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五十章 担架上的孙放

第五十章 担架上的孙放


  “致敬个屁!”
  贾斯蒂奇用斧背拨开萨德的左手,向前狠狠踏出一步,张嘴就吼:“小家伙们,你爷爷在这里,有本事冲老子来!”
  琳转身,用贾斯蒂奇几乎有撞墙欲望的平淡眼神看了他一眼。
  偃旗息鼓。
  贾斯蒂奇几近挥发的怒气,在琳平淡的一个眼神后直接降至冰点。嗫嚅的同时,壮硕的身子也是慢慢地后退。
  萨德张了张嘴,却是带着淡笑没有再开口。
  视线回转,刚好看到距离稍稍有些远的孙放,在用拿剑的手背抹去嘴角的血迹时,仰脸牵起一抹似苦笑,又像是微笑的弧度。
  确实很强。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在战斗开始之时他也几乎倾尽了全力,但首个回合的交锋之后,他依旧无可避免地落入了下风。其实在这一刻,除开孙放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孙放在遭受重击之后,很是诡异地没有损失一点生命值,不过也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的状态,相比战斗之前,已经有了明显的下滑。
  这,才是属于规则之外的战斗。
  一直以来,孙放都在自己的领悟以及无数方式的尝试中,寻找到突破规则的作用点。但现在切身感受到之后,却又不免生出一丝黯然。无论是任何领域,都不可能有所谓的终点,就在这一刻让孙放明白,就算历尽千辛万苦,一路突破至传说中的神阶,也应该有着相比现在更加繁多,更加艰难的困难。
  而面对丛林守护者明显带着欣赏意味的动作,孙放却很是有一番心力憔悴的感触。
  不过,战斗还得继续。
  孙放看了看远处处于绝对关心状态的琳,生生收起这一瞬间的心境变化。
  缓缓收起副手剑盾,孙放重新亮出那把碧绿长弓。三指搭弦,孙放的视线,慢慢放到这把带给自己无限希望,无数次在危难之中力挽狂澜的碧绿长弓身上。
  那眼神,就像是在欣赏自己梦寐之中的情人。
  琳缓缓后退,如木偶一般来到贾斯蒂奇身边,一只略微有点颤抖的左手,在一下轻微的探索之后,死死抓住贾斯蒂奇铠甲未能完全包裹的衣襟。
  贾斯蒂奇全身一震,不敢转身,全身肌肉瞬间隆起,随即慢慢消退。
  不远处的萨德,无声地叹出一口气。
  战斗开始到现在,严格意义上说来,孙放和丛林守护者,只是有了一次的正面交锋。而在孙放被直接击飞的时候,便陷入一个暂时性的僵持。
  或者说,是丛林守护者主动的停顿要更为恰当些。
  一边的沉默相望,而另一边,孙放依旧处于一种默默凝视的状态之中。
  寂静,几近令在场所有人都几乎窒息的寂静,诡异般在本来应该轰轰烈烈的战斗间悄然呈现。除了那依旧盘旋在半空,努力挥发着自己似乎无穷无尽的紫色光芒的神秘宝石,整个场面宛如被石化了一般。
  良久,孙放在很有做作意味的一番和碧绿长弓的交流之后,瞬间猛然抬头。
  萨德眼神一凌,这一瞬间,他分明从孙放抬起的视线里,看到一抹十分熟悉的光芒。
  那是?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感触,但萨德依旧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甚至感觉。但下一刻,他的思考,便因为场中的变化而瞬间终止。
  孙放再度动了。
  和先前的快速移动迥然不同,孙放擎着碧绿长弓,一步步朝着丛林守护者慢慢逼近。眼神平静,宛如面对着一个多年未见的知交好友。
  “他想做什么?”
  贾斯蒂奇无疑是场外最为紧张的一个,当然不止是缘自对孙放的牵心。琳出乎预料的到来,让他的神经就没有如此的紧张过,甚至在这短短的数十秒内,他怀疑自己有失去身体重心的征兆。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连被几人刻意疏远的萨德,都是用紧张而又疑惑的目光,看着一反常态,祭着弓却向着丛林守护者靠近的孙放。
  他是弓手,这无庸置疑。
  可是,他就这样白白地放弃了一个弓手赖以生存的首要因素――速度了么?
  他在想什么?
  孙放用行动给予了最好回答。
  缓慢踏出几步,孙放就开始提速。和丛林守护者的距离本就不远,这一提速,也就是在瞬间的功夫便逼近了依旧没有动作的丛林守护者。
  张弓,在堪堪临近三码的最小射击距离之间,孙放快速射出一箭。
  依旧是毫无变化的冰箭。
  丛林守护者非常人性化地摇摇头,连一点闪避的动作也未曾做出。
  毫无疑问,面对这样状态下的孙放,丛林守护者也似乎感觉到诧异。
  一箭射出,孙放依旧没有停歇自己的脚步,继续前冲,丛林守护者壮硕的身躯,在眼里也是越来越大,就像一堵坚固无比的城墙。
  孙放微笑。
  堪堪撞上丛林守护者身躯的时候,他的身体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身子后倾,以一个倒飞的姿势,在强大的惯性之下,面门几乎是擦着丛林守护者的肚皮一划而过。
  似乎并没有刻意保持重心,孙放就以这样的一个奇异的姿势从丛林守护者的身体之下、四肢旁边穿行而过,在后背快要接近地面的瞬间,一支箭矢,带着耀眼的白色光芒射向丛林守护者的肚皮,也就是腹部。
  导引箭。
  远处的萨德眼睛一亮,孙放虽然靠近着丛林守护者,但这一箭射出的时候碧绿长弓显然处于三码的最短有效攻击距离之外。而几乎所有人也都在瞬间有了一点明白,丛林守护者身上唯一不被铠甲遮掩的地方,就只有腹部了。
  导引之箭,同样可以自主地锁定目标,只是在锁定的基础上将命中率强行提升到百分之百而已。孙放的如此近距离的一箭,毫无意外地直接命中了预定的目标。
  依然没有伤害数值,但丛林守护者明显的吃痛反应,证明了孙放几乎完全是冒险行为的攻击,发挥了意想之中的功效。
  仰天一声无声的嘶吼,丛林守护者朝着还未起身的孙放,发起了一如既往的快速无比的冲锋。
  孙放脸上的微笑丝毫未减,也并没有急着从地上爬起,碧绿长弓半旋,以先前几乎一模一样的动作,在长矛临身的瞬间,以险之又险的角度,避开那一下迅疾如闪电的直刺。
  而就在丛林守护者宛如铁蹄一般的四脚即将踏上孙放身体的瞬间,孙放也只是一个侧翻,在避开践踏的同时,又是一记导引箭飞出。
  目标,依旧是斜上的丛林守护者一闪而过的腹部。
  两次几乎完美的攻击,让几人对孙放先前的异常有了一些明面上的理解。丛林守护者力量和速度固然超绝,但其壮硕体型背后,也难以掩盖没有状态类技能和身体反应跟不上变化的小缺点。就像现在,面对着孙放像是冲锋一般的攻击,在被避开之后高速移动下的惯性依旧无法避免。而这个时候,也正是将自己时刻置于危境之中的孙放,努力抓住的攻击的时候。
  至于距离问题,在丛林守护者的身高和孙放相对躺下的姿势之后,显然已经不再是近身之后的最大的问题。
  不过,纵然孙放的攻击力够高,但面对防御根本无从捉摸的丛林守护者,能够造成多少伤害还是一个根本的未知数。
  这也是孙放不愿考虑,但却无法回避的问题。
  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丛林守护者在接连遭遇到孙放的有效攻击之后,虽然依旧没有过多的声音和别样的动作,但其高涨的怒气值却是在场所有人也能切实感受到的。就算在表面承认了孙放这个隐隐有着战士精神的小小对手,但从一开始,丛林守护者就根本没有用出自己的绝对力量。
  现在,在连续两次很有侮辱性质的打击之下,丛林守护者在怒气之下,向孙放以及旁观的一众人,展现了它更为出彩的绝对力量,以及速度。
  依旧是宛如冲锋一般的直刺。
  可是就在孙放刚刚站直身体,正面对着丛林守护者的时候,那迎面而来的宛如排山倒海的气势让孙放有些俏皮地伸了伸舌头,随即明智地收起长弓,唤出副手剑盾。
  什么叫避无可避,这就是了。
  尽管已经努力将整个身体蜷缩至盾牌之后,但在弗一受力的刹那,孙放依旧是返起无奈的苦笑。随即,整个身体便像是真正的断了线的风筝,倒飞的同时,喉头再度狠狠的一甜。
  鲜血飞舞。
  琳的眼中,孙放倒飞的动作瞬间就像是放大和放慢了无数倍,带着那挥洒而出的鲜艳将舒展这个名词再一次完美的演绎。而那一声清脆地骨裂声,则像是直直刺进了琳的心里,勉强闭眼的同时,一种叫做欲哭无泪的感觉,慢慢腾上心头。
  贾斯蒂奇也几乎是同时闭上了眼睛,却又是缓缓放下了一直平举的双斧,那从右臂传来的紧抓感觉,虽然未曾接触到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皮肤,但一抹揪心的疼痛,依旧如同电流一般传入心底。
  寂静无声。
  孙放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现后,朝着数十米开外的地面慢慢飘下。而在一击之后,因为瞬间接触而有所减缓的丛林守护者,在一个短暂的停顿之后,手中长矛高举,再度朝着半空中的孙放冲锋而去!
  “不!”
  琳瞬间开口,并没有睁眼的同时,身子一软,顺着贾斯蒂奇粗壮的手臂缓缓跪下。
  贾斯蒂奇身体一震,在失去琳抓握的瞬间,再次高举手里的两把单手斧,以一个宛若狂暴一般的冲锋,朝着距离还显得太远的丛林守护者冲去。
  萨德摇摇头,却是有条不紊地亮出自己的武器,以及那一面有着淡淡暗金色彩的盾牌。
  事实上,就算贾斯蒂奇的速度再快上整整一倍,面对丛林守护者那迅若闪电的冲锋,也只是不甘的徒劳而已。
  半空中的孙放,当然没有忽视逼杀而来的丛林守护者,不过毫无借力之处,他也只能以还算能够调动一些力气的右手,擎起完全折断的左手的盾牌,护住上身要害。这一刹那,那把蓝色长剑,也是瞬间收进包裹。
  碰撞声,再一次在这个没有一点景观、苍凉荒芜的黑暗空间沉闷响起。
  伴随着的那一声清脆悦耳的骨头碎裂声,让依旧亡命前冲的贾斯蒂奇脚步一顿,高高扬起的两把单手斧头,也是停滞在半空。
  萨德看了早已软倒在地的琳,迈着不快但坚定的步伐一步步走向依旧对孙放穷追不舍,似乎想要在他落地之前置于死地的丛林守护者。
  “吼!――”
  迈出几步,萨德的一声低沉吼叫成功吸引住所有丛林守护者的视线。而在那边,身体几乎已经变形的孙放,恰好重重砸在地上,扬起一刹那的些许烟尘。
  萨德的速度不快,却似乎也就在一瞬间超过停顿在原地的贾斯蒂奇。因那声大吼而转身的丛林守护者,也缓缓将长矛回环,斜斜指向了萨德。
  贾斯蒂奇呆了一呆,却是朝着自己先前所待的方向看了看。正好,看到自己同伴,站在琳身边手足无措的样子。这时候的琳,已经十分单纯地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已经找不到一点战职者味道的女人。
  贾斯蒂奇叹一口气,收起武器带着一些不甘的心情走了过去。孙放的交代还犹如响在耳边,怎么着,自己也得完成那一个没有回应的承诺。
  也就在这时,一声吐血的声响再次吸引得他慢慢转身。
  孙放站了起来,虽然有着一些明显的摇晃。
  不得不说,在真正感受到丛林守护者的绝对力量之后,孙放心底的那早已具有规模的信心也是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和压制。选择站起来,也根本就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纵然生命值全满,现在的他也有着随时将要昏厥的感觉。
  “噗――”
  刚一张嘴,孙放不可抑制地再度吐出一口鲜血。不过这一动作之后,虽然两只手都是撕心的痛楚和不受一点支配,但心里却是好受了许多。
  他需要清醒着。
  贾斯蒂奇和萨德的反应,都是看在孙放眼里。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那种所谓的两肋插刀的朋友存在,如果再除开所谓的战士精神的支配,还有例外的话,那就是傻子了。
  贾斯蒂奇和萨德,应该属于这个范畴。
  孙放自认自己没有那个人格魅力,会让两人在如此时刻有挺身而出的行为。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这有着截然不同性格的两人,都是绝对的傻子。
  孙放喜欢这种傻子。
  心里清楚了一些,孙放却是不敢再做移动。全身的骨头,仿佛被硬生生拉扯着一般,似乎就待他有所动作,就会轰然四散。
  不过,他单单吐血的声响或者说动作,根本就不能阻止或者说吸引萨德朝着丛林守护者靠近。
  孙放皱了皱眉头,随即试探着闭上眼睛,默念着那个依旧缓缓盘旋在远处半空的神秘宝石。
  他没有忘记,这个小家伙在这些丛林守护者心中的地位。
  万幸的是,那个本来并不能和孙放有所联系的小家伙,就在孙放集中精神力,以万分迫切的心情在心底呼唤之下,竟然是有了一点的反应。保持着旋转并挥发紫色光芒的同时,就那样在空中轻轻的一颤。
  再一颤。
  伴随着孙放几乎是用声嘶力竭的无声大吼,小家伙终于像是感受到了那种呼唤,一摇一晃的同时,朝着原本已经拉开相当远距离之外的孙放慢慢飘来。
  “铿!”
  整齐划一的铁蹄声,从那四名一直作壁上观的丛林守护者脚下响起,而这相比孙放吐血更为大声的声音,也成功吸引住堪堪和萨德动手的丛林守护者。
  孙放微笑着睁开眼睛,以自己所余的全部力量,朝着缓慢飘来的小家伙猛然大吼:“收!”
  伴随着这个完全超出负荷的宛如风暴一般席卷整个场面的声音,神秘宝石猛然一个加速,浑身爆出一阵强烈紫光的同时,迅疾无比地钻进孙放不知道什么时候握在手里的空间项链中。而与此同时,孙放的身躯终于在那一抹还未完全消散的紫色光芒中,缓缓倒地。
  眼神彻底涣散之前,孙放将手里的空间项链收进了包裹。
  迷糊之中,孙放正努力适应这几乎已经万年没有感受过的强烈阳光,一个带着焦急的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醒了,醒了。你们看,他的眼睛动了。”
  四周一阵嘈杂,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逐渐围拢,但是也只是片刻,一个有些沉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低低响起:“姑娘,你节哀吧!”
  姑娘,她是谁?
  孙放心里纳闷,为什么除了这个低声抽泣的声音,其余的他都没有一点的印象?
  还有,这个声音,明显不是属于琳的。
  可惜,此时的他,根本就不能够控制自己的眼皮,纵然能感觉到外面的光影闪动,也只能徒劳地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旁观者。
  对了!节哀!
  记忆之中,暗黑的世界,应该没有这个说法吧?
  对生和死的淡然或者说麻木,暗黑世界里已经基本没了为逝去的人而悲伤的事实存在。纵然有,那也只是隐藏在心底。而像来巴克离开之后的身归于地底,拿孙放的话来说,就完全是一种非常奢侈的幸福。
  节哀?有那个工夫,还不如好好思考怎么能够再活得好一点。
  这是地球么?自己在一次战斗之后成功回到了地球?
  或者说,自己在暗黑世界里又经历了一场死亡,灵魂回到了地球?
  可这根本无法忽视的几乎像肢解一般的痛楚,又将作何解释?
  孙放有着些迷茫,甚至忘记在记忆里寻找这个有些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到底属于何人所有。
  下一刻,一声响亮的汽车鸣笛声,彻底告诉了孙放,这里就是地球。或者说,至少已经不在暗黑的世界了。
  “救护车来了,大家让让啊!”
  那个带着哭腔的声音继续响起,再次让孙放思索着这几乎无法想象的事情。
  “没用的,姑娘。”那个让孙放有些讨厌的男人声音再度响起:“你的朋友,已经完全没有了心跳和脉搏。而且,他的瞳孔已经完全扩散,脊椎也断成了几段……”
  孙放真想破口大骂,你tm是哪里来的二货?哥这不是好好的么?……除了,不能说话而已……
  “我是西南**大附属医院的在职医生,以一个医者的名义告诉你这个有些残酷的事实。”
  声音立即回答了孙放,并且有着绝对的神殿专有的那种神棍感觉:“咱们需要坚强。”
  “我坚强你妹子!”
  孙放在心里大声开骂,这个家伙,一定在现实中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比小人更加可恨百倍的家伙。
  可惜,孙放的强烈的谴责,也只能是徒劳无功。而伴随着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孙放感觉自己好象已经碎成几段的身体,被人轻轻抬起,放在一处感觉舒适的柔软的物事上。
  这应该是担架了。
  尽管还有着朦胧,但孙放依旧可以猜测到一些事实。现在,基本从无尽的痛苦中有些挣扎出来的他,也大致能够想到现在的这一幕,应该就是自己在地球的最后一点记忆,遭遇到车祸的那一天的事情了。
  而那个异常熟悉的声音,也在孙放脑海慢慢汇聚成一个婉约的身影。
  许新。
  一个可以让孙放忘却所有苦痛,感觉到无比安宁的名字,和那个还有这模糊的身影慢慢重合。是了,就是许新了。
  或者,应该叫小妹更为恰当些。
  在地球的时候,孙放对于感情方面的表现,可以说比在暗黑世界里还要不堪。这位悲戚的有着十分好听声音的许新,便是最为突出的一个表现。
  和孙放认识七年,许新只是换来一个牵强的小妹的称呼。可悲的是,在孙放带着些许羞涩第一次叫出这个称呼的时候,许新还得微笑着给予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