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梦回九七 > 第八章 一箭双雕

第八章 一箭双雕

    父母不肯买电脑,杨凡不得不继续在笔记本上默写着自己记忆中的文章。看小说首发推荐去方建似乎也已经习惯了他奇怪的表现,只是在老师将要提问的时候用胳膊肘捅捅他的腰,其他的就一句话也没说。
  
      这天晚上,杨凡的父母可高兴坏了。他们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一直“学习”到午夜十二点才上床睡觉--要知道,以前杨凡还从来没学习到十点半之后过。
  
      “嘿,我看他确实挺想要台电脑的,不然就给他买了吧。”周霞对丈夫说。
  
      “嗯……再看看吧,再看看……”杨威荣也有些心动,不过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第二天七点之后才被母亲叫醒的杨凡整个早上都不停的对自己这样说。再这样下去,陈芊芊是一定会跟自己“拜拜”的。他已经在“梦”里失去过她一次,那种极度的失落和失去所有的目标,整个人空荡荡的感觉到现在还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从桌上抓起一个馒头,杨凡就匆匆忙忙的冲出了家门。走到大街上,他又稍微放慢脚步。他可不想成为昨天那种车祸中的牺牲者。狠狠的啃着手里的馒头,杨凡一边走一边想心事。
  
      “杨凡。”一个杨凡朝思暮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惊喜的转过头去,杨凡还保持着啃馒头的动作。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很不雅观,赶紧尴尬的把馒头藏到身后,囫囵吞枣的把嘴里的馒头咽了下去。
  
      “真巧啊。”陈芊芊紧赶了几步走到杨凡身边,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很少见你这么迟才到学校哦。”
  
      “啊……是啊。”杨凡结结巴巴的说。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都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了,怎么到她面前还说不出话来?
  
      “哎,你什么时候偷偷自学了微积分啊?听说那个可是很难学的呀。还有,你的英语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莫非以前一直是在……嗯?”陈芊芊跑到杨凡前面,倒退着走。一双美丽的眼睛盯的杨凡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绝对没有。其他嘛……主要是我最近比较用功嘛……你看我眼睛边上是不是有黑眼圈?”
  
      杨凡虽然说话结巴,可是却在心里不停的用最肉麻的话赞美主。当陈芊芊真的停下脚步凑近了看杨凡是不是有黑眼圈的时候,他简直觉得被这一段路就是人间最美丽的天堂,而他就是天堂里那个最幸福的人了。
  
      “呜……还真的是……”陈芊芊倒不觉得刚才的动作有什么不妥。她与杨凡做了十年同学,两人也可以算得上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而且在这个时期她的心灵还没有受到网络时代的观念影响。
  
      “那当然啦,不用功哪里能有成绩呢。”说到正经话题上,杨凡又找回了些自信,“你说呢?”
  
      “那倒是。哎,对了,你哪天说的单词好象有好些我都没听过,你在哪本书上看到的?哈,听起来很不错啊,介绍给我吧。”
  
      “那就是……”
  
      两人一路聊着走到了教室门口。和陈芊芊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显得那么短暂,杨凡还是第一次希望上学的这段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看到杨凡居然和班上最漂亮的大美女一起走进教室,张蓬“呼”的一声就从座位上窜了过来。一边把刚抄完的作业扔给杨凡身边的方建,一边嘴里还吹着口哨。“哇奥,和陈大美人一起来学校呢!有什么感觉?”
  
      “如梦如幻啊!我就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天堂……”在朋友面前,杨凡毫不在乎的和他们开着玩笑,他甚至没有掩饰自己对陈芊芊的爱慕。
  
      “切!本大侠还不知道你?也就是有色心没色胆。”张蓬拇指向下冲杨凡一比。
  
      杨凡也不生气,反倒笑着叹了一口气:“唉,总比某些人色心都没有,一辈子当太监强哦……”
  
      “谁说本大侠……”张蓬说到一半突然笑了。刚才杨凡的话其实就是一个陷阱,如果他说自己想当太监当然不可以,如果他说自己不想当太监,那一样会被杨凡追问:那你的mm在哪里呢?
  
      张蓬笑着说:“好你个杨凡啊,诱我上当是不是?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老汤来了。”杨凡突然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吓的张蓬又刺溜一声跑回了自己的座位。等他惊魂稍定,才现老师原来还没来。刚准备过来找杨凡算帐,结果被他的同桌,杨凡的另一位死党赵风平一把拉住。
  
      “这回是真的来了。”赵风平在张蓬耳边轻声说。
  
      由于昨天晚上违反了自己的生物钟,杨凡整个上午都显得昏昏沉沉的。刚开始的几节课他还能勉强支持着听下来,可是最后一节小刘老师的课他就实在是支持不住了。虽然刚从大学毕业的小刘老师在他们班所有的老师里长相算是最能看的过去的,但是她的魅力还不足以让杨凡克服睡魔的困扰。
  
      看到昏昏欲睡的杨凡,小刘老师感觉更加奇怪。这个昨天还显得有心努力用功的小家伙怎么又突然又懒起来了?
  
      “杨凡。你来回答一下。我们这个学期曾经学过几篇鲁迅先生的文章?”她突然提了一个问题。
  
      方建赶紧用胳膊捅杨凡:“问你哪,哎,问你哪!”他歪着嘴小声喊道。
  
      “啊。”杨凡从半梦半醒之间清醒过来,他猛然站起,不过却只能茫然的看着老师愣。他实在不知道刚才小刘老师问的是什么问题。
  
      “我们学了多少篇鲁迅的文章。”方建继续歪着嘴小声提醒。不过他却不敢移动身体,甚至不敢过分的张开嘴巴,所以他提醒的音量可想而知,站起来的杨凡根本一无所闻。
  
      看着杨凡像块木头似的站起来,然后同样像块木头似的紧闭着嘴巴不说话,小刘老师不知怎么的就涌起一丝怒气。她正要作,杨凡却又开口了。
  
      “这学期我们学了两篇鲁迅先生的文章。”
  
      “你刚才怎么不回答?”
  
      “刚才我在想啊。”杨凡一脸无辜的样子,全班哄堂大笑。
  
      “恩,那你先坐下。”他答上了问题,小刘老师便不好作,只得忍着怒火让他坐下。
  
      好在经过这一场惊吓,杨凡再没有了刚才那副睁不开眼睛的样子,多少让小刘老师觉得有面子了点,便没有再找他的麻烦。下课铃一响,她便宣布下课,夹着书从教室离开。
  
      “谢了。”小刘老师刚走出教室,杨凡便走到前桌的曹琳芳面前,一脸真挚的向她道谢。刚才要不是她在笔记本上写下了问题和答案,恐怕自己就要被小刘老师抓反面典型了。
  
      “没什么,互相帮助嘛。”曹琳芳微笑着说。
  
      杨凡向她伸出一只手。曹琳芳惊讶的看了杨凡一眼,然后脸微微一红,伸出手轻轻和他一握,立刻急急忙忙的背着书包走了。
  
      “喂,你什么时候变得胆子这么大了?”赵风平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杨凡身边,一拍他的肩膀,“早晨才和陈大美人一起进门,放学就又调戏起曹大美人了!还想一箭双雕啊?”
  
      “哪有这回事!”杨凡对赵风平微微一笑,但他的心却像被扎了一下。
  
      曹琳芳啊……唉!你说,我该怎么面对你呢?杨凡的思绪又回到了当初的梦中……
  
      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里,脸色苍白的曹琳芳躺在病床上。原本娇艳美丽的她却已经瘦的几乎看不出人形。苍白的脸色与旁边的照片比起来,更是会让看见她的人都感觉到揪心的痛。
  
      杨凡就坐在她的病床边。三天了,他在这里陪了她三天。虽然这三天里有两门考试,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心思参加。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病床上的曹琳芳,这个曾经也美丽的会让人爱到心里的女孩子突然在几天前打电话给他。
  
      “我快要死了。来陪陪我好吗?”曹琳芳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平静而柔和,就像她脸上永远带着的宜人的微笑。
  
      “你是曹琳芳?”虽然已经有快三年没见过面,但是杨凡依然能立刻听出她的声音。有些人你或许不会总是想着她,惦着她,但是却绝对不会忘记她--曹琳芳就是那样一种女孩。
  
      “恩。”曹琳芳的声音里似乎还带上了一丝顽皮的笑意,“为了找你的电话,我可花了不少工夫呢。”
  
      “啊,我这几天有考试……”杨凡并没有相信曹琳芳的话,她的语气实在不像是一个快死的人。而且,杨凡也更愿意相信这个好朋友是在跟他开玩笑。
  
      “你到底来不来?”声音里似乎又加了点赌气的成分。
  
      “我真的有考试,考完了我去看你好不好?”杨凡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很可笑,他好象在哄女朋友,可是他和曹琳芳却什么关系也没有。就算硬要说有,也不过是高中的时候坐了三年的前后桌而已,他们之间恐怕说话都没有过二十句。
  
      “不好!”
  
      “为什么?”杨凡很惊讶。他不明白曹琳芳怎么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他甚至在想曹琳芳是不是把自己当作别人了。
  
      “杨凡!”
  
      “恩?”
  
      “因为我喜欢你。”说出这几个字之后,杨凡在电话里就能听出来。曹琳芳哭了,而且哭的很伤心。她哭泣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非常清楚。
  
      “别哭别哭。我马上就来。你现在在哪里?”杨凡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局面,他慌慌张张的一边试图在电话里安慰曹琳芳,一边打听着她的位置。
  
      “我在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