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六十四章 虐囚的圣骑士

第六十四章 虐囚的圣骑士

阿尔萨斯在心中有些语无伦次地念叨了一大堆,可是霜之哀伤好像完全没有听进去——尽管这是她提出来的问题。小魔剑在把主人的耳朵尖涂满了香香凉凉的口水之后,忍不住在阿尔萨斯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将胸前的两团丰满用力挤在主人的后背上,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对着扭过头来的小王子没头没尾地说道:“主人,今天晚上,小霜给你当马骑好不好?”
  
      卡德加大法师沉默地骑在战马上,缀在队伍的后一段,看着前面不远处忽然猛烈咳嗽的阿尔萨斯,和有些惊慌失措帮小王子抚胸口的温蕾萨,陷入了沉思。经过这一次围剿兽人的事件,卡德加大法师已经基本可以确认,年轻的洛丹伦王子身边,存在着一个女性的邪魔萨特。
  
      虽然到目前为止,阿尔萨斯并没有做出什么危害人类的事情,但卡德加大法师明白,指望一个恶魔不做坏事,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要在小王子彻底堕落之前,将这件事解决掉。卡德加大法师已经决定,跟随阿尔萨斯一起回到洛丹伦王城,找个私下里的机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阿尔萨斯的父亲,看看泰瑞纳斯国王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温蕾萨此时正在用软乎乎的小手抚着阿尔萨斯的胸口,想帮助这位年轻的王子止住剧烈的咳嗽,说来也奇怪,尽管经常使用弓箭,但是不知道高等精灵们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没有在手上磨起厚厚的茧子。
  
      在温蕾萨的抚摸下,阿尔萨斯停止了咳嗽,不过脸上的表情似乎更加难受了,让温蕾萨有些焦急,连忙问道:“阿尔萨斯,你怎么了?是不是风灌进肚子里了?”阿尔萨斯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忽然之间的咳嗽,是因为小王子被霜之哀伤那句没头没脑的话噎住了,同时自己坦诚地讲了那么多,这个丫头却一句话都没听进去,让阿尔萨斯有些恼羞成怒。而且,虽然在温蕾萨的帮助下,小王子很快止住了咳嗽,但是霜之哀伤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忽然用力地咬了咬阿尔萨斯的耳朵。这次是真的咬疼了小王子,但阿尔萨斯又不能大喊大叫,只能默默地忍受着霜之哀伤层出不穷的折磨手段。
  
      圣骑士的队伍前列,乌瑟尔和提里奥·弗丁边骑马前行,边交谈着什么。忽然,两个人都提高了音量,似乎在为什么事情激烈争执着。提里奥说道:“乌瑟尔,尽管你是阿尔萨斯王子的老师,但是我必须纠正你的观点。让莫格莱尼和那个兽人的决斗,阿尔萨斯王子并没有犯错,只是我们都低估了那个兽人萨满的实力而已。连你我都看不出他们两个谁更强一些,怎么能勉强阿尔萨斯王子?他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
  
      乌瑟尔也反驳道:“是的,提里奥。正如你所说,他还是一个孩子。这样的事情他不应该插手。如果莫格莱尼因为阿尔萨斯的一句话而丧命,你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这次的决斗是由莫格莱尼自己提出来的,我不会反对;但是阿尔萨斯……下这样的命令对于他来说还是太早了。我会将这件事完完本本地汇报给他的父亲,由睿智的国王陛下来判断阿尔萨斯的行为是否正确。”乌瑟尔似乎并不想和提里奥争论,建议把事情交给泰瑞纳斯国王来决断。
  
      提里奥·弗丁也赞成这个决定,不过他显然有不同的看法:“你这样做是正确的。但是,乌瑟尔,你要知道,国王陛下一定不会反对阿尔萨斯王子的决定。你是一名军人,一名战士,尽管你正直而又英勇,但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明白,对于一名领主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品质。”提里奥话说了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兽人们都被绳子绑成一串,,因此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并不快。走过奥特兰克山谷那狭窄的通路,圣骑士们押送着兽人俘虏经过了奥特兰克城堡。乌瑟尔等人并没有入城的意思,也没有这个必要,但是阿尔萨斯必须回城堡里带上自己的姐姐卡莉亚——既然已经将奥特兰克山谷中的兽人营地摧毁了,那么阿尔萨斯也没必要留在这个贫瘠而又落魄的城堡里受苦了。
  
      阿尔萨斯带着莫格莱尼和乌瑞恩快速绕向奥特兰克城堡的大门,乌瑟尔则带着部队继续前进。德雷克塔尔虽然强健,但也跟不上突然加速奔跑的战马,脚下一滑,就跌倒在地上。然而莫格莱尼并没有放缓战马的速度,而是就这样把老兽人一路拖行,来到了奥特兰克城堡门口才停下。
  
      德雷克塔尔挣扎着站起身来,前胸和侧肋都已经被磨出了伤痕。也许是撞到了路上的石子,老兽人的眉角被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汩汩流出。莫格莱尼却没有一丝怜悯之心,指着城堡前的一辆四轮马车说道:“阿尔萨斯王子殿下,卡莉亚公主殿下在那边。”
  
      温蕾萨看到德雷克塔尔狼狈不堪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扭过头来看向阿尔萨斯,希望他能够命令莫格莱尼对老兽人仁慈一些。阿尔萨斯却没有说话,在战斗时尊重对手是战士的传统,但在决斗之后,他们并不会对已经成为了俘虏的对手有丝毫的客气。
  
      也许乌瑟尔不会以折磨手无寸铁的兽人为乐,但莫格莱尼显然和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团长不同。再说,德雷克塔尔完全是莫格莱尼独自俘虏的,如何处置是圣骑士自己的权利,阿尔萨斯并不打算为这个老兽人说好话,虽然会尽力让这群兽人活下去,但阿尔萨斯仍旧记恨这个不知道几年没洗澡的兽人萨满——直到现在,阿尔萨斯仿佛还能闻到自己身上有一股股异味传出来。
  
      其实这不过是阿尔萨斯的错觉而已,如果他身上真的有异味的话,温蕾萨也不会靠在他身上了——毕竟无论男女,高等精灵一向以他们苛求的“洁癖”著称。事实上,保持身体的清洁,是一个萨满每天的必修课;元素之灵的洁癖,大概还要甚于高等精灵。另一边,莫格莱尼话音刚落,穿着精致宫装裙子的卡莉亚已经飞奔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阿尔萨斯,你终于回来了!”
  
      莫格莱尼跳下自己的坐骑,帮助阿尔萨斯从马上下来。阿尔萨斯刚打算迎接卡莉亚那一向“热情”的拥抱,却发现自己的姐姐站了下来,有些怯生生地指着自己的身边,说道:“阿尔萨斯,那个怪物是什么?”
  
      阿尔萨斯回头一看,卡莉亚所说的怪物,自然就是德雷克塔尔了。本来一身绿色的皮肤,凶悍的样子就已经很吓人了,刚才老兽人的身上又多了几处伤痕,血迹混着沙子沾染在皮肤上,看上去花花绿绿的,确实像个怪物。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