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之超级大矿工 > 235

  “算了,老三,我们该去练功了”旁边长袍大袖的黑衣人像是等得不耐烦了。看来这三人已经结拜了兄弟,那个长袍大袖的人是老大,那个忍者是老二,这个书生是老三。
  “好的,马上over”那个书生说着把长枪的枪头调转回来。
  一串枪花在劳德诺眼前一飞,劳德诺见那书生一调转枪头已经心惊,再看到那一连串的枪花,才知道刚才的打斗那书生还没用全力。劳德诺只能拼命向眼前的枪花扫去,因为他不知道眼前哪个枪花会变成实招,刺向自己。
  劳德诺边扫七、八下都没扫到,猛然感到寒光一闪,有一朵枪花如出水蛟龙般向自己袭来。他大骇之下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用窄剑来挡。
  “当”
  也许是情急之下爆发的急力作用,那窄窄的剑面居然真的挡住了这一枪,但劳德诺很快发现,自己的剑居然被那长枪挫出一个洞。还好那长枪没有从洞中穿过,否则自己哪里还有命在。
  “妈的,运气不错,再看看这招”那书生喊道。
  劳德诺哪里还敢看下一招,转身就飞奔了出去,只盼自己长八条腿来跑,但没跑出几步,劳德诺就一头栽倒在地。
  “二哥,又有劳你出手了”那书生看了看那个忍者模样的人。
  “呀,劳德诺现在还不应该死,但现在就死了,这戏还怎么演呀?”远处树林中传来了欧阳的尖叫声。
  山坡上的三个人听到说话声,都是面色一凛,紧张的瞅向了楚岩几个藏身的地方。
  楚岩几人脸上一阵黑线,见已经暴露了,只得走了出来。
  “兄弟,功夫不错,我们是来看热闹的,顺便也想看看你们手里那本书,嘿嘿”李郁热情的和那三个人打着招呼。
  欧阳雪却拉着楚岩往那几具死尸那边跑,口中还说道:“快,快,跟我过去看看,那个叫小军的好象是我们学校的同学”
  楚岩知道欧阳是第一次见死人,心里害怕所以才拉上自己的,同时楚岩还胆心欧阳遭到那三人的黑手,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忍者模样的人用出暗器的手法想当高明。
  坡上那三个兄弟刚开始一听欧阳说出来的话,以为他们是第一次修炼的人,但一听李郁的话想到第一次修炼的人见到自己杀人后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胆的来要密籍,而且这几个人一直藏在周围,自己却一直没发现,只能说这几个人是一个暗藏实力的奇怪组合。
  楚岩和欧阳雪跑到那个小军身边,楚岩试了一下那个叫小军的鼻息,已经是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楚岩又看了一下小军的伤口,这一剑刺得只是稍稍偏出了心脏一些,但小军那染红了的衣服及地下大片的鲜血说明小军已经失血过多,估计就是慕容在这里,如果没有血库小军的命也救不回来了。
  楚岩对着欧阳摇了摇头。
  “他,他真的是我们学校的,只不过不是我们系的”欧阳焦急的说道。
  那个小军只有一丝生命迹象了,不过他看到欧阳,眼中一亮,也是很高兴的样子。
  “你,你是很几次修炼”小军说道。
  “第一次,你呢?”欧阳吃惊的答道。
  小军做了一个‘二’的手势。
  “两次是吧?你们的任务是那个《紫霞神功》吗?”欧阳又问道。
  小军点点头。
  楚岩算是服了这两个人了,这个时候,这两个校友还有时间在这里打屁。但对着一个将死之人,楚岩又不忍心对欧阳说大敌当前,我们先走的话来。
  山坡上的六个人可没心情关心这边的情况。
  “你们也想要这本《紫霞神功》吗?”还是那个书生在说话,其它二个黑衣人默不做声的看着。
  “也不用要,只要让我们看一晚上就可以了,大家见者有份吗?”李郁满脸堆笑着说。
  那三人见李郁要密籍的态度很坚决,料想没些本事决不会这么胆大妄为,说话中带了些谨慎:“我们兄弟辛苦得到的东西,就凭你一句话就想得到吗?”
  “嘿嘿,那你想怎么样才能让我们看呢?”李郁继续问道。
  那个书生看了一眼那两个黑衣人,那两个黑衣人又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那个老大阴森的说了两个字母出来:“pk”
  “怎么pk?你们说清楚了”胡艳抢一步问道。
  “嘿嘿,我们三个人,你们五个人选出三个人来和我们打,三局两胜,如果你们胜了,我们这本《紫霞神功》不要了,送给你们怎么样?”那个书生说道,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对方如果是一个互补形的团队,每个人必定会有所长,有所短,这对于单打独斗来说,自己这三个是占上风的。
  李郁一想自己一方刚好也是三个主要战斗力,完全可战“好的”李郁不用商量,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欧阳雪依然在那边和他的校友叙旧,但没聊几句话,那人就闭上了眼睛。
  “小军,小军”欧阳雪一阵急呼,但小军已经气绝。
  “他已经死了”楚岩叹了口气说道。
  “呜、呜、呜,太残忍了”欧阳雪眼泪夺眶而出,一扭头就找到了一可以依靠的肩膀哭了起来。
  “别,别,别,别太难过,他,他没真的死”楚岩一动也不敢动任凭欧阳雪在自己的肩头鼻涕一把,泪一把。
  那边六个人中那个书生先走了出来,说道:“第一场,我先来,你们谁出来?”
  李郁看了看胡艳,因为这个书生的武功路数刚才几个人已经看到了,除了枪道劲猛,没什么新奇,李郁想让胡艳先上,这样会很安全。可胡艳看了看李郁,希望他先上。
  就在李郁和胡艳两个人相互谦让的时候,杜铁把目光从楚岩和欧阳雪抱成一团的那个方向收了回来,眼中一道红光闪过恶狠狠的说道:
  “我来打第一场”
  “什么?”胡艳和李郁同时惊鄂道。
  杜铁已经走到了阵中,他没有回头,而是向胡艳一伸手说道:“把你的剑借我”
  “你,……要么我来打第一场吧”胡艳有点后悔刚才没有第一时间上场,毕竟她是很想得到那本《紫霞神功》的。
  “我来”杜铁依然不回头,坚定的说道。
  胡艳气得不知道应该对着谁发火,她气得狠狠瞪了李郁一眼,说道:“都怪你”。好象她已经看到了杜铁输了似的,她愤愤的口中轻念两声,烈焰剑出现在她手中后,他把剑往杜铁身边一插,然后就撇嘴走到了一边。
  这一切杜铁当然都看在眼中,他的心中在想着“你们都瞧不起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看到一个真正的强者的,甚至是……”
  “二位哥哥,看来小弟走运了,拣了个软柿子,嘿嘿”那个书生回头对着两个黑衣人说道,显然他也从刚才胡艳和杜铁的对话中明白了杜铁在这个团队中的位置。
  “兄弟,承让了”那个书生又侧过头轻蔑的看了杜铁一眼。
  “哼”杜铁没有回答,眼光一寒,把牙齿咬和咯咯的响,把烈焰剑提在手中。
  “嘿嘿,兄弟,你修炼了几次了?”那个书生对着软柿子继续调笑着。
  “两次,打败你跟修炼几次有关系吗?”杜铁脖子上的青筋直跳。
  那书生见杜铁生气更是开心,这不是自乱阵角吗“两次,嘿嘿,我们哥几个都是修炼第六次了,跟你打斗算是以大欺小了,这样吧,我教上你几招也是可以的,不如你认了我做你的师父吧,嘿嘿”
  “要打就打,啰嗦什么?”胡艳气得对那个书生吼道。
  杜铁眼中的赤红一掠而过,他也没管胡艳说什么,对着书生说道:“不如我们两个再打个小赌,我们两个如果谁输了,谁就给对方跪下,认对方当师父怎么样?”
  “哈哈,妙极了,一言为定”那书生高兴的说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杜铁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乖徒儿,这个师父我当定了,为师先让你三招”说完那书生把长枪又调转了方向,把枪尾对着杜铁。
  “老三,不要大意了”那个长袍大袖的黑衣人对着书生喊道。
  “大哥放心,小弟心里有数”那书生答道。
  “看招”杜铁提剑在手,挥上去就是一剑。
  杜铁从没练过剑法,他的第一次修炼完全是在没有打斗的情况中渡过来的,他这又是第一次与人打斗,同时还愤怒在胸。他这一招根本不像是在舞剑,反倒像是在抡铁锤想砸死对方。
  那书生开始还怀疑杜铁是不是在骗他,所以还是打着十二分的小心,但见杜铁一出手后,他已经知道杜铁说的是实情,他只是用枪顺着杜铁的来剑方向一拔,就把杜铁的剑拔离了方向,然后那书生又是用出一招‘顺水推舟’,用枪杆在杜铁后背轻轻一推,杜铁就借着这股力道踉踉跄跄冲出去七、八步才停下。
  胡艳和李郁看得直闭眼,他们两人开始在旁边直接研究起来下一场谁上的问题了,他们二人对《紫霞神功》可是志在必得的。
  “好徒儿,师父可让了你第一招了”那书生挖苦道。
  杜铁刚才是因为看到楚岩和欧阳雪搂搂抱抱,一时生气才冲上来要比这一场的。此时一招过后他才知道他和对方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但赌都已经打了,自己难道还能退缩吗?他把剑一横怒目而视,这回他没有冒然进攻。
  “好徒儿,学得很快嘛,这么快就知道你的笨方法不行了呀”那书生嘴上的功夫也不错。
  杜铁在那书生身边游走了几步,但那长枪始终对着自己,自己的短剑无论如何也打不到书生的身边,他猛的用手中短剑对着长枪就砍,他想将长枪砍开以便冲到书生身边和他近战。
  但那长枪如同在杜铁面前开了万花筒,杜铁连砍几剑,好象眼前都是虚影一般,一剑都没砍到那长枪,就在杜铁又一次用出全身的力气向那长枪砍去时,那长枪的枪花却突然聚成一团向杜铁的胸前刺来。
  杜铁忙挥剑去挡,但那长枪又突然如灵蛇般向他的手上挑来,杜铁收不住手,手上的剑一下被那长枪挑飞。
  “第二招了,好徒儿何必那么麻烦那,你乖乖叫我声师父不是很好吗,嘿嘿”那书生收起长枪说道。
  “哼”杜铁咬咬牙低头拾起短剑说道:“战斗还没结束,还不一定谁管谁叫师父那”
  此时在远处,欧阳雪在楚岩的一再劝导下终于止住了哭声。楚岩见欧阳雪停止了哭泣,才敢直起腰说道:“那边好象交手了,我过去看一下”
  欧阳本想在那个小军旁边在调整一下感情,但突然看到旁边还有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吓得对楚岩忙喊道:“等等我”
  楚岩和欧阳雪快步走到了李郁和胡艳身边忙问道:“怎么杜铁和别人打起来了?”
  此时的胡艳看谁都不顺眼,狠狠的给了楚岩一个大白眼说道:“pk,三局二胜”
  “怎么,不用我上场吗?”楚岩可没把《紫霞神功》当成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一样,他以为李郁和胡艳把这当成是一次练兵的机会了。
  “不用”胡艳赌气道。
  “怎么能……”李郁刚说了一半的话收住了。
  李郁对楚岩尴尬一笑,又满脸堆笑的对胡艳说道:“老婆,冲动是魔鬼,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胡艳根本不理睬李郁的话,依然在看着场上打斗的杜铁。
  楚岩也知道胡艳的脾气,反正这本《紫霞神功》也不是几个人的任务,楚岩上不上场倒不重要,他只要在这里看着别有人受伤就可以了。在一场真正的大战前能给团队一次真刀真枪的历练机会也是不错的选择,楚岩索性抱着当观众的心态看了起来。
  此时再次拾起短剑的杜铁又开始在那书生面前游动,他一连走了几圈也不进攻。
  “乖徒儿,你在跟师父磨时间吗?”那个书生等得有此不耐烦了。
  杜铁依然在游走。
  “师父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磨机了”那书生终于等不及了,出手就是一枪。
  这时杜铁动了,他知道自己功夫差,跟本找不到机会冲到那书生的面前,所以他只能等机会。
  而这长枪的优势就是他的长度,如果那书生始终把敌人控制在一定的距离以外,那么就只会让对手有被动挨打的份。但长枪的短处也是他的长度,如果一但让对手冲到近身距离,长枪就只能变成抵挡的工具,就几乎失去了他的全部进攻能力。
  杜铁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只有在长枪刺出的瞬间才有可能用剑扫开长枪,为自己冲到那书生面前扫清路道,否则硬冲就一定会撞到枪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