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寡言少语的你只对我微笑 > 第一章 也许真是上帝的安排

第一章 也许真是上帝的安排


  人们总说,在遇到对的人之前所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那个他的出现。一开始我不信,我总是认为眼前的那个人或者已经逝去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姻缘。也许是我不太相信未来的缘故吧。
  
  我也总觉得,现在的自己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接近幸福和成功。虽然以前从不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什么差错,但每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却又不出意外地发现,幸好我一直在进步和思考,否则我还是无法发现自己以前是那么地愚蠢。我也曾一度想要将自己无限地封闭在一个蚕茧里面,自生自灭,也不会受伤,也不会疼痛。但我终究做不到,也许真是上帝的安排。
  
  我认为一切事情都是有时机的,时机不到的时候我们因为冲动或者其他因素做出的事情,也只是让我们的人生经历更加丰满罢了。我所经历的所有事情造就了如今呈现在你眼前的这个完整、有一点“疯癫”的我。我是相信缘分的,我曾经一度害怕某个重要的人我此生再也见不到了,我担心缘分尽了,可缘分不听话,不是说几句好听的就能回来了,尽了就是尽了,而新的缘分,来了也是来了,更不是说几句言辞激烈的话语就能把他赶走的。
  
  我凭借我所总结出的人生经验快乐、肆无忌惮同时又十分努力地生活着,我更知道我遇到的每一个人的样子都是他/她想呈现出的样子,当然我也是。可我就是那么跌跌撞撞地遇到了你。
  
  命运总是出奇的相似,起初我总是记不清楚生命中各形各色的轮轮廓廓,甚至只是那么零星半点,直到最后才变得刻骨铭心,也许这就是我的慢热或者也可叫做逃避和深陷吧。我一如既往地在我的轨道上有条不紊地行进着,遇到了点头示意谦谦有礼的你,我便也礼貌回应,依稀感觉到阳光会映射到我的脸上,我微微笑着,时光仿佛一下子穿梭到几年前,其实我有一点害怕但更因为是心如明镜才害怕。
  
  列车缓缓行驶着,我看着车水马龙,感受着背脊被阳光照射的灼热,有一点红晕。其实人生不就是和同一个人坐了不同的列车然后一起去感受大自然。我有点讶异,你竟然对我了如指掌,竟然对我说过的话深深铭记,我有些愧不敢当,我有些大大咧咧。然后又相遇,你说末班车已走,你说只剩我俩和夕阳,我不懂夕阳,我只想追逐回家的那列车,却没曾想到过,也许,是不是你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滑稽,我说好滑稽沦落到徒步,我开始讲笑话逗你开心,你也一反平日被我逗得哈哈大笑,其实让人快乐是我的快乐,但让你快乐我忽然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们走了好久,我们走的好快,我们谈的好乐,一抹抹红晕奇怪地萦绕,直至你走后的几个小时,还不曾消逝。我一向反应迟钝,看着脸上的怪诞才惊觉是不是起源地在内心深处,竟然开始偷偷期待下一次偶遇,然而,你再不坐列车,你说太被动,然而,我想学你骑车,骑了一天觉太累,便也放弃。
  
  是那种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然后又怕没有话题让你尴尬的纠结心态,常常一句话憋了好久才有勇气和你讲出,看着你因为我的话嘴角渐渐上扬我便也舒心快乐了,会偷偷站在你的身边,会偷偷想要和你讲话,会偷偷帮你在大家面前解难,其实也挺明显的,其实你应该知道。
  
  常常在心里偷数今天讲话的次数,有几次是你先主动,有几次是我先主动,斤斤计较,句句量化。慢慢也开始光明正大开你的玩笑,慢慢也开始光明正大和你说你好和再见,慢慢也开始自然而然和你交流看你扬起笑脸,慢慢喜欢你。
  
  道理我都懂,我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还只是我表面看到的那样,我甚至有点担心我日常表现出来的不能将我的真正内心完全显现,我有时候会觉得是不是今天表现得太过疯癫,而导致你不愿再和我讲话,我也不知道。人这一生,总要以赤子之心对待,无论长多大,无论经历多少,无论通晓多少道理。并不是有多冷漠,就有多成熟。我也同时接受我对你的这份情意,我更愿意将这份珍贵化成一段文字,并非一段真实的感情。
  
  我愿化成风,去追逐你;我愿滴成雨,去滋润你;我愿变成光,去温暖你。生命如此短暂,遇见你是我的快乐,用我的快乐感染你更是我的快乐,想要让你更加快乐,想要让你的心绽放笑颜。我想了又想,然后你出现在我的梦里,我梦了又梦,然后终于再次见到你,如此如此,循环往复,我在这不定的轮回中寻找你,我在与你的欢愉中成全快乐,深沉与快乐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有很多时候沉默,沉默又是最好的康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