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纨绔校花的首席校草 > 第五章:欢喜冤家

第五章:欢喜冤家


  知道说的是自己后,南宫临忧立刻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根,试图挡住,可...并没有什么用。
  “哎哎,寂潇,你看看红了没”
  南宫临忧指着自己已经彤彤红的耳朵,慌张的躲避可韵的目光
  “没有呀...”颜寂潇
  “真的?(º﹏º。)”南宫临忧
  “假的呀,哈哈”颜寂潇
  “......这我还能说什么”南宫临忧,一脸无奈。
  “哈哈哈不行太逗了。”可韵
  可韵笑的那是个夸张
  捂着肚子
  一会趴墨澈的肩膀
  一会头又一下子使劲扬到后面
  “你!我跟你势不两立。”南宫临忧
  南宫临忧恼羞成怒,整张脸都涨红了
  “切,随时奉陪,略略略。”可韵
  可韵倒是满不在乎,从小到大她戏弄的男生不计其数
  看这情况,大人在旁边乐呵的呀,刚见面感情就这么好。
  “嘿嘿,你们以后就住在这栋别墅吧!”墨澈爸
  “什么!”倾狂/可韵/墨澈/南宫临忧/君鬼邪/颜寂潇
  不错,默契十足,看这表情,齐刷刷的
  “我们大家的意思是,你们几个同居。”寂潇妈
  这笑……
  邪恶
  “不是吧,阿姨,我们不熟。”可韵
  “慢慢熟悉啦,你看现在感情就不错呀。”鬼邪妈
  “不是....哪里好了。”可韵
  摊开手掌,心理学表示这一动作有助于让人增加信任感
  可韵一定不要和他们同居
  “哎呀,好啦好啦,肯定是孩子们害羞了,我们懂,我们赶快走。”可韵妈
  掩面偷笑
  不是,一个个的怎么都笑
  “不行,我不要跟她们同居。”南宫临忧
  “不听话的话,你们的信用卡会告诉你们的
  @( ̄- ̄)@”鬼邪爸
  “爸,你又来……”君鬼邪
  ……好吧,有这么个坑比老爸,不是我的错……
  “能治住你们就行了。= ̄ω ̄=”鬼邪妈
  “好了,我们知道了。”鬼邪
  “可韵,你也知道的吧?”可韵爸
  “天哪!老爸,有时候我想一枪崩了你。”
  可韵一脸绝望,扒着脸
  可是大人们已经到了门口!
  “拜拜”可韵妈
  真……体贴,还带上门
  “啊!怎么能这样(\\\ ̄皿 ̄)ノ”墨澈
  头狠狠地磕到墙上
  “算了,接受现实吧”倾狂
  拍了拍墨澈的肩膀,以表安慰。
  “好吧好吧,房间随你们挑。”墨澈
  真的是无奈……
  可韵指着三道门
  “等等,除了那三间,那三间是我们的。”可韵
  “如果我们就要那三间呢。”
  南宫临忧一脸神气,摆明的小孩子脾气。
  “你成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可韵
  如果你凑近点,可以听到可韵磨牙的声音
  “对呀,你不是说随时奉陪吗?”南宫临忧
  这一脸无辜相
  “得得得,你随便”可韵
  可韵摆了摆手,不想跟他们计较
  “算了,我也不是那么不绅士的人,不要了。”南宫临忧
  “那不就得了,一开始抢什么抢。”
  可韵好心的给了他个白眼
  “行行行,说不过你”南宫临忧
  “哼╭(╯^╰)╮,老娘我也不欺负你们,随便挑。”可韵
  墨澈,寂潇默默看着这一切,一对欢喜冤家。
  ~~~~~~~~
  墨澈一行在看电视,君鬼邪他们也在玩手机,一切显得那么和谐,可是谁懂这和谐之中的尴尬呢。
  “啊~~哈~~(打哈欠)【现实中的小编也在打哈欠= ̄ω ̄=】,倾狂”可韵
  似是姐妹间的心有灵犀,倾狂看了看表
  “十点”倾狂
  “不是吧,才十点,才过了两小时。”可韵
  “呃呃”南宫临忧
  “呃啥?”可韵
  “我呃都不行吗?”南宫临忧
  “你这样子弄得我很尴尬的好不好,没办法接话。”可韵
  “那就不要接话了吗!”
  南宫临忧爬起来瞅着可韵
  “不接话会更尴尬的,你懂不懂,还有瞅我干啥!”可韵
  “瞅你咋滴”南宫临忧
  超级理直气壮
  “瞅我,你是不是暗恋我,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可韵
  可韵演戏这方面还是可以的,所以什么表情语气都在行。
  “你怎么这么自恋,还有,暗恋你个皮牙子。”南宫临忧
  “切,我有自恋的资本,不像你,如果不是暗恋的....那你就是喜欢我喽。”
  可韵,一脸贼笑,转动着智慧的大脑。
  “噗嗤,奥斯卡影后”
  倾狂给可韵默默竖了个大拇指
  “你耳聋吗?暗恋你个皮牙子,连暗恋都没有何谈喜欢你,你这个人真是奇了怪了。”南宫临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虽然说是开玩笑,但是南宫临忧还是生气了,他怎么会受到这种气呢!
  “哎哎哎,别跟我玩欲擒故纵,你这招可都过时了。”可韵
  “噗...吐了一口老血,你.....我....”南宫临忧
  “哎哎哎,是不是要跟我深情表白而紧张,是不是因为追我的人都排队排到了月球而有危机感,所以提前下手,哎呀,我懂的”可韵
  “对方表示屏蔽了你的对话。”南宫临忧
  “哎哎哎,又玩欲擒故纵,不是说了吗,这招过时了!”可韵
  南宫临忧赌气似的把头埋在枕头里,不言语。
  旁边的顾寂潇和君鬼邪虽然不能不义气的笑。但是也无法安慰这颗被调侃的心。
  而旁边的墨澈倾狂头靠在一起已笑抽。
  而忧可韵则是心情愉悦的不能再愉悦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