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梦回九七 > 第一三九章 吝啬善人

第一三九章 吝啬善人

    一七一八k文学提供最新章节    曹琳芳见状,赶紧凑过去一看。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报纸上一行大大标题,赫然映入她的眼帘——大方背后的吝啬,然后是一排副标题——揭开通灵者的真面目。
  
      “怎么回事?”曹琳芳疑惑地问道。
  
      “你自己看吧。”杨凡显然已经知道了详情,只见他脸上略带尴尬,无奈地说着。
  
      曹琳芳很快地浏览了一遍,然后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
  
      在这篇评论性质的新闻中,记者采访了南京红十字会等多个慈善机构,了解到有一个热心的富翁持续给他们汇了数目不小的匿名捐款,这些捐款的间隔时间各不相同,金额也每次都不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汇款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这个记者相当机灵,在南京市新冒出来的几个富翁中调查了一圈,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杨凡身上,而经过比较,他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看法,因为把每一笔捐款按时间次序排列,正好和通灵者每一次得到的稿费相互对应,每次的捐款都是税后稿费的十分之一。事情巧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但那个记者还做了最后一步的确认工作,把汇款单上的笔迹和杨凡的字迹进行对照,经专家验证,两者确实系同一人所写。
  
      本来,这种匿名捐款,而且捐出了那么大的数目,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通灵者一共捐献了四百多万人民币,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这绝对是不可想象的了,而且十分之一的比例,虽说不大,但那些富翁们,又有哪个真正舍得花这些钱的?尤其是通灵者捐出这么多钱还坚持用匿名的方式,显然不是为了求名,这样的当代雷锋,绝对会是个正面教材中的典范,绝对会被媒体大书特书、大肆赞扬的。。
  
      但问题是,通灵者持续不断的捐款,在某一天突然中断了,而这一天,正好是他拿到《黑科技时代》在美国出版的第一笔稿费的时候,之前,除了得到八十多万欧元的稿费后,他依旧按比例捐出的八十多万人民币巨款,几乎每次都是几万几万的小笔款项,而现在,这笔稿费超过了千万美元,如果也按照十比一的比例来捐款,那计算过后,一次就得有千万人民币了。而在这时候中断,含义也是不言而喻的——通灵者舍不得这笔钱了。
  
      自然的,那位记者下面也没什么好话,虽然说得还是比较委婉的,但作为杨凡的女朋友,曹琳芳还是看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看完后,曹琳芳看着杨凡,问道:“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你后来就没去捐了?”
  
      杨凡忽然一阵心虚,点点头说:“是真的,不过,我有我的理由。”
  
      曹琳芳点点头说:“好,我听你的解释。”
  
      杨凡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第一,老实说,现在我很需要钱,或者说起点很需要钱;第二,我觉得哪怕是我全部都捐出去,还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第三,钱放在我这里,会生出更多的钱来,到时候,我会捐出更大数目的。”
  
      等杨凡说完,曹琳芳问道:“先说你第一个,你现在还缺钱吗?”
  
      见曹琳芳透着明显的不信任,杨凡苦笑着说:“钱当然是缺的,就说房子吧,我本来想给老爸老妈买套好一点的别墅的,让他们住得更舒服些,而且现在我们苏州地价房价一直在涨,买了放着都会很快升值的,可我最后还是没买。。”
  
      “那你的钱都到哪儿去了?”曹琳芳马上问道。
  
      “别紧张,我可买包养什么小蜜。”杨凡开了句玩笑,然后解释说:“最近我们起点的支出实在太多了,为了今后的发展,这些钱是必须要花的,但我们的经济却已经很紧张了,贷款都已经贷了不少,如果我还大笔大笔地捐款的话,确实也说不过去了。”
  
      “支出?你们有什么支出呀?”曹琳芳还是不解。
  
      “这个就多了。”杨凡掰着指头,一个一个地数着说:“最近我们出版了一大批小说,但还没正式上市,本钱倒是花了不少;我们那个起点阅读器,不少人抱怨说功能太单一,连个计算器都不如,所以我们也正在开发和生产中高档产品,这笔费用不小的;另外,是我两部小说的动画和漫画制作,现在都是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的;而更花钱的,就是那个游戏制作了,这个我前几天和你说过的;还有,我们大面积在全国发展销售网点,现在也还是支出阶段,另外网站升级什么的小费用也不用说了。对了,还有美国的出版社,我们打算组织一个翻译团,在国际上大规模出版我们起点的小说,这也是要钱的主。”
  
      “嗯琳芳听得不住点头,最后笑着说:“看来你们现在正好是过渡阶段啦,听你说的这些,都是很快可以生钱的吧?”
  
      “对呀。”杨凡开心地说:“只要挺过了这个阶段,我们来钱就更容易了,也能有更大的发展。”
  
      “那到时候你再捐款吗?”曹琳芳问。
  
      “也不了。”出乎曹琳芳的预料,杨凡摇了摇头,说:“我不想再这么捐了,我打算自己搞一个慈善基金,干脆做大。当然,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来说,还差得远。”
  
      想了想,曹琳芳又问:“听你口气,你想经商了?”
  
      “不想。”杨凡马上否认,“经商的话,我不是这块料,我是不会脱离我小说的本行的。其实,我看你也有个误区,一直以为只有经商才能发财,事实上,我现在发现,写书才是真正的发财之道。”
  
      “又在做白日梦了。”曹琳芳又白了他一眼。
  
      “呵呵,你就等着瞧吧。”杨凡笑嘻嘻地说。
  
      这次的吝啬风波,杨凡在曹琳芳面前是摆平了,但在外界,却是闹了个沸沸扬扬。最初披露事件真相的那位记者论据充足而且可查,无可辩驳,而其中的焦点人物又是最近风头正健的大学生作家通灵者,争论的话题也很新颖,因此一下子吸引了众多的评论员,以及数量更多的读者。
  
      对这件事,正面一方是非常理直气壮的——通灵者无私地匿名捐出了几百万,如果这还是吝啬鬼,那天底下有几人不是?但反面一方也同样叫得很响亮——数据事实摆在面前,谁都不能否认,通灵者对于小数目是不怎么在乎的,但金额一大,他就不吭声了。
  
      对反方,正方是相当气愤的,如果按他们这么说,一旦开始捐款,就必须不停地捐下去,成为一种一但背上就永远不可卸下的责任,否则就是缺少人情味的吝啬鬼,这样的话,还有谁会去捐款了?这不是逼着大家把已经准备好的钱再放回口袋吗?
  
      而反方,也同样有些义愤填膺,在他们看来,通灵者靠写书就有了这么高的收入,自己已经一辈子吃不完花不完了,还在乎这么十分之一的稿费,实在有些不可理喻。而且,更重要的是,通灵者曾接受过社会上无数人的帮助,当初为了他,无数人慷慨解囊,甚至自己到医院去检查骨髓类型,这些捐出的钱,对通灵者后来的收入来说确实小得可以忽略,但那也是大家的血汗钱,也是大家省吃俭用出来的,难道,通灵者连自己十分之一的收入都不肯拿出来回报社会吗?何况,要不是广大读者对他的,通灵者的书能这么热吗?如果他的书不热,能被外国出版社看中吗?
  
      双方的理由看起来都是很充分的,一时间,争论者谁也说服不了谁,而旁观者则是看看这个有理,瞧瞧那个也对,基本上是有了一篇议论后,不管是哪方的观点,都会立刻得到一片赞同声。这样双方都得到的辩论,似乎还是第一次出现,但它对百姓眼球的吸引力,无疑是无比强烈的,而通灵者这个名字也再度成为大多数人茶余饭后挂在嘴边最多的名词。
  
      在这场论战中,正方始终有着反方无法辩驳的必杀技,那就是通灵者没偷没抢,唯一能指责他的只是他的吝啬,可他已经捐出了几百万人民币,还说他吝啬,实在是牵强了些。而反方同样有着自己的大绝招,那就是通灵者停止捐款的时间太不正常,或者说太过巧合,连正方都无法否认,通灵者是不想捐出那一千万的,但正方又无法说出,通灵者已经有了几个亿,为什么还在乎这些。
  
      然而,当接下来起点的一系列举措逐一出台后,经过专家们的分析,正反双方都是恍然大悟,明白了通灵者为什么会临时变得吝啬起来,因为,他确实缺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