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五十九章 固执

第五十九章 固执


  若不是怀里的琳,他已经舒舒服服地躺下了。
  “人类?”
  一声异常温和的声音响起,孙放清晰地听见了,却无法做出回应的动作,连先前还能顺利说话的嘴唇,也像是被胶水粘住了一般,喉头稍稍滚动之间,硬是没有挤出自己想要表达的话语。
  “他的情况,很不好。”
  另一个声音道:“艾尔斯,你不是说他会我们的语言么?”
  “是啊,他还和我说话来着。”一个有些怯怯的熟悉声音响起,同时又渐渐低了下去:“他不放开那位姐姐,我才射了他一箭,可给了他一瓶药水呢……”
  “哦?……”
  声音再起,听在孙放眼里却是越来越模糊,在强自想继续咬自己舌尖的时候,却似乎连这样一个微小的动作也无法完成,下意识里,孙放只能再次将双手紧了紧。
  一直握在手里的药瓶,慢慢随着琳身体的曲线滚下,然后掉在地上。
  其实从心里说,孙放万分讨厌和反感这种毫无把握,完全交给命运和幸运裁决的昏迷行为。而在成功觉醒成为战职者并能够自主修炼的时候,他便十分自然地将昏迷当成一种懦弱的行为,无比胆小和逃避现实的行为。
  所幸,还能够醒来。
  在发现自己怀里并没了琳的时候,孙放也只是微微怔了一怔便回复平静。他有自知之明,昏迷前的意识也没有完全泯灭,现在自己唯一能够做的,便是从来也不相信,从来也没有做过的祈祷。
  为琳祈祷。
  置身之处,是一个四面皆是木头材质的圆形的类似房间的地方。之所以认为这是房间,当然是因为那一扇宛如房门的同样是木质的存在。
  没有床,一些完全像是杂草均匀铺就,但却感觉不到戳刺的靠近木壁的一端,就是他现在躺着地方。无所谓舒服,但是能够感觉到暖意。
  孙放就这样睁着眼,在粗略打量了一下环境之后,便直直望着头顶上同样像是一整块木头制作而成的所谓天花板,怔怔发呆。
  没有思考,或者,他根本不愿意思考。
  从心底来说,失去战职者的所有能力并不能让他感觉失落或者绝望,倒是从某些方面还有着一些解脱的意味。人生如水,岁月如风,尽管都能够清晰感觉到存在,但这所有的一切,都不管你是否愿意在无声的进行,无声地流失。
  其实若是孙放现在有那个心情,他自然能够发现这个简陋的居所,随处都可见精灵一族天然的痕迹。不管是房屋的造型,还是这些木料的材质都处处显露着精灵族的一些习俗和风格,可惜就算孙放知道这样的虽然不大但完全可以称为房间的空间完全是由一些枯死的树木里造就,也不会有过多的惊异。甚至,可能连一些以前常有的好奇心也欠奉。
  他只想这样安静的躺着,就算双腿在醒来之后发现已经能够自主控制。
  木门发出一些轻微的声响,带进来一些稍稍强上几分的光亮。
  孙放依旧仰天平躺,连眼珠也没有转动一下。
  “……你,好些了么?”
  依旧是那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带着怯怯的完全异常于当初朝着孙放开弓的那种冷静的声音轻声问道。看得出来,本来是想礼貌地给孙放一个称呼,可惜也只能是一点点的嗫嚅。
  孙放稍稍转头,将眼睛对准了木门的方向,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的一双虽然黑亮的眸子里,却没有哪怕一丝带着感觉的光彩。
  轻轻掩上门,小精灵在空间一暗之间,已经是到了孙放眼前,低下头,仔细看了看孙放的面色,才似乎放心地稍稍出了口气。
  “要出去走走么?”
  孙放摇头,木然地摇头。
  小精灵撇撇嘴,好象感觉到了些微的无趣,不过也就是瞬间的工夫,她又打起精神问道:“吃过饭了么?我知道,你们人类将吃东西都叫做吃饭的?”
  孙放再度摇头,没有厌烦,但也没有一丝的兴趣所言。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状态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肚子不饿,倒也是能够清楚感觉的事实。
  虽然得到了回答,但小精灵明显感觉并不满意,一张精致得可以和工艺品相媲美的小脸上,也隐隐浮现一抹怒气。只是再看向孙放的时候,那怒气也自然间消散。
  有一些沉寂。
  小精灵似乎陷入了某种思考,想要用一些有效的手段来好好挖掘这个看起来潦倒无比,可自己自出生之后就没有见过的男人,准确的说,是个能懂得精灵语,却好象没有什么精神的男性人类。
  “这是精灵族里?”
  却没想,孙放倒是在她没提防的时候,轻轻开了口。
  “是啊!”
  小精灵有着一些雀跃,但在看到那双依旧无神,却能隐隐看出些叫做冷漠的东西后便感觉到继续的索然无味。
  人类真奇怪,还很讨厌。
  这是小精灵最真实的想法,要不是自己在族里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没了一个玩伴,以她的骄傲,怎么会自讨没趣地来找这么一个家伙?
  像个木头人一般的家伙。小精灵继续在心里嘀咕。
  “你叫什么?”
  孙放继续问,其实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行为,要是问他心里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念想,他在一时半刻之间,还真不能回答出来。
  “不告诉你。”
  小精灵自然有着属于她的那一份骄傲,回答的同时,还挺了挺并不怎么突出的胸膛。
  “你们还有多少人?”
  孙放根本没有一点的在乎,依旧仿似机械一般的问道,哪怕根本得不到小精灵的答案。
  而事实上,小精灵确实没有给出答案,因为孙放在问出问题的时候,视线里根本就没有小精灵的存在。
  这是极不礼貌的行为,小精灵在心里对自己道:长老们说了,和别人说话,就应该专注地看着对方。
  虽然直到现在,小精灵依然没有明白专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你会用弓?”
  孙放的问题,有着一个几乎是精准计算过时间的间隔,声音平淡,但吐字却是异常清晰,至少在小精灵看来,这个并不讨喜的人类家伙,说得还蛮顺畅的。显然,她是相对于孙放在野外和她遭遇时候的情景来说。
  “你会用弓?”
  没有得到答复,孙放再度问了一次,同时将头偏了偏,对着已经将小嘴撅起老高的小精灵。
  小精灵可没忘记,孙放在一开始的那句极度刻薄的话语。精灵一族,尽管有着与世无争的几乎是天生便注定的特性,但并不是说他们就会在自己的一些领域甘于人后。而众所周知的是,精灵族的箭法,可要比他们同样引以为豪的魔法还要高明得多。
  那是骨子里的一种骄傲。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孙放像是自言自语的问话在关于弓箭这点做了停留,纵然两次都没有得到小精灵的回答,他依然是无甚表情地问出第三次。
  “你会用弓?”
  小精灵想要抓狂了,确切地说,在知道自己给族群丢脸以后,她已经没有一点的脸面再和任何人提起弓,就连一直视为生命的存在一般的简易短弓都没有再继续带在身边。小精灵活了接近80年,在族群里绝对还是属于儿童的幼稚存在,可这一点,并不能妨碍她对于老祖宗的一些东西的领悟。
  可眼前的这个人类男人,着实太过可恶了。
  “你会用?”
  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小精灵在即将濒临暴走边缘的时候才勉强克制住,几乎是咬着牙齿,挤出几个字。
  孙放摇头。
  小精灵立刻无语,甚至在一瞬间升起想要发笑的念头。这算什么?一个根本不会用弓的人,还有资格嘲笑别人的箭术,甚至是精灵一族的箭术?
  “你脑子没坏吧?”
  口无遮拦,是小孩子的天性,纵然是一直以为自己早已长大的小精灵,也难免将这个心底的问题脱口而出,而在出口之后,并没有感觉丝毫不妥的意思。
  只是,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孙放却似乎陷入了某种思考,在小精灵期待了整整一分钟后,才偏过头回答,而那双眸子里,也似乎有了一些莫名的光彩。
  “我不知道。”
  小精灵愕然,随即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个人类家伙,脑子确实坏了。
  不过小精灵也并没有因此而失去原有的兴趣,老实说还因为孙放的回答,那种兴趣还生生提高不少。她见过族群里据说是受到女神惩罚而疯去的一些被称为堕落的精灵,更清晰见到他们因为神经错乱而导致的各种不可理喻的荒唐行为,好奇当然必不可少,可是因为隐隐的惧怕,她才只能在远远观看,并不敢靠近或者做一些想要减缓心底疑惑的事情。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类家伙,显然不同。
  很疼自己的十二长老说过,只有被神抛弃的存在,才会出现失心疯的现象。而这样的不管是精灵还是外面世界的人类及其他生物,都是肮脏的,可恶的,甚至是邪恶的。远离他们,甚至可能情况下消灭他们,才是一个真正精灵在女神的光辉下应当做到的事。
  所以小精灵此刻的心里除了一份好奇,还有着隐隐的担心,没由来的担心。也不知道是这个家伙在硬生生受了自己一箭却只是淡淡地嘲讽一句便沉默不语,还是因为他是一个只有在传说中才听过的人类,还有些可爱的人类的缘故。总之在小精灵心里,还是希望这个家伙并没有疯,那么,他也就不存在被神抛弃的说法了。
  “你,真是被神抛弃了的么?”
  小精灵有着一些小心,话出口之后,小心肝还有些稳不下来。
  “神?”
  确切地说,现在的孙放还真的不能将自己似乎散乱的精神有效地集中起来。不过很显然这并不影响他出于本能的交谈,而在听到这个神之后,他似乎也联想到了什么,嘴角牵起一些微笑。
  很和煦的微笑。
  小精灵在心里念叨,甚至在一瞬间有了微微的失神。虽然她依旧不明白,十二长老身上就随时存在的这个“和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是猜想之中,应该是一种很美好的解释。
  就像十二长老一样。
  “是啊,神。我们所有种族的母亲。”小精灵抬头,开口,眼里有着固执的光彩:“还有父亲。”
  或许是小精灵一本正经甚至称得上虔诚的模样,让孙放的心情加上专注度都有了一个不小的提升。也是第一次将有了一些焦点的目光放到小精灵之上,微笑丝毫不变,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小家伙。”
  看到孙放的反应,听到孙放前面的问话之后,小精灵的神色显然有了几分喜悦的色彩,只是孙放紧接的小家伙,将她嘴角勾起的同时,原本已经到口的回答也生生压下。
  “你先说,小家伙。”
  孙放哑然,看来自己还是蛮有眼光的,一句话便直直刺中了小精灵的弱点。也是所有还没长大的小孩子的弱点。
  “我叫孙放。”
  孙放一本正经地回答,然后抬头看着小精灵。
  实事求是的说,眼前的小精灵除了她秩嫩的声音和一些有迹可寻的表情,从外表看来和成年人类并没有显著的区别。当然,那一份完全可以称为国色或者天香的姿色,却是大多人类拍马也赶不上的。
  这是一种极其自然的美。
  兴许是孙放的态度够好,小精灵在歪着脑袋审视半天之后,才像没有找到孙放表情的破绽后有些无奈地开口:“我说了,你不准笑。”
  孙放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我不笑,我保证。”
  一个名字有什么可笑的?只是孙放在看到小精灵的郑重其事后,也感觉稍稍有了一点意思。自己虽然经历了接近两个童年,可还真没有多少与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和体会。也许,将自己放到同样的位置,或者同样的态度,应该有着一定的效果。
  “我叫艾尔斯,他们都说这个名字很土。”
  孙放一愣,看着情绪明显有些低落的艾尔斯,轻声道:“我没感觉啊,至少比我的名字强多了。”
  艾尔斯定定看着孙放的眼睛,以及脸上那似乎自然无比的微笑:“真的么?”
  “我骗你做什么?”
  孙放直起身子,撇撇嘴道。其实这样的动作完全属于下意识的行为。就算找到了一点感兴趣的事情,他依旧想塌塌实实地躺着,好好再感受那种没有一点空虚的感觉。
  艾尔斯有些疑惑,半晌问出一句:“哪里好呢?”
  孙放一怔,随即自然地发出苦笑。本来他对这个名字还真没什么感觉,记忆里在暗黑世界上用这个名字的人类应该有很多。毕竟这还算是一个地球西方式的世界,只看名,很少看姓的。
  所以他的名字,才算是真正的另类。
  可是艾尔斯这个名字哪里好,一时半刻他还真不能以自己并不怎么油滑的口才表现出来。而看到艾尔斯明显的一副你骗我的样子,他也只能赶鸭子上架,生生憋出点肚子里并不太多的东西。
  “你看看,这个名字很普通是不是?”孙放轻声道,一脸的专注:“可是普通就不好么?”
  反问,往往能够有效地转移目标,而在出于急中生智的反问之后,孙放心里,竟然在瞬间隐隐有了一些还算不错的措辞。
  很显然,艾尔斯对普通这个名词并不太感冒。在她的印象里,普通和平庸几乎就差划上一个等号了。
  “给你说说我们家乡的说法,想听么?”
  孙放稍稍卖了个关子,同时心里发笑,自己何尝知道,还有如此像是哄小孩一样的一天?
  艾尔斯想了想,重重点了点头。很明显,孙放并不慌乱,反而成竹在胸的表情,让她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相信。
  甚至,在简短的交谈间,她忘记了来这里的根本的目的。
  “我的家乡,距离这可远了。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度,有着非常灿烂的太阳和绚丽的风景。”
  孙放开始讲述,并且发现自己的精灵语的使用,也明显有了些提高。
  艾尔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表现出孙放预料的那般向往或是迷醉的表情。这一点,倒是带给他一些失望的同时,暗自腹诽自己蹩脚的口才。
  “在我们家乡,有句话叫平安是福,平淡是真。”
  艾尔斯依旧听,只是眨了眨眼睛。
  “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么?”
  孙放有些无奈,自己可没有说无字天书啊,怎么就没一点反应呢?
  “你在骗我。”
  艾尔斯回答,出奇的是异常平静。
  “没有啊。”孙放有些苦闷,解释道:“那句话,就是平淡的,平常的东西,往往才是最真实的东西,比那些外表美丽的,花哨的东西有价值多了。”
  艾尔斯摇头,显然并不相信孙放有些牵强的解释。十二长老可时刻教导自己,不管别人怎么看,都要努力挣脱平庸,做出类拔萃的精灵。尽管她依旧不明白,出类拔萃具体是什么意思,但照她的理解,显然和这个人类说的平常,平淡的东西正好相反。
  孙放没辙了,苦笑的同时,只个又缓缓躺下:“对了,艾尔斯,你来这里做什么?”
  艾尔斯一愣,随即偏着头,似乎在回想自己的目的。
  原本,她是想蓝看看这个被自己射伤的家伙的。尽管十二长老说过自己的那一箭并没造成多少伤害,但艾尔斯却固执地以为自己贸然的出手才使得这个人类陷入昏迷。而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精灵,认识到错误一定要改,而且还样有补偿的打算。
  另外,就是十二长老说的一句话了。
  “他,应该是咱们精灵族的朋友,谁也别拿敌人对待。”
  这句话,艾尔斯很清楚地记在了心里。所以尽管很多自己认识的精灵都在背后讨论两个来历不明的人类并认为他们会给族群带来厄运,但她却不在乎,还央求着十二长老,自己能够来看望他。
  “长老说,要我陪你出去走走。森林虽然已经少了很多,但我们依然有着自己的家。”
  孙放一愣,这句话,明显不应该出自眼前这个明显还属于小孩子的艾尔斯,尽管她说得十分自然,但两句话之间的逻辑性,显然属于生硬拼凑而来。
  “外面是森林?”
  孙放依旧躺着,漫不经心地问了句。其实就算艾尔斯说外面有着最为真实的阳光,他现在也缺少那份心情,好好地躺着,然后等待着琳安然回到自己身边,才是根本。
  琳会没事么?孙放不知道,但他有过祈祷。
  “我的同伴,怎么样了?”
  尽管知道这句话多半得不到好些的答案,但孙放依旧随意地问出。琳是他的唯一兴奋点,琳没事,他才能让自己再去考虑其他。
  “那个姐姐?”艾尔斯却没多想,直接回答:“长老说她应该没事,修养几天就微好了。”
  “没骗我?”
  孙放偏头,认真问道。
  “艾尔斯从不骗人。”
  艾尔斯撅起嘴,很显然对孙放的怀疑有些不满。
  孙放微微一笑,点点头继续看向上放的天花板。面对一个孩子,他还真没有多少交谈的欲望。刚才的相当于交换的名字,也完全属于下意识的行为。
  “出去走走。”
  艾尔斯依然不肯离开,在孙放已经表现出足够的想要休息的表现之后。
  孙放摇摇头,他根本没这个心情。
  “可是这是我的任务呢!”
  艾尔斯有些着急,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任务一说。只是现在的孙放才不管她这些,没有理会不说,还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艾尔斯着实表现了一番她作为一个顶天立地又极富责任感的精灵的特有的固执,与小孩子几乎完全不能沾边的耐心。
  “左……郁。”
  这是艾尔斯第一次叫孙放的名字,拗口的同时,让孙放嘴角轻微一颤。
  “长老说,你该多出去透透气,那样对康复有好处。”
  “……。”
  “外面有森林,很美丽很漂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