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番外 一代补丁一代神,代代补丁……有法神

番外 一代补丁一代神,代代补丁……有法神

【【既然是魔兽世界,怎么能少得了日常亲儿子?所谓一代补丁一代神,代代补丁有法神,今天白夜发一段魔兽的日常给大家看看,看看大家认出了其中的那些职业和技能。哦对了,日常指的不是日常任务,而是因为某些职业太厉害,每天都有人去论坛吐槽,然后就被称为“日常”。】】
  
      当一个人类圣骑士踏过层层尸体,盔甲上布满凹痕与血迹,脸上还留着刚才一个兽人战士被砍杀时所溅射出的鲜血,吃下铁匠铺刚刷新出的狂暴Buff,迎面冲过来一个骑着亡灵马的死亡骑士,随即下马则高举起他的双手剑向圣骑士致礼,圣骑士也立刻拔出剑刃向其回礼致意。
  
      两人都知道这场决斗将决定着铁匠铺的归属,战场中的其余所有人也都知道铁匠铺的残局将影响着未来整个局势的走向,联盟是否能够守到旗帜变色而实现翻盘,部落是否能够保持三点并继续拉大分线优势,全取决于两人这宿命般的对决
  
      如此像太极一般呈现出黑与白之间互相交织着各自意志的生命状态,随之则朝着命运的方向而迅速地旋转起来,使玩家自身的意志而凌驾于对决的胜负之上,成为短暂游戏记忆中被封存在那一瞬间内的永恒,也只有这样才能被称作为沿着天道轨迹所遵循着的平衡,这才是玩家在游戏中所能够追求的永恒境界
  
      这就是我所想要的WOW
  
      就在此时,突然从伐木场空降下来一个侏儒法爷,摆了一个卖萌pose,圣骑见后,连忙退下,他知道这场胜负已定,虽感慨不能手刃部落,但为了大局考虑,只得拍马扬鞭,赶向金矿,而死亡骑士泛蓝的眼睛中掠过一丝惊恐,那是来自地狱底层的惊恐,一个每天与死尸为伴,与杀戮通行者绝望的惊恐。
  
      死亡骑士不觉得向后退几步,握着剑的双手不住的颤抖,身边的食尸鬼也怯懦的躲在主人背后,仿佛预见到了自己接下来的结局。
  
      恐惧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种为了部落而战的信念,鲜血与荣耀,明知是死也要亮剑。而侏儒法爷表情淡定,很绅士的微笑着说出了一句致命的话,MayIbiuyousir?
  
      然后只听得寒冰破碎的巨响,犹如巨雷劈石的声音传彻整个阿拉希盆地。所有人都不觉为之震惊,但喊杀声很快的又再次响起,部落与联盟的胜利还未结束,人们都报着自己的阵营的信念战斗着。
  
      在铁匠铺只停留着一具冒着寒气的尸体,曾经代表着残忍的蓝色眼睛已经暗淡无光,他的嘴微微张开,仿佛还想喊出那句——为了部落
  
      然而战斗并未结束,就在侏儒法师重新开启寒冰护体跑向铁匠铺旗帜的瞬间,一支弓箭射向了法师,他觉得两眼一黑,迷茫的在原地打转,他的心头一沉,想起了离开家来到阿拉希之前妻子临行的吻,和那句,一定要和你的水元素一起回来。
  
      法师被冻结在了寒冰之中,这时候他睁开眼,终于看清了周围,他知道这不是自己释放的法术,而是来自一个更强大的施法者,转瞬间,他的寒冰护体已经消失,自己施加的魔法都在不断的消失,之后他看到了一个泛着红光的猎人,脆弱的身躯马上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他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里面有他和他妻子的相片。他知道这次也许不能再回到那个温暖的家,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无法逃避,只能一战。
  
      侏儒的身躯有多小,大概只和牛头人一直小腿一般大,小的身躯让他在各种战场中成功躲过了部落的追杀,但是面前的这个敌人,是说打蚂蚱的眼睛,就绝对不会伤到它的翅膀的。
  
      法师吐出一口鲜血,他显然已经不能支撑住被弓箭穿刺造成的重伤,寒冰再一次覆盖了他的身体,这一次,法师知道这是他自己释放的魔法。来保护自己。
  
      这个法术只能持续10秒,曾经无数敌人都在寒冰面前抱着遗憾,等法师再次出现后,就是敌人的死期,但是这一次,法师知道,这也许是他释放的最后一个魔法了。
  
      10秒钟,能做什么,回忆自己的爱情,感叹这一生的短暂,还是遗憾自己未能达成的心愿,法师没有这么做,他只是默默的咒骂着敌人,一面想念着自己的妻子。
  
      时间回到了3天前。
  
      “不要去阿拉希,你已经不是当年伟大的魔法师了!”法师的妻子泪如雨下,“我怕,我真的怕……你再也不会回来。”
  
      “不会的,我是一个老兵,绝不能临战脱逃,何况在大小战役中,我什么时候受过伤?”侏儒法师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可是,你的父亲已经不再爱你,失去了父爱的你,到底能走多远?”妻子还是颤抖着摸着眼泪,甚至不敢直视法师的双眼。
  
      “父亲不会让我死的。”侏儒法师披上了斗篷,拿起了法杖走了出去。妻子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法师的魔法持续不了太久,终于他从寒冰中出现,他试图用空间魔法将自己传送走,可是很快出现了一大群野兽,包围着他。
  
      当法师绝望的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股神圣的力量将他包围,瞬间他觉得流逝的生命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伤口在顷刻之间以肉眼所能见的速度愈合着,他欣喜的回头看看是谁来了,可是下一秒,他的眼神又暗淡了起来:“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亲爱的,我绝不会让你死在这里,就算死我也不会离开你!”
  
      对面的巨魔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握紧了手里的弓箭,“愚笨的联盟,既然你们这么希望死在一起,那我就成全你们吧!”箭矢如雨滴一般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射向对方。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失,猎人的体力也在逐渐流失,此刻他认识到击杀对面的两人已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不过他依然镇定,多年来的狩猎使他的耳朵格外灵敏,远处传来了座狼的低吼与三轮车的引擎声。他知道只要再拖延一会儿,与赶来的同伴一起干掉这两个联盟拿下铁匠铺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计划很完美,猎人一边射击一边控制宠物拖延,忽然眼前一黑,脚腕一阵剧痛,糟糕!断筋!变化来的如此突然,猎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一对三是不明智的,但是部落神箭手的荣耀不容玷污,他瞄了一眼箭袋里剩余的箭矢,挺起了胸膛,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迎接自己的最后一战......
  
      等他瞄准这个不速之客,对方的出剑快如雷霆,劈天震地的一声,周围的大地都颤抖了,猎人昏厥了过去,只感到自己的手指被砍断了一截。
  
      他努力的振作起来,睁开那不知道被谁的鲜血染红的双眼,定睛一看,果然是一名联盟的暗夜战士。
  
      猎人在近几个月征战各个战场,他深知这样训练有素的战士不是很容易战胜的,虽然他已经成功爆头多名战士,但是现在的局面是1对3,对自己十分不利。
  
      猎人抖擞了精神,摆出了自己的防御架势,他可以短时间内应对任何攻击,可是之后呢?难道不得不打破戒律,开启第二姿态?
  
      在同一场战斗中用掉2次战技是猎人的耻辱,但是形势所迫他不得不如此,就当他准备重整旗鼓,再次召唤兽群时,一个声音响起。
  
      “遍体鳞伤啊,战友。”巨魔的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是谁?猎人警觉了起来,1秒之前,最近的一个友方声音还在300米开外,突然出现的这个人,在哪里?
  
      侏儒牧师突然痛苦的低下了头,背后出现了一个带着斑马条纹和巨魔獠牙的猫科动物,法师大叫了声“不!”,可是随着一声怒吼,侏儒牧师已经倒下,之前的箭伤留下的创口被这只野兽撕裂。
  
      “当即死亡。”战士回头瞥了一眼冷漠的说道。“摆好架势,小个子,你可没时间关心别人,我们面对的是上届战神赛的冠亚军。”
  
      “什么?”侏儒法师还没从失去妻子的痛苦中回过神来,就又接受了第二次打击,他握紧自己的法杖,一面把自己的妻子冰封,一面缓缓的站起来。
  
      “准备冲锋!”战士大叫一声,手中的巨剑直指野兽,“先干掉比较弱的一个。”
  
      话音未落,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了过去,速度之快,让地面都燃烧了起来,可是野兽只是摆了摆头,一股飓风将战士吹离地面,法师想要帮战士解围,放出了冰霜新星,可是野兽身上冒了一股烟,这个魔法尽然不起作用?
  
      侏儒法师恐惧的后退,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现在的战斗和以前完全不同,父亲,你到底在哪?
  
      “你在看哪里?你的对手在这里。”巨魔的獠牙在阳光折射下反射耀眼的光芒。“我承认你们都很勇敢,可是你们将死在这里,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巨魔搭上了弓箭,射向法师。
  
      “至少,让我在死前做点贡献。”法师心理想着,气定神闲,他放下了一个冰霜之环,点燃了一枚冰霜炸弹扔给那个咬死了自己妻子的野兽。
  
      紧接着,一支弓箭贯穿了法师的头部,法师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放出了最后一个魔法,把自己和妻子一起封在了寒冰中。
  
      “哼,好歹算有点用处。”战士已经从飓风中摆脱,他突然手冒血光,体型也增大了一倍,并且插下了一只战旗,武器如开天辟地一般砸向地面,野德被这威力震昏了过去,但是残存的意识让他拼命的求救。
  
      “帮我搭把手,猎人,我忘了共生无敌!”野德很懊恼,“谁能料想到这个正规军只有一个骑士,还是惩戒,而且还早早就挂掉了,我只需要2秒施法,可他1.8秒就已经阵亡,真是废物一个。”
  
      猎人收到了求救自然不敢含糊,一连射出好几发弓箭,可是战士看似已经快要支持不住,可是他却不会倒下。
  
      “该死的,为什么现在战士都几乎是不死之身。”巨魔大叫到,“快逃!”
  
      野德恢复了意识,用比平常快几倍的速度想要逃离战区治疗自己,可是战士原地一跃,居然比他速度还快,战靴落处,野德应声倒地,口吐一口鲜血。
  
      “还是当即死亡。”战士又轻蔑的笑了一下,“我一直在找真正的挑战,寻找真正的敌人,我想这个对手值得一战,猎人。”
  
      “不!你杀了我的战友!”巨魔撕心裂肺的大叫,他恨不得立刻杀死这个战士。
  
      “这是你逼我的。”巨魔的右手使劲的抓着弓箭,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开第二套技能了。
  
      “如果不杀了他,你怎么会认真和我一战。”战士明白自己虽然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但是战斗力仍然低于对方,可是战士信仰着天堂,不惧怕死亡。“老子冲锋你的时候就没想要活着回去。”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