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六十二章 信春哥原地满血复活

第六十二章 信春哥原地满血复活

乌瑟尔所不满的,是阿尔萨斯对战争这种近乎于儿戏的态度——在圣骑士眼中,这并不是一个君主应有的行为。乌瑟尔看着阿尔萨斯幼小的脸庞上,并没有为莫格莱尼的倒下而泛起任何波澜,忍不住说道:“阿尔萨斯,是不是应该去查看一下莫格莱尼的伤势?”虽然这样问,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团长心中还是认为,整个骑士团最有天赋的圣骑士,已经陨落了——乌瑟尔还从没见过有什么人,在胸腔被砸扁的情况下还能活下来。
  
      阿尔萨斯在莫格莱尼倒下的那一刻,其实也很是紧张;但是霜之哀伤在第一时间告诉他,圣骑士还没有死亡。霜之哀伤对于灵魂的感知无人能及,既然小魔剑说莫格莱尼没有死,阿尔萨斯也就不再惊慌,继续淡然地看下去,看看莫格莱尼还能带给自己什么惊喜。
  
      就在德雷克塔尔把目光转向阿尔萨斯和乌瑟尔的方向,想向这些人类宣布自己已经胜利,让他们履行承诺的时候,却听到人类军队和自己氏族营地两边同时传来了惊呼声——区别是,人类那边带着一点惊喜,而兽人这边则是惊慌。
  
      老兽人转过身来,看向自己的对手。莫格莱尼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耀眼的白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活像一个太阳。离莫格莱尼最近的德雷克塔尔感受最为强烈,那白光让他眯起了眼睛,甚至无法直视“死而复生”的圣骑士。
  
      德雷克塔尔看不清莫格莱尼现在的状态,心里十分不解——击中对手胸膛后,单手剑上传来的骨头碎裂的手感是不会有错的;折断的骨头会刺入莫格莱尼的心脏和肺部,在短时间圣骑士就会迅速死亡。
  
      无论是什么样的治疗手段,萨满,圣骑士,或是牧师,都没有办法将内部的伤势复原。那么,自己的对手是如何“死而复生”的呢?——德雷克塔尔倒在地上之前,一直在苦苦思索这个问题。
  
      从莫格莱尼重现站起来的那一刻起,决斗的结果已经注定了,双眼无法视物的老兽人被轻松地击倒。莫格莱尼并没有用长剑洞穿德雷克塔尔的咽喉,而是用沉重的铁护手将老兽人砸晕了过去。
  
      阿尔萨斯,乌瑟尔,还有几名和莫格莱尼相熟的圣骑士,一起向他走去。兽人营地里,以裂齿为首的兽人战士们想要冲过来,却被两队快速冲锋过去的圣骑士挡在了门口。面对整齐的剑锋和杀气腾腾的圣骑士们,霜狼氏族的兽人战士们选择了退却——虽然真正的战士以退缩为耻,但这群隐居了六年的兽人们实在无法再鼓起勇气面对死亡——他们,已经算不上是真正的战士了。
  
      莫格莱尼身上的耀眼圣光此时才慢慢散去,见到阿尔萨斯等人走过来,他还不忘对自己的王子行礼。乌瑟尔来到莫格莱尼身边,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被砸瘪的胸甲并没有复原,可莫格莱尼的胸膛看上去完好无损。
  
      乌瑟尔称赞了莫格莱尼几句,心里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也把这位圣骑士的“死而复生”归结到自己看花眼了的原因上,也许莫格莱尼的胸骨并没有被砸碎。但莫格莱尼自己却不这么认为,他坦然地对乌瑟尔承认了自己的胸骨确实坍塌了的事情。
  
      乌瑟尔和其他圣骑士都感到不可思议,只能把这个奇迹归结于圣光的庇护之上。塞丹·达索汉绕着莫格莱尼走了一圈,啧啧称奇,嚷嚷着自己也要把胸膛砸扁试试,看能不能和莫格莱尼一样死而复生。
  
      【【在这里解释一下……莫格莱尼死而复生和战胜德雷克塔尔的那两招,原型来自于魔兽世界里圣骑士的两个技能“炽热防御者”——也就是防骑的春哥和圣骑士87级技能“盲目之光”。效果就是文中叙述的那样。当然,图拉扬在黑暗之门战胜泰隆·血魔的时候,也玩了一手春哥,这是官方小说里的记载。……这段文字不算字数……】】
  
      没有理会达索汉的疯言疯语,加文拉德向乌瑟尔请示道:“乌瑟尔,是不是……”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众位圣骑士都明白他的意思——阿尔萨斯王子的玩闹也该结束了,现在,是流血的时候了。
  
      可是乌瑟尔还是有些犹豫,虽然德雷克塔尔拒绝了人类提出的谈判条件,可是根据这名老兽人的叙述,他的氏族确实没有参与过对人类的战争,也并没有屠杀过人类。难道就仅仅因为他们是兽人,就要将他们全部杀死在这里?乌瑟尔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就算是来自于暴风城的圣骑士,现在也并不太想对这群兽人痛下杀手了——虽然仇恨兽人,但暴风城人还是决定向那群侵略者复仇,而不是迁怒给毫无瓜葛的霜狼氏族。可是如果不杀他们,又能将这群绿皮怪物放在哪里呢?所有能想到的方案,都被德雷克塔尔拒绝了。看来,只有不顾他们的意见,强行将他们囚禁了——毕竟,从那些兽人的表现来看,宁愿死亡也不想成为奴隶的,可能只有他们的老酋长一个人。
  
      然而囚禁这些兽人依然会有问题出现,和兽人的大战在即,哪有足够的人手来看管这些兽人?既不想杀死这群兽人,又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安置他们,几名圣骑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最后,乌瑟尔做出了决定:“烧毁他们的营地,带上这些兽人,先回到洛丹伦王城,让泰瑞纳斯国王来决定他们的命运。”众位圣骑士纷纷同意了乌瑟尔的决定,毕竟这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圣骑士们很快逼迫那些兽人战士们放下了武器,束手就擒。尽管语言不通,但圣骑士们也不需要和这些兽人有什么交流,虽然不会杀死他们,但态度难免有些恶劣。在圣骑士们的利刃面前,兽人们被从营地里驱赶出来,在营地门口的狭小区域内挤成一大团。
  
      女兽人们将自己的孩子护在身后,瑟瑟发抖着;雄性兽人们也低垂着头,似乎完全没有什么“兽人永不为奴”的想法。几名圣骑士很快从兽人营地的栅栏上拆下了绳子,将这群兽人一个个串起来,形成了一个长长的队列;另外还有几个小队的圣骑士,从兽人营地的篝火里面抽出燃烧着的木头,将一座座营帐和栅栏点燃。至于石屋,就没有什么办法了,捣毁了里面的一些物什之后,就只能让它们带着一片狼藉的营地里了——天知道这群兽人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大块的石头。
  
      兽人战士们还可以放下武器免除一死,但他们的同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头头座狼呜咽着被双手巨剑洞穿喉咙,很快就倒在地上抽搐而死。当然,也有些白色巨狼因同类的死而警觉,想要反抗,但在圣骑士们数量的压制和精妙的配合进攻之下,这些巨狼甚至没能给敌人带来一丝困扰。毕竟,它们的数量太少了,而且又饥肠辘辘。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