡之地,想必大家应该对这次的任务有了一个表面的了解。但是据我所知,我们将要前往的封印之地,根本就是一个完全陌生,没有一点准备可言的地方。”
  孙放又是稍稍停顿,观察着众人的表情,在确定没有人发表意见后才微微一笑:“其实我倒是很希望,里面完全是一个咱们谁都未曾见识的美好世界,有蓝天,还有白云。”
  并没有再接着说一些关于条件如何艰苦之类的话,孙放直接准备暂时结束这一次的会面或者说是彼此熟悉的见面。因为在他讲到这里的时候,虽然所表达的一些东西并不太多,但想必已经足够这些战职者好好思量,或者各自势力之中的一些商讨了。这样的情形之下,孙放半真半假的话在想象中应该足够引起各大势力的注意或者重视,就凭着萨德等人的表现,也已经足够了。
  虽然依旧不清楚萨德为什么在自己陷入尴尬境地时候帮自己解围,但心里隐隐的防备以及对萨德性格的清晰解析还是让他打算适可而止。不管是关于任务,还是关于临时队伍之间的协调的事。
  有些时候,心急,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孙放的打算并没有得到实现,在一句有些玩笑意味的感慨后,依旧是圣骑士萨德接过话头:“队长,说了这么多,咱们是不是应该正式的认识一下?”
  孙放一愣,萨德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在场的人都知道,尽管各自属于不同的势力,但彼此之间也都应该是非常熟悉。孙放是一个例外,在圣地的圈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名气可言。可这里除了孙放两人之外的所有人,哪一个不是真正的天才光环笼罩,也是各大势力竭力培养的所在?
  认识,在孙放的印象中,也应该只是属于孙放和这些队员之间的事情。
  但是既然萨德着重提出,孙放也不可能有拒绝的表现。对他来说,其根本还是需要协调好这个临时队伍。而在这个最初的时段,任何人的意见,他都会仔细斟酌,甚至根本不可能直接拒绝。
  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以孙放的处境,他也绝不可能走强硬控制的路线。别说这些家伙都是高出他整整一阶的存在,单是他们背后的各个势力,就不是孙放或者说弓手公会能够怠慢的。
  “我倒是差点忘了。”孙放有些夸张地拍拍额头苦笑道:“幸好萨德老哥提醒,要不我都忘记了咱们今天见面的真正目的。从我开始,我叫孙放,孙放的左,孙放的……”
  众人大笑。不得不说,虽然孙放以往的幽默一直有些不伦不类,但这个时候配合着他绝对认真的表情还是取得了相当的效果。其实,在一开始听见小五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他就有回到地球的亲切感觉,现在自己在这样的场合下发挥出来,竟然在一瞬间就进入了那种想象中的入戏状态。
  或许,心里隐藏的深处,那一些东西,再怎么变化也不可能轻易遗忘。
  有了孙放良好的开头,众人也在比较轻松的气氛下逐个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最先打头的当然是提议的萨德,而这个表面粗豪,内心却绝对够细腻的家伙,只是短短几句便在一句玩笑话后结束自己的介绍。
  “咱知道,神殿一直给大伙的印象不是太好。所以我也就不多标榜自己了,其实我最想说的是,这次任务之后,要是大家还能留下一条命,我请大家到神殿做客。”
  “我的老师,那个十分吝啬的老头子,据说藏着连殿主也不知道真正地方的好酒。而恰好,我知道。”
  熟悉萨德的人都知道,他的老师可是圣地里神殿分会的真正殿主。不苟言笑不说,还有着铁面的外号。而神殿圣地分会,在他的带领下也基本摆脱了平庸的处境,至少最近几你来说,在圣地的这个一亩三分地上,已经有了足够的发言权。
  除了有过一面之缘的萨德以及牛头人战士,其他的各个势力代表孙放都不认识。而在还算轻松的气氛中,孙放也尽力记住每一个队员的名字以及职业。作为一个队长,这些方面都属于基本上的东西,而现在孙放需要做的,也只是在紧迫的时间下,强行记住而已。
  除了圣骑士萨德,其余的队员也再没了埋汰自己势力的表现。这并不难理解,作为各自势力下有着一定前途的成员之一,维护自己势力的名声是必不可少的。萨德能那样说,也只能说明这家伙在神殿里尤其是圣地分殿里地位不低,才可以这样的为所欲言。
  神殿所属的两名圣骑士,两名牧师;兽人一族的两名兽人战士;法师分会的两名法师,两名死灵法师;刺客分会的两名刺客;德鲁伊公会的两名德鲁伊,再加上孙放和琳,刚好能够组建起一个配置均衡的队伍。而从人员的名额方面也能够轻易看出,神殿和法师公会的势力明显超出其他公会组织。虽然有着为了职业配置的完美理由,但从其他公会整整两倍的名额还算能够轻易表露出一些潜在的问题。
  当然,这一点在现在来说,也是成了彼此默契的事情,而孙放也根本没有多少关心和兴趣。
  一番了解后,在场的所有人也自然多出一些熟悉的感觉来。就在孙放再次准备暂时解散队伍,回去向副会长大人交差的时候,一直都似乎想要和孙放亲近亲近的牛头人战士,带着自己的同伴三两步凑到孙放面前。
  “队长大人。”
  牛头人就是牛头人,其洪亮的嗓门在这样私下交流的时候还显得如此惊心动魄。孙放苦笑才起,却发现本来已经不是众人焦点的自己,再次将所有人的目光汇聚。
  老实说,这一声大人着实让孙放感觉无语。可是眼下他也找不到反驳或者推搪的理由,苦笑的同时,还得强行压住心底的那份反感:“贾斯蒂奇,你以后要是再叫出什么大人,你的那份美酒,我就替你代劳了。”
  就在刚才,大家在彼此熟稔后便十分自然地随着萨德的玩笑继续发掘,而重点当然就是萨德老师珍藏的美酒。战职者没有不喝酒的,连一直没有喝酒习惯的孙放,现在在枯燥的修炼之余都会品上几口,更别说这些土里土长的原住暗黑人了。
  孙放提到酒,似乎正好戳在贾斯蒂奇的要害。相比人类,兽人才算是真正的酒鬼。但是与生俱来的海量以及骨子里对酒的钟爱,使得这些几乎个个嗜酒的兽人,都没有轻易醉酒的可能。更别说眼前的家伙,还是兽人里绝对好酒的一个族群。
  贾斯蒂奇的根本用意,孙放心里也是十分清楚。在第一次相见的时候,这家伙就死死想要邀请孙放加入自己的队伍。而现在既然孙放真成了同一团队的队友,当然得好好地交流交流。
  其实从心底,孙放还算并不讨厌这个有时候口无遮拦的家伙。当然,孙放也不会就凭这点便天真的以为贾斯蒂奇就是个没有头脑的莽夫。还是那句话,能够得到机会并成功抵达这里,就一定没有愚笨的存在。套用暗黑世界比较流行的一句话,真正的傻子,早已在肆虐的怪物潮流中彻底绝根了。
  孙放不能担当起这一声大人,所以有如此回答。而他们的一言一答,也暂时终止了显得有些热烈的关于美酒的讨论。萨德的交际本领确实比孙放要好上许多。至少,在现在看来他就非常合适地将这个还没有一个名字的临时团队完全盘活。
  而笑容,也是时不时出现在众人脸上。
  “队长大……,嘿嘿,习惯了。”虽然一副心疼的好象孙放已经将属于他的那份美酒完全霸占一样的表情,但贾斯蒂奇却也没有放弃继续纠缠孙放。其实到现在也才只是过了清晨,距离中午也还有着不少的时间。孙放想要快点离去,只是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需要及时和副会长大人商量而已。
  “咱们商量个事呗!”贾斯蒂奇快人快语,直接向孙放提出了作为队员的第一个正式要求。孙放现在心情不错,主要是如此轻松便让众人至少在表面上承认了自己的队长身份。而对于一个临时组建,很可能都有着各自目的各自任务的团队来说,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