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敌剑装 > 第634章 深陷重围

第634章 深陷重围


  黑旗之主完全没有将李刻舟的话放在心上。
  他露出凶残微笑:“小鬼!听你这口气,这三十年里,看来修为又有精进,但你太过无知,你以为,天下就你一个人修为在精进,其他人都停滞不前吗?”
  李刻舟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黑旗之主,平静道:“败你,不需要兵器,如果你能接我一招,而依旧站立,今日这场切磋,就算我输!”
  “小子,任你再狂,也改变不了惨败的结局。”
  他凝煞成兵,手中化出巨大战刀。
  此人之所以信心十足,是因为这三十年里,一身实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与三十年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接我一斩!”
  他一跃而起,劈空就斩。
  此人手中的兵器,并不是寻常的刀兵,而是由金煞凝成,碰着就伤,擦着就死,霸道异常,可以说不比剑气弱上分毫。
  李刻舟手中没有战戟,他手做刀用,虚空一划,施展真空灭杀刃。
  灭杀之刃是一道黑色雷光。
  正是九天秘魔神雷。
  这种雷光,是当初他大战薛冷人,与麒龙紫雷融合,异变后的产物,这种黑色魔雷,威力之可怕,比他破晓剑光,也不弱上哪怕分毫。
  “嗤……”
  魔雷化成的黑色光刃,斩在男子金煞战刀上,就如斩在了薄纸上,没有起到一丝阻挡效果,当即被斩成两半。
  “不可能!!”
  黑旗之主大惊失色,惊呼刚起,眼中就看到了一道近在咫尺的黑色雷光。
  “啊!!”
  此人一声惨叫,洒血坠飞出去,落在地上,又滚出十几米,这才爬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昏了还是死了。
  “啊??”
  百将惊呼,纷纷惊的站了起来。
  黑旗之主有多强,他们心知肚明,那可是金骑大帝麾下,排在第一号的飞将,也是仅次于大帝的至上强者。
  这样了不起的人物,今日竟然被人,轻描淡写给击败了,实力之强,让众人心生胆寒。
  高台,皇座上的金骑之主,眼皮猛的一抖,表情有些僵硬的笑了笑:
  “恩人实力,更胜以往,但我之前有言,双方不可下杀手,要点到为止,此人是我麾下第一大将,恩人这么干,实在让我有些为难……”
  李刻舟也不退场,开门见山说道:“我不愿再听废话,也不愿再干无聊的事,狼突!今日你达成我的两个要求,我会马上离开这里,如果你出尔反尔,我也懒的给你面子,我昔日给你的,我会悉数再收回来……”
  金骑大帝眼中闪过一抹怒容,他如今的地位,赋予了他专横的脾性,听到眼前这人,一而再再而三对他这么说话,顿时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火气。
  这时,百将之中,一人突然喊道:“小子,你今日来的目的,注定是达不成了,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想要见松月的母亲,他早已不在人世。”
  听这声音,正是荒瀑之主。
  而松月正是他的女儿。
  李刻舟听的失了颜色:“什么!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想到了魂飞魄散的兮寒,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次来,竟连兮寒的母亲,也已不在人世。
  他周身杀气充斥,看向那荒瀑之主:“是什么人干的?”
  荒瀑之主面露胆怯,隐晦的看了一眼上方,那稳坐皇座,岿然不动的金骑大帝。
  大帝看他看了过来,眼睛微眯,射出两道戾芒,深深看了一眼这荒瀑之主。
  突然!他长声冷笑:“看来我猜的不错,荒瀑之主,当日你卑躬屈膝,入我麾下,目的果然不单纯,今日你看到了此人实力,就迫不及待告诉他,那个女人已死的事实,想要借他的手,替你报此大仇,但你以为,他能做得到?”
  荒瀑之主脸色大变,本来一脸胆怯的面容,顿时一扫而光,双目充血,眼神近乎疯狂。
  这些年,他苟延残喘的活着,仅存在一个念想,就是要报此血仇。
  但是待在此人麾下越久,他就越发清楚,自己实力与此人的差距,本已心如死灰的他,在见到的李刻舟的时候,前所未有看到了希望。
  他早已知道,李刻舟与自己夫人的关系。
  他满脸仇恨:“狼突!无论你多强,在我眼力,始终是当初那个杂种,你辱我夫人不成,活活将她逼死,又负我女儿松月,害她一尸两命,此仇我今生不报,来生也一定会报。”
  李刻舟听的脸色阴沉,眼中露出懊悔:“当初我的确不该救你,想不到,你秉性竟如你的名字一般,狼子野心,今日我要你的头颅,告慰兮寒母亲在天之灵。”
  金骑大帝狂声大笑:“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今日的我,还是当初那个,被你从囚笼里救出的小子吗?”
  “你不来也就罢了,来了只有死路一条。百将听我号令,一起出手,将他给我生擒,我要用他的命,活炼出天下第一的劫甲。”
  此人麾下百将,无一不是昔日一方国主,修为个个入了等同剑修归真大成的境界,在这金骑大帝看来,任凭李刻舟实力再强,面对这股恐怖的战力,根本没有一丝活路。
  “杀!!!”
  金骑大帝大手一挥,做出了攻杀的指令。
  百将不敢不从,全都凝煞成兵,瞬间将李刻舟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轰击、喊杀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时!金骑大帝身旁,无声出现了一个枯瘦的老者。
  “铁邪!你说你能借此人,炼出旷世第一的劫甲,可有夸大的成分在里面?”大帝看着场中厮杀,慢条斯理问道。
  老者躬身行礼:“帝上,我愿以自己的人头担保,如果将此人活炼,我有十成把握,炼出的劫甲,比帝上身穿的六件劫甲,还要强上十倍以上,帝上拥有之后,必成为万古一帝,无论以前还是将来,都不可能存在,能与帝上匹敌的人……”老者信誓旦旦,口气满是自信。
  金骑大帝笑了:“很好!只有那样的劫甲,才能配的上我的帝身,接下来,就静静看此人,如何被生擒吧!”
  他话音刚落。
  轰的一声!
  百十号人,被一股狂暴的黑气雷光,猛的掀飞了出去。
  冲在最前面,身处最内围的人最为凄惨,被狂暴的雷潮一扫,顿时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