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六章 神术者

第六章 神术者


  大酋长很想痛骂一句孙放“胡说八道”,但圣女还没开口他可不敢多言。毕竟他所说的话题是关于母神的,而且还是母神的前身。
  孙放专注的看着圣女,他目光专一,只是望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目光带有不安分的意思。他等待着这场赌局的结果,无论结局怎样,此刻多看圣女几眼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看可爱至极的圣女,总比看那高约两米的蛇妖强。
  换作平时,孙放是绝对不会拿圣女和蛇妖比的。此刻,他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有谁不紧张呢?
  现场一片沉寂,或许每个妖精都如大酋长所想的那样,圣女不开口,没有谁敢先说话。
  圣女微微张嘴,那第一个从她嘴中跳出的音符犹如是将这个静止的世界重新开启的钥匙。“你叫什么名字?”
  “孙放。”
  圣女朝大酋长看了一眼,道:“先将他和他的朋友们安排个房间,等仪式结束后,我会去找他们。”
  圣女又朝孙放望去,道:“不要乱跑。任何虔诚的信徒,母神也不希望他吵闹。”
  孙放坚持住表面上的镇定,向圣女微微一躬。然后在蛇妖的带领下,徐徐向前方走去。他不敢多向两旁张望,怕被谁看出点什么。在以前的岁月里,他撒过无数道谎。但像今天,当着上千异族的面编造了个天大的谎言,这还是第一次。
  “糊弄过去了吗?”孙放恍惚的想着,心道:“或者,还是被我说中了?”
  答案究竟是什么,孙放不知,至少现在不知。
  或许,白娘子和栩鲜正在天上偷笑吧!
  妖精部落神圣的仪式结束的时候,皎洁的月儿已挂上枝头。..
  月光森林又要将它最为绚丽的一面向这个世界展现。
  妖精们对孙放等人的安排的确优待。他们将孙放和勒尔泰等人分别安置在上下两层,仿佛孙放这个主人将受到妖精们的特别礼待。但尽管如此,孙放还是保持出了足够的镇定。他站在二楼的窗前,看着夜空中的明月,若有所思。
  白天那位妖精圣女带给孙放的感觉十分微妙,既然有这种感觉,孙放心里自然也有些痒痒。虽然身为圣女的她总是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仿佛侵犯了会遭到天谴一样的感觉。但孙放坚定的认为那只是错觉而已。
  “老子连神都上了,还怕天谴?”孙放心道。
  不过孙放心里也清楚,这个圣女可没那么简单。她外表虽然平静,说话也很柔和。但这绝对就不能说她没有脾气和本事。白蛇母神的信徒何其多,能当上圣女的又岂是一般的妖精?
  可现在被关在这里,是死是活都还是个未知数。对于圣女的个性还没摸清楚,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寂静的夜里,一阵脚步声向孙放的房间靠近。
  房门打开,如孙放所料,进来的的确是圣女。只是在圣女身后,还有大酋长和他的俩个shì卫。
  孙放突然间觉得,夜里的圣女更加动人。
  其实每个女人夜晚在孙放的眼里,都要比白天动人一些。
  圣女没有看孙放,只是小声道:“你们先出去吧!”
  大酋长有些茫然,道:“圣女,他一个凡俗之人,怎么能和你单独谈话?”
  “没关系,我有事情问他。”
  大酋长又道:“圣女和他独处一室,这人又有些武技,我担心……”
  圣女突然微微一笑,道:“难道你认为我连一个六级的武者都奈何不了吗?”
  这是孙放第一次看见圣女笑,突然间,他的心仿佛沉浸在蜜海之中。原来高高在上,神圣和纯洁为一体的圣女,笑起来竟是这样的甜。但回味圣女的话,孙放心里又是一阵寒。她不但轻易的洞察出自己的武技级别,而且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对于孙放而言,这是一种温柔的威压。
  大酋长不敢违背圣女的意思,和身后的shì卫交换眼色,便退出去了。
  闪烁着碧绿魔法灯光,幽暗的房间内,只剩下孙放和圣女俩人。
  圣女向孙放走近,突然再次一笑。孙放的心几乎跳了出来,这个笑容,是真正属于他的。
  “孙放,你白天瞎编的故事很动听。”
  孙放顿时做好释放爱神本源力量的准备,疑惑道:“你既然知道我那是骗人的,为什么不揭穿我?”
  圣女依然向孙放靠近,直到和他保持合适的距离后才停了下来。她朝孙放的双臂打量,微微皱眉,道:“你不必提升力量,要杀你根本不需要我动手。外面那个鹿妖对你十分不满,面对他时你才需要小心。”
  果真如圣女所言,孙放尽量让自己放松了一些。但在圣女那双红色眼睛下,孙放感觉自己竟乎透明。这个妖精,果然不简单啊!
  圣女又道:“今天的仪式非常重要,我可不希望让你继续闹下去。”
  孙放明白了,道:“所以你顺水推舟,将我关了起来。但现在仪式结束了,你也知道了我是骗人的。我亵渎了母神,你现在不是可以杀我了吗?”
  圣女摇摇头,道:“我还是不会杀你。因为我察觉到,你对妖精部落并没有恶意。或者说,你只是一个路过月光森林的普通行人。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杀了你呢?妖精不是邪恶的种族,白蛇母神的信徒也都是仁慈的。”
  和圣女交谈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孙放的嘴角渐渐泛起了微笑,道:“可外面那只可恶的鹿妖并不仁慈。”
  圣女再一次绽放出笑容,道:“你应该对他尊敬一些。..他是这里的大酋长,你的生死更多的是掌握在他的手中。”
  从圣女进入房间开始,孙放的心便一直悬在喉间。此刻,他才渐渐的放下心来。只是悄然间,一股邪恶的念头涌上孙放的心头,让他再一次陷入紧张。
  孙放向圣女走进几步,道:“圣女,你既然和我说了这么多,一定是打算救我出去吧?”
  “我可没有这样说。”
  “就算我请你帮帮忙吧!我有很急的事情要去做,以那应该得到尊敬的大酋长的脾气,我和我的人留在这里,只是死路一条。”
  圣女的脸上又露出微微的笑容,孙放惬意的看着圣女的微笑,现其实要从她脸上看见笑容也不是什么难事。
  或许因为工作许多,她在很多场合都要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带给人神圣和威严的感觉。但在sī底下,她也是一个小女人呐!
  孙放语气坚硬了一些,道:“当然,如果圣女不愿意,我也没有到需要求一个女人的地步。”
  圣女转过身,孙放的眼里便只有一面白色海洋。“让我想想吧!我虽然讨厌看见杀戮,但一个当做上千妖精的面编造母神故事的人,也的确不太像话了。”说完后,圣女便向门边走去,准备离开。
  “圣女!”孙放大声一喊,语气故意夹杂了许多惊恐的味道,仿佛看见了什么怪异的东西一般。
  圣女回过头,看着孙放。突然,她那一对红色的眼睛突然呆滞。也许在她转身时最为清晰的记忆,便是那一对黄色的金睛。
  顿了几秒,直到孙放看见了圣女眼神中的恍惚,他才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日你个七大姑八大姨,从前怎么没有现命运之书这么好使?对一个普通女子有时还不能命中,可对神和圣女命中率竟是百分之百!难道这套心法是某个邪恶的恶魔明的,专门来对付和神圣相关的一切?”孙放惬意的想着。
  僵硬的躯体顿时轻松下来,孙放凑近圣女,几乎以零距离在她身体上打量。和圣女保持这样的距离,别说孙放,就是白蛇母神真正的信徒也是不能的。大酋长的信仰还算虔诚,如果此刻他在窗外偷看的话,恐怕会立马冲进来,用魔法将孙放当场击毙。
  一股清香自孙放的鼻孔涌入全身,突然间,那自灵魂深处的**之火在体内滋生。孙放伸出手,朝圣女的脸蛋伸去。
  孙放双眼紧盯着圣女的眼睛,她正望着孙放开始所站的位置。但尽管如此,那张大手还是在圣女的眼前停留。但最终,他还是将掌心贴向圣女的脸颊,抚摸她脸蛋的润滑。
  这一刻,孙放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潺潺溪水中,身体的每一处都是如此的润滑。
  一道红色的光芒在意识内闪现,孙放突然有些恍惚,但却不明白那是怎样的感觉。
  他无暇去顾及那么多了,自从顾着胆子上戴安娜一次,孙放便觉得这世上已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了。
  “干圣女一次,死也值了!”
  孙放伸出另一只手,捧住了圣女的脸蛋。
  “孙放,你……”
  孙放一愣,他万万没想到圣女突然会从蛊惑中清醒过来。不过圣女只是感到惊讶,身体并没有什么反应。
  或许,她只是冲破了精神昏迷,但身体却还处于麻痹状态吧!不然的话,恐怕早就两个耳光甩过来了。
  孙放一双手在圣女的脸上捏了捏,又向两边拉了拉。直到圣女的双眼中已满是怒火,孙放这才放下心来。“恩……看来的确是这样……”
  有哪个女人的脸蛋被人如此拉扯会不火?圣女那原本红彤彤的眼睛此刻更红了,道:“孙放,我从小到大还从没被男人摸过。你居然这样对我!”
  圣女哪里知道,她越是这样说,孙放对她的兴趣便越大。他一只手捧着圣女的脸蛋,另一只手则沿着她的脸颊爬上去,来到那白色海洋,去触摸那海浪上绽露的尖头。“精灵的耳朵是最敏感的部位,不知道你们妖精的耳朵摸不摸得……”
  闻言,圣女那庄重的外表突然变得十分恐慌,喝道:“孙放,不要!”
  如果没有挣扎,孙放反而觉得才没有意思。他哪里会听圣女的请求,两个手指将妖精的耳朵夹住,顺着那覆盖在表面的耳毛抚摸。
  “啊……”圣女的脸蛋突然变得通红无比,娇嫩的哼叫一声。
  我的乖乖!圣女这一叫犹如是往孙放的玉火中扔上了一堆干柴,让那火势更为猛烈了。孙放似乎不愿意再多等了,就将圣女打横抱起。
  啊!嚓嚓!轰轰……
  房间外突然传来一阵阵杀喊和爆破声,这突然的状况仿佛让孙放觉得大地也微微的震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关键时刻,自然是保命要紧。孙放急忙转过身,向窗外望去。
  圣女所站的位置也能看见窗外的一切,她脸上掠过一丝焦虑,道:“战争!有人夜袭绿海茗萤!”
  此刻,门外传来焦急的声音:“圣女!人类袭击我们的部落,他们人很多!”
  圣女眉头一皱,朝孙放望去。
  孙放道:“圣女,请相信我!这些人绝对不是我带来的!”说完后孙放心里一阵凉,暗想自己这样说难道圣女就能信吗?刚才自己还准备对她非礼,夜袭的又是人类,看来自己是百口莫辩了。
  圣女双臂突然向左右展开,全身顿时泛起一道道荆棘的白光。她鲜红的双眼深深的盯了孙放一眼,然后飞一般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孙放心里又是一阵凉。
  圣女居然强行的冲破了蛊惑……如果不是这场突然生的战争……那事情继续生下去……自己还有命吗?
  呼!深深的吐出口气,孙放斜躲在窗边,他可不愿意把自己卷入这场战争中。
  一道红光再一次自他意识里闪现,这种感觉和开始的一样。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默念一句咒语,顿时几十片粉红色的花瓣飘落,最后汇成了戴安娜之书,悬浮在胸前。
  戴安娜之书和孙放第一次拿在手里时的不同,此刻一层和煦的红光浮现在它表面,一闪一闪,仿佛在提示着什么。
  孙放伸出手,心情颇有些忐忑的翻开一页。
  下一刻,孙放全身的血液几乎在瞬间凝固。那原本空白的页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女人轮廓!
  这……
  孙放哑口无言。
  他仔细的打量着这道轮廓,轮廓的边缘并不平滑,从上至下全是紊乱的卷曲。孙放嘴本能的颤抖,这……这不正是圣女的波浪式卷的造型吗?
  难道!这个圣女就是戴安娜之书八个女人中的其中之一?
  白蛇母神的圣女!
  戴安娜啊戴安娜,看来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极品中的极品女人,妖精中的极品妖精啊!
  窗外闪烁起一阵红一阵绿,将孙放的脸映照成不同的样子。想起圣女已冲出房间进入战场,孙放心一紧,立马也向房外跑去。
  大酋长已经意识到人类的这次进攻并不是简单的夜袭。从那铺天盖地的怒吼和四面八方的火箭来看,人类的军队至少有两千人以上,恐怕还会更多。
  可如此多人的军队在月光森林中走动,为何没有被部落的哨兵和斥候现呢?
  想到这里,大酋长的额头渗出冷汗。他很清楚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对方中存在着实力非常的高手。任何的斥候和哨兵都无法逃脱他的眼睛,那些可怜的妖精,恐怕早已为部落牺牲了吧!
  圣女今天才到达绿海茗萤,这应该是部落兴起的预兆,为何灾难却降临了呢?
  大酋长此刻已没法去质疑白蛇母神的安排,他只能更多的企求母神能够带给他力量,让他在战斗中挥更大的作用。
  孙放暂时躲在树丛中,观察战斗的局势。
  妖精们的个体战斗力和人类士兵差不多,但并不是所有的妖精都具备战斗力,真正能和人类士兵相抗衡的,只有妖精军人们。原本在数量上就吃大亏的妖精,此刻更显得穷迫了。十几轮火箭迸射后,绿海茗萤部落已是一片火海。人类士兵气势汹涌的冲锋,将妖精们在惊慌失措的状态下好不容易组成的反抗又扼杀在摇篮之中。
  看着族人们或倒下,或在火中丧生,大酋长的双眼有如两团燃烧的火焰,他愤怒的释放魔法,将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围来的一圈战士用蔓藤牢牢的梆住。眼中的锐光突然闪烁一阵明亮,蔓藤表面又钻出了许多绿色尖刺,并且迅的张大,张长,直到刺穿敌人的身体。在从蔓藤上生出的尖刺下,战士们身上的铠甲显得是那样的脆弱。他们倒下后,已不再是一具完尸。
  几滴冷汗自大酋长的脖间划过,他迅的一避,但皮肤上仍绽放出一丝鲜红。他背后轰然一响,一人环抱的大树就此倒塌。
  如此威力的“风刃”,大酋长已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
  “身法不错,这个部落里最厉害的法师,看来你应该就是那鹿妖大酋长了。”
  大酋长只是向身后倒塌的大树瞥了一眼,面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灰色的身影。
  说话人的声音十分沙哑,像是喉咙里卡住了什么东西。他一袭灰色的斗篷,脑袋藏在斗篷里仿佛见不得光似的。
  大酋长仔细的打量这个人,一团绿火自他掌心浮现,他怒道:“可恶的魔法师,你这个罪魁祸!”那绿火骤然间在掌心消失,再此出现时,已倍增数倍,从灰袍法师的脚下升起。
  这道绿火,竟是由无数条蔓藤组成的笼子。
  沙哑的声音从灰色斗篷内传出,在黑夜中让人倍感凉:“魔力太低了……”
  一股无形的气流以灰袍法师为周圈扩散,不但冲散了蔓藤笼,还将大酋长bī退了数步。大酋长的内心涌出绝望,自己大魔导士的水平,在敌人眼前竟是如此的脆弱。敌人也是魔法师,大酋长能感受到他的魔力。他的魔力,高出自己太多。
  或许他已是大魔导师了吧……就算不是,如果是个十四、十五级的大魔导士,那也不是他有机会战胜的。实力级别越高,每相差一个级别,如同于相隔一座大山。
  大酋长咬牙,在后退的同时颂念一个冗长的咒语。在念完最后一个音符的同时,他双臂向上一招,顿时十几个高达三米的树人出现在他的前方。一双双暗红的双眼从树干中睁开,他们张开枝叶繁多的大爪,愤怒着,咆哮着,向灰袍法师那单薄的身影扑去。
  孙放喉咙“咕噜”一响,大酋长大魔导士的身份已在他心里确定。他再次联想到大酋长对自己憎恨的目光,喉咙又出一声叫喊。
  灰袍法师似乎认真了一些,干枯苍老的双手从斗篷中伸出。他嘴里不停的颂念,双手同时画出几个魔法符号。
  “风暴!”
  一袭狂猛的飓风从灰袍法师和大酋长之间横扫而过,那些被风暴掠过的树人,在痛苦中化成了一根根、一片片枯枝败木。然而风暴的去势丝毫未减,向大酋长汹涌而去。
  大酋长绝望的睁大眼睛。
  突然间,一股暖流自大酋长的体内涌动。风暴狂猛的从他身体上掠过,原本是成群如刀割的风刃,带给大酋长的感觉竟有些须柔和。
  “大酋长,坚持住。”大酋长的背后,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
  大酋长猛的一愣,在关键时刻他居然忘却了圣女的存在。要知道,圣女的实力绝不能小觑啊!对于反抗人类的进攻,她不正也是一个强大的力量吗?
  大酋长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恩?十二级的神术者……”灰袍法师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又道:“没用的……”
  下一刻,一股强大的魔法能量自灰袍法师的双掌间炸开,向大酋长和圣女奔袭而去。伴随着两声惨叫,俩人被卷席在半空中,又摔落在地面上。换作是普通人,就这一摔也定会够呛。
  俩人在地面上还没落稳,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人类士兵便围了上去。
  “我的圣女!”
  孙放看的心痛,急玉从树丛中冲出去。一张大手按住他的肩膀,他回过头去,竟然是勒尔泰。
  勒尔泰向背后指去,道:“主人,颇罗曼要见你。”
  神术者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业,他不等同于牧师,但和牧师却又十分想像。..首发只是神术者在宗教组织中的地位要高出牧师太多。无论多大的宗教,神术者的位置也是非常少的。据说他们能直接感召到神明的力量,神明越强大,他们的力量也将逐渐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