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七章 长得不错

第七章 长得不错


  可以说,神术者是宗教成员共同奋斗的目标。
  只不过孙放并没有看见圣女释放多么强大的力量,她便和大酋长被抓了。不能说他们太弱,只能说人类那灰袍法师太强。
  此刻,孙放和颇罗曼呆在幽暗的房间中。孙放站在窗边,看着窗外那几乎被烧去一半的绿海茗萤,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
  颇罗曼打破了夜的寂静,道:“妖精们败了,从我们出兵的那一刻起,他们便已经败了。”
  孙放背对着颇罗曼,淡道:“你们打算怎么办?”
  “反抗的格杀勿论,俘虏押回帝宫。这是帝国的命令,并不是sī人的意思。”
  孙放叹了口气,虽然他并不在乎妖精们的生死,但生在他眼前的生灵涂炭以及种族之间的残酷战争还是让他一阵唏嘘。“我知道,那个法师是帝宫的人。”
  颇罗曼点点头,道:“帝宫的大魔导师迦洛。”
  大魔导师,十六级魔力的法师。虽然只差两级便踏入圣域,成为法圣。但这听上去距离很短的两级,却是成千上万魔法师无法跨越的鸿沟。格西圣斯大6上的大魔导师虽然十分稀少,但至少无法给出准确的数字。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家喻户晓。然而每一个新的法圣诞生或者死亡,都能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到大6的格局。他们的影响力,往往比剑圣要大得多。
  孙放听过迦洛这个人,他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他是大魔导师,而是因为他是某个法圣的徒弟。其实作为一名大魔导师,也足以将自己的名字记载在法师世界的史册中了。毕竟许多法师耗其一生,也只能停留在大魔导士的境界。能活到大魔导师的,便已经很成功了。
  孙放内心颤动,他深知这个灰袍法师的厉害,但没想到居然是个大魔导师。对付月光森林的这个妖精部落,最强大的存在也只是大魔导士的大酋长,只要迦洛的魔力足够,人类士兵们几乎都用不着出手。孙放转过身,深深的看了颇罗曼一眼。帝国把一个大魔导师交给他差遣,看来他现在的确混的很不错啊!
  孙放突然露出招牌式的微笑,道:“颇罗曼,看来你真的是混出头了。以前的那群朋友里,也只有你最有出息。”
  颇罗曼谦虚的一笑,但笑容里有无法掩饰的得意。“孙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要你肯好好干也一定能混出头的。我现在是千人统领,你在帝宫混个两三年,混个千人副统领当当那是绝对没问题的。”他的意思说的很明白,无论孙放怎么好好干,混的也一定比他要差点。
  孙放并没有在意他言语里附带的讽刺和骄傲,朋友之间比比强弱也是正常的事,微笑道:“我要带走一个女人。”
  颇罗曼向木制方桌靠近,那上面摆放的是他家族士官刚刚送上来的好酒。他端起酒瓶,在两个酒杯中一一斟上,道:“你的确是个风流种,才刚刚来到这里不到一天,便勾当上了?说说,是谁?”
  “圣女。”孙放很自然的说道。
  颇罗曼手微微一抖,那酒险些洒出来一些,他偏过头,诧异的看着孙放,道:“你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啊!连圣女都到手了?”
  孙放笑道:“还没到手,所以想到手。”
  颇罗曼沉思一阵,道:“孙放啊!也不是我说你,你要哪个妖精都行。可这圣女嘛……你也知道,她的身份特殊,恐怕不太方便……”
  俩个损友心照不宣,虽然有个两年没见面,但孙放还是一眼便洞穿了颇罗曼的心思。“你开个价。”
  “哈哈,我们俩兄弟何必分的这么清呢?”此时酒已盛满,颇罗曼双手各端一个酒杯,一脸嬉笑的朝孙放走去,道:“只是放走圣女,的确需要堵住很多人的嘴巴。”
  “五万金币!”孙放爽快的说道。
  “十万。”
  孙放嘴角微微一弯,笑道:“颇罗曼,你现在官做大了,胃口也大了不少啊!”
  颇罗曼朝孙放挤挤眼睛,道:“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官做的再大,也比不上你们威廉森家富裕啊!这几年你们家老爷子生意如日中天,在烈格森斯每个行省都有他的产业。对威廉森大少来说,用十万金币换一个圣女,这可是太划算了。”
  看来颇罗曼并不知道孙放被劳德洛间接驱逐家族核心的事,孙放脸上的笑容不变,道:“八万。”
  颇罗曼摇摇头,道:“不能再少了,这次迦洛大魔导师助我立了大功,我要孝敬他的魔法材料都恐怕要好几万呢!”
  孙放突然垂下头,脑袋惬意的左右摇摆,轻声道:“帝国从来没有对妖精大型用过兵,而且妖精在帝国内也享受了平等的待遇。^^^^免费你这次的任务并不是针对妖精族,而只是为了铲平月光森林中的妖精部落,从而打通帝军以后北上的威胁。是这样吗?我亲爱的颇罗曼兄弟。”
  一股心悸自颇罗曼体内滋生,心脏仿佛被人揪了一下的感觉。他深深的看着孙放,顿时觉得站在面前的一股强烈的威胁。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表面上什么都不知道,但其实心里清楚的狠呐!
  颇罗曼又想,如果他在帝宫效力个两三年,难道真的只能混到千人副统领吗?
  见颇罗曼迟迟不答,孙放又道:“帝国既然不是针对妖精,便更加不会去招惹白蛇教会了。白蛇母神是所有妖精共同信奉的神明,她的信徒遍及格西圣斯东西南北。而帝国也绝对不会用自己的军队去和宗教势力产生直接的对立矛盾。可如果你把圣女抓了回去,又会生什么呢?颇罗曼千人统领,你该不会是嫌帝国太平,想给军人们找点事做做吧?”
  颇罗曼强忍着自己面不改色,但额头上已是汗落如雨。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胸内像堵了块大石头。
  顿了许久,他脸上才恢复笑容,但那笑容也是极其的不自然。“好,八万就八万!”
  孙放笑笑,摇头道:“不。我们俩兄弟谁跟谁?你既然说十万那就一定有你的道理,就十万!”
  颇罗曼惊讶无比,他实在不明白孙放这家伙究竟玩什么名堂。突然间,他竟然有些恐慌。“孙放啊!你就和哥哥说实话,你还想让我帮你干什么?”
  孙放邪邪一笑,暗想颇罗曼的确和自己玩过几年,多少还有些默契,他探出头,将嘴凑到他耳边,耳语一阵。每一字每一句从孙放的嘴里吐出,颇罗曼脸上都要多出一阵阴笑。到最后,这阴笑居然变成了**。
  而且这**,颇罗曼还笑的很大声。
  他将酒杯递给孙放,俩人的酒杯狠狠一撞,杯中的酒洒出大半。“成交!”
  十万金币对现在的孙放来说自然不是笔小数目,但他很明确的告诉颇罗曼他身上没有现金,于是他给颇罗曼开了张欠条,叫他自己回到幽冥鬼冢了找劳德洛去取。至于这笔钱能不能取到,那就不是孙放需要关心的事了。
  翌日,经过一夜的战争洗礼,昨日还绿意盈盈,生机勃勃的绿海茗萤此刻宛如一片废墟。未烧尽的残物向上冒着黑黝黝的烟雾,刺鼻的焦臭在空气中传播,扩散。这个清晨,给人一阵几乎窒息的呕吐感觉。
  初升的太阳光线并不剧烈,只有似乎数得清的几十缕淡薄的阳光从森林的茂枝间隙中穿透而入。仿佛因为绿海茗萤的缘故,让整个月光森林一阵压抑。
  绿海茗萤原来的大广场此刻已被倒塌的建筑物占去了一半的空间,加上驻守的人类士兵,这大广场前面那个“大”字似乎也应该去除。
  未战死的妖精都被关押在他们自己的牢房里,而近百个部落或大或小的领导被捆绑在广场中央。他们面色极度难看,双眼中存在的除了凌厉,便是愤怒。当然,在这些妖精中间,还有十几个人类。人类面容委屈,仿佛对自己的种族把自己和妖精们捆绑在一起十分恼火,但他们的脸上更多的则是无奈。尤其是最靠前的那个黑色头黑色眼珠的男人,他身着非常华丽,但此刻的模样也只能让人以为他是一个落魄的贵族,而且在这之前,恐怕还挨了不少的打。
  人类士兵在广场周围围成一圈,钢枪垂直的立在脚跟旁,枪尖指天,气势恢弘。
  一道响亮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一群簇拥的士兵从两边分开,一个年轻的军官大步走了出来。这个男人的出现,让众妖精一阵寒颤。但并不是因为他们惧怕这个男人,而是对缓缓跟在男人身后的灰袍法师畏惧不已。
  这个男人正是颇罗曼,他表情严肃,目光锐利,和单独与孙放在一起的嬉笑模样完全不同。他刚一停下,身后的士兵立马将一张大椅摆放在他身后,他缓缓的坐下,面对众妖精道:“烈格森斯帝国地大物博,在帝国疆域内生活的种族也非常多。帝国皇帝崇尚和平友好,并不希望与任何种族生矛盾与冲突。皇帝虽然仁慈,但却不是溺爱,他绝对不能允许生活在帝国疆域内的外族勾结他国,对帝国不利!”
  被捆绑在妖精俘虏群中的黑男人自然是孙放,听颇罗曼这一席话,他隐隐的感觉到每一个人的成功,或是混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都是有他的理由的。他虽然对颇罗曼的能力有所质疑,但这两年不见,他的确还是进步了许多。
  只不过颇罗曼的话,让妖精们陷入了迷茫。
  勾结他国?对帝国不利?大酋长冷冰冰的盯着颇罗曼,碧绿的双眼犹如是匿藏在暗处的猛兽瞳孔。
  颇罗曼坐在大椅上,摆出一个很舒服的姿势,道:“我们得到了可靠的情报,在你们绿海茗萤部落,经常有奴匈的人出现!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你们部落经常在月光森林中设置埋伏,拦截过往的烈格森斯人!”
  “胡说!”大酋长激动的喊道:“这是谎言,这是诬陷!”
  颇罗曼朝孙放等人指去,道:“你们还要狡辩吗?他们是谁,这些人类是谁?”
  “他们是……”大酋长一时哑口,他根本不知道孙放是哪个人类国家的人,只知道他自称是白蛇母神的信徒。但他心里也清楚,这信徒的真实度也不见得能高到哪去。
  孙放大喝道:“我是烈格森斯帝国的国民!我不是奴匈人!”
  颇罗曼颇有深意的看着孙放,道:“是吗?用什么证明呢?你的帝国户籍和证件呢?”
  “这……”孙放皱眉,朝身后的勒尔泰道:“东西呢?”
  勒尔泰脸色极为难看,颤抖着嘴说道:“主……主人……弄丢了……”
  “哈哈哈哈哈!”颇罗曼突然狂笑起来,他笑够之后,向孙放和妖精们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不要再演戏了。你们认为烈格森斯帝国的军官是一个愚蠢的傻子吗?”
  孙放的表情几乎扭曲,那样子像是刚刚上了处女被告知得到了花柳病,他对着颇罗曼狂喊:“请相信我,我真的是烈格森斯帝国国民!你仔细看看我的脸,奴匈人能长的像我这么帅吗?”
  孙放这一说,颇罗曼还真的探出头,他微微皱眉,像是真的在打量孙放的脸蛋一样。他看了许久,才点了点头,仿佛很诚恳的说道:“恩,的确长的不错。”
  “那我……”
  孙放刚想继续说下去,但颇罗曼却不再理会他了。他目光变得极其严厉,在众妖精中扫过,大声道:“我是一个仁慈的军官,在押送你们回幽冥鬼冢之前,我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们谁愿意把你们部落和奴匈人勾结的情况告诉我,我就放了他!记住,在仁慈的帝国皇帝的荣光照耀下,只要你们足够诚实,就绝不会受到惩罚!”
  闻言,众妖精中寂静无声,偶尔出的声音,也是叫喊冤屈。
  颇罗曼又道:“你们不珍惜这个机会没关系,现在在大牢里,你们的很多族人都在期待着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