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一章 戴安娜

第一章 戴安娜


  “孙放,孙放……”
  森林公园前,小蝶回眸一笑,百鸽齐飞,蝴蝶聚会,围绕着她舞蹈。..那双黑眸,仿佛进入了孙放的灵魂,和他的心灵进行最诚实的沟通。..首.发
  “孙放,孙放……”
  幽冥鬼冢拥挤的大街,孙放在这头,小蝶在那头,俩人的视线穿越来来往往的人群。在孙放的眼里,只有小蝶那苦涩的微笑和闪烁着晶莹泪光的眼眶。
  “孙放,孙放!”
  五彩缭绕,流光闪烁,氤氲的白雾仿佛不断翻滚的云层,袅袅的清烟有如仙境。在这恰是非人间的景色中,小蝶从雾气中徐徐走来。她周身雾气缭绕,每一个动作仿佛都带动一阵涟漪。她的脚步很轻,但每一次踏向虚云,都震慑着孙放的灵魂。孙放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朝着他的挚爱望去。整个世界只剩下女子脸上的两片殷红,所有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孙放汗流浃背,突然坐起,打破梦的鬼魅。
  “日你个七大姑八大姨!到底有没有?都走了这么久了!”孙放半信半疑的朝身边的阿灰挤眼睛,和阿灰认识这么些年,也知道他那吹牛皮的性子。..首.发
  阿灰的神情十分严肃,一副以前骗你孙放不少,但这次绝对认真的口气。他拍拍胸膛,做出一副夸张的样子,道:“放心,我这位兄弟憨厚老实,事情不成铁他绝对不会透露半句出来。”
  孙放细看了阿诺鄂的背影一眼,这就是阿灰口中所说的那位兄弟,和那肥胖的身躯比较起来,脑袋就要显得小得多了。此刻他正在前方带路,动作神态无不体现他的小心翼翼。
  孙放冷笑道:“憨厚老实?憨厚老实会打神的主意?这也太极端了吧?”
  阿灰横了孙放一眼,道:“孙放,你还别不信。今天这事要成了,你可就跟着哥哥我享福了。你说说,该怎么表示,一万金币?”
  孙放冷笑道:“别说的跟真的似的,我才不相信,神会坠落?那只是书本上的故事!而且,如果真的是神,你这价也太低了吧?神才值一万金币,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我记得你上次干了对面那条街上的小丫头,还sī底下给了别人五千金币叫她保密呢!怎么?俩个那样的丫头,就和神一样值钱了?”
  “孙放,你他妈在我身边究竟安排了多少线人?别老翻旧帐行不?今儿这事你既然不信,那我们打赌,谁输谁先给对方一万……两万金币!其它再算!”
  “算了吧?又打赌?这多不好意思……”孙放表面上这样说,心里却喜开了花。他也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好,还是阿灰这个名字起的太差。和“必输”认识这么多年,和他打赌就从没输过。
  阿灰知道孙放心里在想些什么,笑道:“你别得意,今天你一定会输给我的!”
  孙放和阿灰的出身都还算不错,祖上几代都有个爵位。就孙放爷爷的爷爷,曾经还混到了伯爵。现在他父亲虽然只是个子爵,但在幽冥鬼冢商铺繁多,每天都有大把大把的金币进入口袋,虽然在帝都,但日子也还算过的威风。阿灰的家世也富裕,故此这俩个贵族少爷从小就混在一起花花小钱,喝喝小酒,泡泡小妞。
  俩人一路上闲聊瞎侃,时间过得也倒快。上午出,到现在已是中午了。孙放抬起头,众人已来到幽冥鬼冢西边的高山上,这里树木极少,黄沙土石居多,环境让孙放觉得很不舒服,他还是比较喜欢以大自然绿色为主题。
  “我说兄弟,还有多远呢?”孙放问道。
  阿诺鄂的话很少,又似乎是不爱说话,只是短短的说了“快到了”几个字。孙放无奈,既然已和阿灰打赌,就索性坚持到底。他可不相信真会有神堕落,只是为了那两万金币罢了。两万金币,可以做多少事啊!尽管贵族少爷孙放花钱无度,但他脑海里也浮现出了十几瓶存放了三十年的白兰地,一辆级豪华的血汗马车,簇拥在左右的黑白精灵……
  不过看看阿诺鄂和阿灰那认真的样子,孙放心里便觉得好笑。阿灰大概是玩女人玩疯了,居然会有亵渎女神的念头。阿诺鄂虽然阐述的无比诚实,但孙放还是当作玩笑。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昨夜,阿诺鄂邀追求的女子来高山上看月亮,以便创造出爱情浪漫温馨的甜蜜氛围,便于深入下去进行下一步最为关键重要的活动。但阿诺鄂或许真的如阿灰所说的那样憨厚老实,足足等女子等到深夜却还未见其踪影。夜深人静,他虽然无比寂寞,但却抵挡不了瞌睡虫的攻击,竟在高山上睡着了。
  做了一夜梦醒来,阿诺鄂现高山上还是只有自己,摸摸旁边冰凉的土地,感受到不适的温热,一切只是梦了无痕。他落寞的抬起头,独自欣赏日出,倍感心伤。然而此刻,微亮的天空划过一道金黄的曲线。而那曲线的终点,拖着长长的光尾,就在阿诺鄂前方千米处落下。
  剧烈的冲击让阿诺鄂十分难受,他伏下身子,再次抬起头时,前方竟有微微的黄光闪烁。但同时,深深的威压冲击着他的灵魂。他惊慌失措,如遇鬼神,急忙匆匆的逃下山。回到幽冥鬼冢后,他重拾心中的记忆,那道金黄曲线落地的那一瞬间,他依稀记得自己看见的仿佛是被金黄缠绕的女人身体。当下后悔万分,可他熟读了不少关于神的典籍,认为很有可能是神从天界坠落。但尽管坠落,神的力量也是他不能相抗衡的。故此,他才找上了阿灰。
  有了此等好事,阿灰是很有可能忘记孙放的。只是这个天赐的机会,绝对是上天让他借此好好在孙放面前炫耀一番,然后重新夺回老哥的尊严。
  阿诺鄂的惊呼将孙放从走神中拉了回来。“到了!”
  难道还真有这回事?孙放和阿灰对视一眼,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跟随阿诺鄂快步走了过去。哪知阿诺鄂反而退后一步,立马伏在地上,道:“小心,就在前面。”
  孙放逗乐道:“就这个胆量,还敢玩神?”
  阿诺鄂也不在乎孙放的挖苦,伸出手向前方指了指。孙放顺着望去,一脸愕然。
  前方百米处,竟有一面偌大的圆坑。圆坑外浅内深,多处还有清烟在袅袅升起,显然是受到冲击不久。令孙放惊讶的是这大圆坑的面积,虽然相隔百米远,但在孙放的视线内,竟看不完圆坑的全貌。
  这是怎样的爆破啊!
  阿诺鄂的声音小的可怜,仿佛和女人躲在被窝里说悄悄话:“如果判断不错的话,那个女神就在坑里面。~~..()~~”
  阿灰伏在阿诺鄂的旁边,声音明显有些激动起来。他朝站立的孙放看了一眼,道:“孙放,你胆子大,下去看看。”
  “别,你小子别阴我。要去一起去,别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你就没影了。去不去?要不然就默认两万金币归我了。”
  阿灰感叹孙放一直都是这么狡猾,从孙放还未成年的时候,阿灰就是个老油条了。他原本还想从孙放这个小兄弟身上占占便宜,但却没想到这个小兄弟出乎意料的奸诈狡猾,仿佛年纪比他要长,阅历比他还要丰富似的。他当然要郁闷,毕竟孙放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事没和任何人提过。因为那个时候,他成了一个思想成熟,但却不会说话,整天含着母亲、奶妈以及漂亮丫头的**吸奶的婴儿。等到会说话的时候,他也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活,便也不再提了。
  阿灰说不过孙放,只得跟着他去。但他顺便扯上了阿诺鄂,尽管后者十分畏惧。但被阿灰一阵关于神的诱惑,他也随着跟来了。
  孙放走在前方,显得若无其事,但他心里还是对这新生的大圆坑十分好奇的。格西圣斯大6的人或许会以神力和强者的对战来理解,他们先想到的就是神。在他们的理解里,似乎只有神才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但孙放前世的知识会让他觉得这有可能是损石降落了。
  阿灰和阿诺鄂表面上虽然跟在孙放后面,但却走三步退一步,等到孙放靠近大坑的时候,他们离孙放已保持了百米距离。
  孙放来到大坑边缘,他还来不及催促后面的俩个胆小鬼,自己便蓦然笃定说不出一句话来。
  “孙放,看到了吗?有什么?孙放……孙放?”
  现孙放的异样,阿灰和阿诺鄂面面相觑,便小跑上来。他们来到孙放的身边,也突然笃定,神情由震惊到兴奋,最后是激动和狂笑。
  “孙放,哈哈!你输了,你输了,你看看,你看看那是什么?女神,天呐!是女神呐!”
  孙放没有理会阿灰,而是自本能的走进坑里,一步步向目标走去,心道:“真的是女神吗?”
  大圆坑的中心,金光闪烁。但那有若实质的金光,却仿佛十分的微弱,犹如一个残喘的动物,在努力的和死亡做斗争,试图多争取几次呼吸。孙放每向前走进一步,眼里的画面便越加的清晰。他已经断定,在这金色光芒之中,的确躺着一个女子。
  孙放的脚步,反而急促了些。但在离女子十米的距离,他愕然止步。自内心的震撼提醒着他,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
  孙放心道:“或许她真的是女神吧!要不然,人间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容貌?”
  孙放已不知该如何去形容她的美,那脸上的每一个部分,都是脱俗的。而那些脱俗的部分组合在一起,已无法用孙放脑海里任何一个形容词来点缀。相反,他只能用最朴实最平凡的语言来满足自己的感慨。孙放第一次觉得,十米的距离,竟也能瞧得如此清晰。
  女人躺在坑内,双眼紧闭,头微微上仰。仔细看去,这并不是一张少女的脸,从这张脸上,足以感受到成熟女人般的气息。但她的身体,却又是那样的年轻。如少女的肌肤,白皙如玉脂。金黄色的光芒在女人四周来回移动,互相交错。女人的身上只是简单的披上了一件薄薄的淡黄色纱衣。纱衣有些破损,仿佛经历过激斗。但孙放并不会思考这些,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纱衣本应遮住而并未遮全的部分。
  那白色山峰上的半点殷红,那秀丽平川的怡然小腹,那约隐约现的修长**,直接通往最为神圣的所在。
  “哈哈!孙放,你终于输我一次了!”阿灰或许会错过捞金币的机会,但却不会放过饱眼福的时机。他内心的畏惧全无,凑近孙放,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被金光缭绕的女人。
  孙放竟没有反口,双目紧紧的盯着仿佛昏迷的女人,心道:“真的是女神吗?难道我孙放这么好命?能和神游戏一次,此生也无撼了!唯一的遗憾,也只有小蝶了……”
  孙放还在思索之中,阿灰竟向女人跑了过去。
  “阿灰,你……”孙放的话还没落音,便被从自己身边掠过的阿诺鄂打断。阿诺鄂的神情焦急,手舞足蹈的向阿灰跑过去,“你说过,让我先的!”
  孙放叹了口气,冷笑道:“日你个七大姑八大姨,果然憨厚老实。”
  缠绕在女人周身的金黄光芒突然骤然加剧,只是瞬间便猛烈的向外扩散。所到之处,犹如海涛巨浪。阿灰吟秽的笑容陡然僵住,他似乎已感受不到痛苦,脑海里只存留着女人那突然睁开的眼。但很快,这点记忆也将烟消云散了。
  嗖!整个天空仿佛闪烁一道金黄,金黄过后,一切又恢复如常。
  沙沙!一堆沙石突然向四周分开,孙放的头从地面上钻了出来。他双手撑地,很吃力的将身体从地底拔出。他趴在重新返回的地面上,喘息了一阵,四处望去,已没有阿灰和阿诺鄂的身影了,就是他们身上的任何痕迹,也再也找不到了。经过刚才那一阵金光的冲击,周围的大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让孙放觉得,自己仿佛换了个环境似的。
  孙放脸色略微难看,他拍拍头顶上的灰尘,心叹好在修炼“奇门遁”还算用功,如果还是以前第五层的境界,今天恐怕就不能幸免了。他想到这里,又勾起了对小蝶的思念。想起自己的前世,刚刚奇遇高人学会了“奇门遁”和“命运之书”,心想只要勤学苦练,就能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任由谁都无法把他心爱的小蝶给夺走了。可是哪知功夫还没学入门,就在救援心上人小蝶的途上遇害了。有过一次穿越的经历,孙放无论多么爱玩,但也不会松懈对自己的充电。看书、读史、练功,这是他每天必备的课题。尤其是“奇门遁”这种非常适用于逃跑和躲避灾难的攻法,更是有过穿越经历的孙放所最为重视的学科。
  比如说刚才,他就靠着“奇门遁”第六层的神威,才躲过了神力的冲击。
  一阵风韵十足,字里行间仿佛蕴涵着强大能量波动的声音自孙放心间骤然响起。声音仿佛直接渗入孙放的灵魂,在他的体内激起一阵涟漪。“在我的神威下,你居然还能活过来,难道这是宿命的安排?”
  孙放如坠冰窖,他转过身,那昏迷的女人正站在他面前。只是她并没有整理衣裳,那暴露在外的性感部位无疑是她身体上最yòu人的部分。孙放恨不得再生出一双眼睛,能同时凝望女人的眼睛和胸脯。当然,只有一双眼睛的他也是可以选择打量他所喜欢的地方的。只是在孙放的心里,从眼前女人的身上,那散的淡黄色光雾,竟直接给他带来深深的威压。站在女人的面前,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促使他不敢不用尊敬的目光看着女人的眼睛。但和女人的双眼直视,又岂是一种简单的事?只是这一瞥,孙放便永远记得这一刹那的凝望。那种俯视万物苍生的眼神,已镌刻在他的脑海里。
  最后,孙放的目光落在女人的脚上。那一双散着淡淡金光的赤足竟然悬在空中,和地面保持一个拳头的距离。看到这里,孙放喉咙有些哽塞,道:“你,你……你是……”
  “我叫戴安娜。用你们人间的规则来诠释,爱神.戴安娜。”女人仿佛知道孙放心中的疑虑,毫不遮掩的说道。
  孙放没想到女人说的如此直接,惊道:“你……你真的是神?神真的会堕落……不,是坠落,神真的会坠落?”
  戴安娜显然对孙放的话语不太满意,缠绕在她周身的金黄黄光活跃了一些。随后以她为中心,周围渐渐的凭空出现一层层粉红色的花瓣。但似乎并未达到戴安娜想要的效果,所有的一切运动突然之间停止。那些在半空中飘荡的花瓣由粉红变为鲜红,最后竟自的从中分割,如残花败柳洒落于地。仅仅这几秒间的跌宕,戴安娜像是受到猛烈的重创,无比痛苦。
  戴安娜的状况并未被孙放所察觉,“恨意滔天”几乎抹去她在世上的一切痕迹。若不是马上用“爱满天地”来补救,也无法重伤逃脱。但尽管如此,她所剩的神力也只够维持短暂时间的神格,究竟,她还是败了。
  孙放表面上虽然略带怀疑的语气,但他看戴安娜早已看痴了。此刻就算戴安娜说自己不是神,他也要给她戴上女神的帽子。
  戴安娜感受自己的状况,又窥探了一下四周的人源情况。现方圆十里地除了孙放便再无一人,她似乎有些无奈,耐心的解释道:“我这不是坠落,我只是被偷袭了。”
  “偷袭!”孙放大声道:“神也会被偷袭?不不……换句话说,是谁有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偷袭神?”
  戴安娜苦涩的皱眉,言语中夹杂些许愤怒,道:“恨神,我的宿敌恨神奥黛丽丝。她终于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用偷袭的手段打败了在正常情况下她战胜不了的对手!
  “原来是神的战斗……”孙放在心中感叹,突然道:“那这样说,你不是受了很重的伤?”借此机会,孙放才把自己的目光从戴安娜的眼睛转移至胸口,好像一副特别关心她的样子。
  戴安娜那震慑灵魂的声音在孙放的体内激荡:“你一定在想,我伤得有多重?以你的本事有没有办法将我降服住,然后在用你们人类的方式好好**我的身体,是这样吗?孙放。”
  被戴安娜一语道破,孙放顿时感觉口干舌燥。但却又不明白为什么戴安娜会知道他的想法,而且还能叫喊出他的名字。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确没有向这位女神自我介绍过。
  戴安娜又道:“在一位主神面前,你那微薄的力量无法掩饰住内心的想法。孙放,你居然有渎神的想法,你难道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吗?”
  孙放吓得几乎想要抱住戴安娜的双脚,尽管他可以抛弃身份和面子去做,但女神可不会让他占这个便宜。阿灰和阿诺鄂生死未卜,如果是死了,可为什么连尸体都看不到。想到这里,孙放便全身麻,更加肯定了戴安娜女神的身份。
  “女神,美丽的女神!我……我承认,我是有一点点……”孙放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一小点点这样龌龊的想法。但凡任何的凡人,不……无论是凡人还是仙人神人,只要是个男人,看见女神你的风姿,都会有想法的!”关键时刻,孙放拍起神的马屁。
  戴安娜摇摇头,道:“我不怪你,这是人类的共性。在**和得失中挣扎,这是每一段人生必须经历的过程。”她深深的朝孙放望去,专注的看了一阵,眼角划过一道无奈,道:“孙放,你虽然无法得到我的身体,但我却可以让你享受到其她的女人。”
  孙放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神居然为自己找女人?难道这个世界疯了?还是天界遇到经融危机,派神来人间拉皮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