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五十八章 药瓶

第五十八章 药瓶


  拿出,只是有着和这里大多人一样的不愿再继续承受煎熬的想法作祟而已。
  尽管孙放一直认为,神秘宝石不会是这个空间异常点的所谓钥匙。至少,不会和这个精灵族规则双重任务的核心存在之一。
  这个世界确实有着太多的巧合和所谓的命运安排,可那也应该有个明显的限制而已。而自以为对神秘宝石有所了解的孙放,丝毫不怀疑自己对于这个神秘小家伙所做的诠释。
  可是正如他刚才的话一样,他们,都错了。
  包括孙放。
  神秘宝石在爆发出强烈光芒以后,竟然没有如孙放预料一般回复平静甚至自动回到孙放身边,而是以一个非常悲壮又显得正常万分的架势直直冲向空间异常点。这可大大出乎了孙放的思考,也让他一直抱着看好戏的心思在这一刹那有了些许的动摇。
  不过,他也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异常模样,依旧面带着笑容,牵着琳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
  这一次,神秘宝石没有再继续折磨在场人的神经,那携带着耀眼紫光,甚至已经无法看清本体的一抹深紫,在接触到孙放也曾经实在试探过的空间异常点后,虽然没有任何的声音,却也似乎就此引爆了天地。
  没错,是引爆。
  就算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类的空间异常点再怎么稳定,一些波动甚至是超乎人想象的异变也本该在情理之中。可这样的一下,却是让许多人包括一脸讶然的爱丽丝都没有想到。
  爆炸,没有声响的爆炸。
  孙放的反应应该是最快的,在那一团夹杂着紫色,但大多是泛着洁白的甚至有些神圣意味的光团经过神秘宝石碰撞后形成的瞬间,他已经将琳一把拥入怀里,然后以一个很久都未再尝试的很不雅观的动作,将琳朝着身下狠狠扑倒。
  这一刻,孙放无可抑制地联想到以前在地球时候,看到的无数电影中的爆破场面。
  无声无息,白色光团就那样在爆发出几乎比孙放记忆中的太阳更加刺眼的白光后,瞬间炸开。
  这一刻,却再没了任何人去关心原本那块绝对处于核心,或是主角地位的神秘宝石。
  “……任务变更,神秘宝石由于……”
  在彻底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像是梵钟一样在孙放脑海里响起。
  是规则。
  如果要问孙放在来到暗黑世界后对什么感受最多,又对什么怨念最深,他一定会无比认真的告诉你,是昏迷。
  不管是在最初的流浪岁月中因为饥饿而昏迷,还是在遇见狮人也就是丛林守护者的后裔被强行灌输一些精灵族的所谓语言,依旧后来那位神秘的圣弓前辈的所谓疏导,再有因为由眼无故变化,来到死亡之地里的因战斗而昏迷,就没有一次是孙放希望的或者是能够接受的。而这一次,倒是隐隐有了些弥补遗憾的意味。
  因为孙放记得很清楚,昏迷之前,自己是紧紧抱着琳的。
  至于那最后的隐约的规则的提示声,就自动让它见鬼去吧!
  醒来的时候,怀里传来的实实在在的感觉,让孙放缓缓出了一口气,甚至没有仔细去感觉自己在醒来后身体或者属性是否有了异常。
  琳还没有清醒。
  也根本没有观察自己周围环境的兴致,孙放很自然地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放到了紧闭着双眼的琳身上。此刻的琳全身冰冷,尽管孙放知道这是琳非常自然的平常也早已熟悉的现象,但依旧无法让自己镇静乃至放心下来。
  自己不是已经几乎是尽最大努力将她护在身下了么?为什么看表面比自己的情况还要差?
  基本感觉不到怀里琳的心跳以及呼吸,让孙放有些呆楞的同时没了该有的主意。这一次的狗*娘*养*的任务,还真没出自己所料,几乎是所有的人,都tmd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俯下脸,孙放慢慢靠近怀里像是熟睡一般的琳,希望能够感觉到或许是因为一些冲击受伤而应该变得细微的琳的呼吸。却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将孙放猛然惊醒。
  “放开她。”
  应该说,在醒来之后,孙放几乎是将除了琳以外的所有因素,都狠狠地抛到了脑外,甚至是他自己。可这声不大也像是不带着明显感情色彩的声音,却依然十分准确地将他从某种恍惚的状态中生生拉了出来。
  孙放发誓,这一定是自己从未听过的语言,但是,他却能大致听懂。
  精灵语。
  孙放抬头,在想要起身的瞬间才发觉双腿早已不听自己使唤。不过他也没有做过多的挣扎,一双本来还有着一些沉静意味的眸子,也在抬头的过程中逐渐转变为冰冷,比起以前的琳更加严重的那种冰冷。
  这是一个身材瘦小的身影,而从那一对尖尖竖起,尤其显眼的耳朵上,孙放知道了这是一个精灵。
  尽管只见过一个所谓的精灵王子,但孙放依旧在瞬间分辨出这是一个精灵,还是最为纯种的那种精灵。
  见到孙放抬头,精灵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双美丽的让孙放根本分不清性别的精致脸蛋上,那堪比孙放此刻同样的冰冷,也有了一些缓和的趋势。
  可惜,孙放的脸色并不怎么好。
  确切的说,在现在的时刻,就算孙放几乎是无法动弹,但他也敢于朝着任何胆敢阻止他查探琳目前情况的存在出手,就算,只是不甘地待到有机会,狠狠地咬上几口。
  发现了精灵以后,孙放的眸子里也自然出现了刚刚清醒之时自动忽略的环境。这是一片像是荒原的地方,只是有着一些孙放不太适应的光亮。绝对不会是出自于太阳的那种光亮。
  对视三秒,孙放毫无表情的再度低头,将自己的左耳,朝着琳的鼻子探去。
  “我叫你放开她。”
  精灵再度出声,似乎并没有因为孙放不打招呼甚至还具有无穷寒意的视线而生气,倒是继续探察琳的动作,直接导致了它的再度发声。
  “滚。”
  孙放艰难张开有着几分干竭感觉的嘴唇,轻轻地吐出一个字。当然,出于下意识的感觉,他用上了半生不熟的精灵语。
  “呼!――”
  并没有等来精灵诸如暴怒的回应,孙放依旧慢慢靠近琳脸蛋的时候听见一声熟悉的声响。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有所反应,依旧自顾着探察着琳。
  那,是弓弦在空气中挥动的声音。
  幸好,在集中精神之后,孙放终于是感觉到琳的一点若有若无的呼吸。尽管,显得那么的微小。
  也就在这时,一声弓弦的清脆振动声,再次传入孙放耳中。
  孙放这才抬头,刚好看见一抹淡绿色光影,朝着自己飞来。
  “噗!――”
  孙放下意识低头,只看见半截藤条一般的并不太规整的箭矢,在自己胸前兀自颤抖。
  孙放再抬头,脸上的冰冷却转化为一抹微笑。
  “这就是精灵族的箭术,能再烂一点么?”
  这是孙放在得知琳大致无恙后,才有心情,也是第一次正式向精灵开口。
  虽然没有避开孙放平淡的目光,但精灵的面上依旧是微微一红,握在左手的同样应该是由不知名藤条磨制的简陋短弓,也不由地微微垂下,并有朝着身后移动的征兆。
  只是,这个孙放分不清性别,更看不透年龄的精灵,只是紧紧咬住清纯的嘴唇,并没有如孙放想象的那般开口或是继续攻击。
  其实,若不是孙放一直处于一种有些恍惚的状态,他完全可以从精灵的两声喝叫声中,轻易分辨出这个胸口明显隆起,声音也显得秩嫩的精灵,应该是个年龄不大,而且是一位美丽的女性小精灵。
  淡淡的讽刺之后,孙放不再理会这个在自己出声之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精灵,而是再度低头看向了琳。也许是发现胸前的箭矢实在碍事,皱了皱眉的时候,将一直紧拥在怀的琳稍稍偏转,错开角度之后腾出一只右手,握住箭矢有着些须分岔的尾部,使劲一拔。
  “噗!”
  几乎和先前箭矢没入他胸口的同样的声音响起,一支半截青绿,半截却是刺眼的红艳的箭矢被孙放直接连根拔出,然后看也不看,随手丢在一边。
  精灵一直咬着嘴唇注视着孙放的动作,那伴随着箭矢拔出瞬间喷发的一股鲜血也自然地看在眼里。只是孙放一直低着头,才没有发现精灵眸子里那一闪而过的,带着几许不忍又有几分惶恐的光彩。
  根本没有包扎,孙放在解决了碍事的家伙后便又将琳死死搂在怀里。然后用自己粗糙的大手缓缓抚过琳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蛋。
  “你……”
  精灵再度开口,不过这一次,明显带着些怯怯的意味。
  “叫你滚,没听清么?”
  孙放依旧没有抬头,操着有些拗口的精灵语轻声回应,那架势,真像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精灵再度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却因为用力过度,嘴角泛起一抹同样鲜红的血丝。
  孙放继续搂着琳,以还能够勉强运转的脑袋思考怎么让琳能醒转过来。其实他自身的状况并不怎么好,光是那种全身无力,而且双腿根本不像是麻木的毫无知觉的现实,就已经足够显露出情形的糟糕。
  而在下一刻,也就是他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将要付诸于行动的时候,才粗略了解了一些实在的基本。
  打不开包裹了。
  作为一个战职者,物品栏几乎是和属性栏以及技能栏同样重要的存在。而若是连这些最为基本的东西都失去,毫不夸张的说,战职者完全有可能在野外被生生饿死。
  孙放并没有多少慌张的情绪,只是又静静试探了一下属性以及技能栏。
  依旧没什么反应。仿佛来到了这里,规则已经将他完全抛弃了一般。
  孙放苦笑一声,然后慢慢抬头:“这是哪里?”
  尽管知道眼前的家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精灵,但孙放依旧没能将这里与真正的任务之地联系在一起。或者在神秘宝石生效,成功引动空间异常点的瞬间,他已经将以前的东西全部抛到了脑外。余下的,也似乎只有怀里的琳而已。甚至在一些下意识里,他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这是我的家。”精灵顿了半晌,才冷漠着回答:“精灵族的家。”
  孙放了然,一双眸子也因为精灵的声音有了一些焦点:“能救她么?”
  似乎并不能适应孙放如此跳跃般的语言,精灵愣是在短暂的一点迷茫中才有些反应过来。当然,他的蹩脚的精灵语,也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你放开她,我就救她。”
  孙放也是一愣,他倒是能够清楚地听懂精灵的话语,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精灵在一见面就要自己放开琳。而以孙放察言观色的造诣,若不是眼前这个精灵伪装已经具备大师水准的话,根本就看不出一点它除了一些关切外的对于琳的神情。
  不过孙放依旧摇头,在这样的时候如果放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次抱着琳。
  “你这……人类怎么回事呢?她已经很虚弱了。再说,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孙放依旧固执的摇头,想了想才说道:“这里,应该不止你一个人吧?能不能多叫几个来?”
  除开拗口的因素,他实在不想提起精灵这个让他有着无数种滋味的字眼,就算他一直无奈的使用着所谓的精灵族语言。
  谁知道,听见孙放的建议,精灵才“啊”的一声,似乎猛然记起了什么,像个孩子一般拔腿就跑。而就在孙放无奈苦笑的似乎,风风火火地又从不远处返回,丢给孙放一个独具精灵特色的一个应该是不知名树叶折叠而成,有着巧妙的契合的纹路并有效保持其中液体并不流失的绿色小瓶子。支吾两声,才红着一张漂亮的脸蛋道:“你先给她用,这是我们疗伤的药水。”
  然后,精灵也并未等待孙放的答复,像刚才那样转身就跑。虽然这里并没有与之相配的森林,但那速度一点也不亚于孙放记忆中的低阶敏捷型战职者。
  接住绿色小叶凭,看着里面那同样碧绿的淡淡液体,孙放的眼前一阵恍惚。
  就在刚才,他记起了包裹里的瞬间回复活力药剂,记忆之中,这种完全凌驾于普通神药之上的药剂,完全属于实实在在的疗伤圣品。只要战职者还有着一点生命值的存在,都可以将其从死亡的边缘硬生生拉转过来,除非他受到的伤害是那种普通解毒药剂也无法根除的强烈毒素伤害。(解释一下这里和游戏稍稍不同的地方。游戏里,任何毒素伤害都要不了角色的命,生命值被削弱到1点的时候便不再降低,虽然毒素还会持续作用并快速消耗角色补充的药剂值。但这里虚构的是接近现实,毒素理所当然地能够完全将一个战职者削弱至死。同时,游戏里百试百灵的解毒药剂也作了相应的削弱,比如恶魔头子之一的安达利尔女王的成名技毒素,解毒药剂便只能起到削弱和延缓的作用。)
  只是,孙放却失望了。
  自己的所有与战职者相关的东西,在不明不白来到这里后已经基本全部失去。也就是说,现在的他也只是暗黑世界里普通人类一样的存在,这一点其实并不能让他有多少泄气的感觉,可不能在第一时间挽救琳,却是从心底给了他最为沉重的一击。
  所以精灵的那有些蹩脚的一箭,才让他直接讽刺出声。其实在那个时候,他何尝不是在深深地讽刺自己?
  狗屁的战职者,狗屁的规则。
  纵然完成了任务,又怎么样?纵然找到了所谓的世界之树,又能怎么样?纵然这个世界在所谓的战职者努力之下,重新恢复原本的面貌,又能怎么样?
  其实什么都是徒劳。
  经历或许是所有人都感觉的一种人生的巨大财富,或者说相当于对于不对之间最为平衡的桥梁。可若是真正的有所经历,真正的经历丰富,纵然你继续年轻,继续的充满斗志,那种叫做厌倦,叫做心灰意冷的东西,依然会将你紧紧缠绕,甚至无法动弹。
  或者说,根本不愿意动弹。
  回顾孙放在暗黑世界经历的十数个岁月,也只有在挣扎于生死之间的时候,他才没能好好感受或者自然忽略了一些随处可见的厌倦。不知道谁说过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无奈的旅行,孙放嗤笑的同时,在很多时候却又相对无语。
  无所谓哲理,也无所谓狗屁的沉淀,能说出这样的话的家伙,应该是和他一样,都是被狗*娘*养的生活或者现实摆布得不成人形的家伙。
  人类无愧于智慧生物这个金字塔的顶峰存在,其智慧的细腻程度完全可以因为一件小事或者一个并不陌生的场景而发生无法估量角度的巨大转变。而往往这个时候,可爱的人类还能堂而皇之地以“感情”之类的借口而很好的搪塞过去。
  就像现在的孙放。
  先不论精灵丢下的这凭所谓疗伤药水到底有没有相应的作用,也不必去费神思考那个有些慌里慌乱的精灵到底存在着好心或者坏心。至少在孙放这里,他就有不下于一万个理由不使用这个平平无奇的药瓶。原因,就是那狗屁万分,臭味十足的所谓感情。
  对琳的感情。
  不管是出于亡羊补牢还是对以往自己因木纳而错失太多而做出的改变,孙放都决定在自己说出“你嫂子”的那一刻起,将全部的重心都朝着身边一直不离不弃的琳完全偏移。而在这相对迷茫,也不愿意联系到任务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这种心思被放大了最大化。
  所以他几乎没有做过多的思考,便轻易否定了这瓶药水可能存在的价值,而只是轻轻握在手里。不丢弃,也只是希望那个精灵能够带来更多的精灵,从而对琳能够实施真正的治疗。
  至于到时候是否又愿意将琳交给后来的精灵治疗,他却根本没有思考。
  其实在等待的时候,孙放也曾试图检查这所谓的药瓶。握在手里,那冰凉的感觉着实能让他感到些许的心安。而依照他的见识,这个普通的瓶子也确实是某种树叶制作而成,不硬不软,微微用力之下,也能轻易将之捏握变形。不过意料之中又感觉好奇的是,这个小药瓶的材质似乎够好,回复原形的能力也丝毫不差。
  孙放持续着把玩手中的药瓶,只是不愿意时刻想着怀里的琳而已。其实自醒来后到现在,他的精神都未能有较好的集中,很多在略微思考下便能有个大概认识的事情,也似乎在一些莫名的理由下拒绝思考。
  他是真的厌倦了,所以在一阵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他依然没能将心绪好好调整过来。
  到来的,当然是那个小精灵在孙放无意提醒下才恍然之后搬来的救兵。
  不下于十名精灵。
  至于为什么不知道具体的数量,实在由于此时的孙放,已经根本提不起一点抬头的意思。
  醒来之后,孙放就保持着一个双腿基本伸直的坐姿,又在发现自己不能够相应动弹之后,遂也没有再做任何改变。怀里的琳,倒是有着一个看起来还算舒展的姿势,只是被孙放狠狠搂抱之下,也似乎显得并不那么协调,腰部以上,几乎和他的身体就没了一丝的间隙。
  而现在,也不知是出于疲惫,还是精神上受到的一种宛如催眠的压制,他已经不能够再作过多的有效的思考。只是垂着头,抱着琳的同时还紧紧抓住精灵丢给他的那个绿色药瓶。
  其实在孙放下意识的感觉里,这些脚步声应该距离那个单独的精灵离开后并不久。但是也就是他越把玩手里的药瓶,精神越是不好,尤其是那一种时刻想要睡觉的感觉,差一点就能让他本来重若千钧的眼皮完全合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